宋宁而已个不不起眼的的小护士,就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某人几眼,自此多了一重甩不掉的身份——顾少夫人,还得了一种看见床就腿软的病。下午六点,一列从云海开往霖州的直达列车,准时进站。。

顾承洲点了点头,沉沉闭上眼。

这里是火车站不是机场,这男人一身名牌,唯恐别人不知他有钱,看样子也不像是来接人的,而且听他说话就知道不是个好人。

“齐少,这妞该不会是聋子吧?”又一道带着戏谑的嗓音响起,肆无忌惮的调笑道:“这水灵的模样,怕是孙家那位千金也不及一二呢。”

陪他来的几个人不知就里,见他吃了亏,当即不假思索的朝宋宁扑过去。

齐少的脸当时就扭曲起来,口中的雪茄也“啪”的一下落到脚边,见鬼一般哆嗦出声:“幸……会!”

女孩看起来不过22、3岁模样,不施粉黛的青春脸庞,挂着几许清浅又从容的笑意,即使穿着简简单单,也在一瞬间成为了人们注目的焦点。

“哦……”宋宁弱弱的应了声,垂着脑袋亦步亦趋的跟上去。

时值盛夏,地处H国沿海的经济重地霖州市,闷热的空气仿佛淬满了火星,一点即爆。

“是三小姐夫家那边的侄子,在调戏一个女孩。”坐在左边的人回了一句,脸色很不好。

“小妹妹,你要去哪里,我捎你一段啊。”耳边冷不丁响起男人调笑的嗓音:“天气这么热,让哥哥带你去个凉快的地方,保证你会喜欢。”

男人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带着几分矜贵。脸色跟寻常人差不多,但很明显他正在被某种病痛折磨,虽然只看了个侧脸,可她分明看到了死气。

“好。”青年应了一声,再次推开车门下去。

她好像看出自己有病!

说着,他的视线慢慢落到宋宁的脸上,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只见她双瞳漆黑明亮,清澈的如同高山湖泊一般,眉如远山含黛,琼鼻小巧挺直,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如凝霜般白皙润泽的肌肤,透出淡淡红粉,形状完美的双唇如樱花花瓣娇嫩欲滴,让人忍不住想要一亲芳泽。

这里是火车站不是机场,这男人一身名牌,唯恐别人不知他有钱,看样子也不像是来接人的,而且听他说话就知道不是个好人。

只不过身为焦点中心的宋宁,对此一无所觉,出了出站口,就去跟三哥约好的乘车点等着。

两人及时刹住脚步,面露惊疑的交换了下眼神。这女孩年纪轻轻的,到底用了什么法子,只是握一下手,就让那几个大男人吓得面如土色。

“小妹妹,你要去哪里,我捎你一段啊。”耳边冷不丁响起男人调笑的嗓音:“天气这么热,让哥哥带你去个凉快的地方,保证你会喜欢。”

车站里的人很快涌了出来,不一会儿便只剩零星几人,一名身穿白色T恤浅色牛仔短裤,扎着马尾,身材高挑的女孩,拖着行李箱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

第9章 同居

2021-06-08

第9章 同居

2021-06-08

书评(467)

我要评论
  • 们一走&利,转

    却见那其中的一名男子警告似的看了齐少一眼,而后二人便不疾不徐地转身告辞离开。他们一走,那位齐少和他的同伴,顿时像受了什么惊吓一般,逃似的躲回法拉利,转瞬开走。

  • 戏一个&人回了

    “是三小姐夫家那边的侄子,在调戏一个女孩。”坐在左边的人回了一句,脸色很不好。

  • 宋宁慧&抬手看

    宋宁慧黠的眨了眨眼,假装没听见的收回视线,抬手看表。

  • 男人侧&分明却

    男人侧脸的轮廓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却又带着几分矜贵。脸色跟寻常人差不多,但很明显他正在被某种病痛折磨,虽然只看了个侧脸,可她分明看到了死气。

  • “哦…&趋的跟

    “哦……”宋宁弱弱的应了声,垂着脑袋亦步亦趋的跟上去。

  • 夏,地&一点即

    时值盛夏,地处H国沿海的经济重地霖州市,闷热的空气仿佛淬满了火星,一点即爆。

  • 了手一&。”

    宋宁笑笑,松了手一脸无辜的冲他眨眼睛。“齐少身体不错,就是肾虚了些,回头多补补。”

  • 度,在&住对方

    宋宁一直留意他的动作,唇角微微勾着戏谑的弧度,在他的手即将碰到自己的腿之际,瞬息间捏住对方的手腕,力道一沉便使出家传的手法轻轻晃了两下:“齐少是吧?今日幸会了。”

  • 剩零星&行李箱

    车站里的人很快涌了出来,不一会儿便只剩零星几人,一名身穿白色T恤浅色牛仔短裤,扎着马尾,身材高挑的女孩,拖着行李箱不疾不徐的走了出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