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去打工挣钱挣医药费都能身败名裂,这世界上除了比她更惨的人么? “想保住自己的名声么?” “想。” “想替父亲挣到充裕的医药费么?” “想。” “那就和我结婚了吧。”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小姐,你没事吧?”穿着制服的中年司机礼貌的询问着,简兮闻言连忙摇了摇头。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好好好。”路任甲爽快的签了字,一份合约就这样生效。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江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迟到很久的路任甲打着哈哈,向江沅伸出了他肥肥的大手。

该死的,居然敢给他下药?!

“好好好。”路任甲爽快的签了字,一份合约就这样生效。

七月是z市最热的季节,一场倾盆的大雨过后,消退了空气中的燥热因子,却压不灭漂浮在城市上方男男女女躁动不安的荷尔蒙。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骑着单车快速移动在残存着水渍的道路上,简兮的焦急写在脸上,刚刚那场大雨耽误了她太多时间,再不抓紧时间她真的要迟到了。

简兮在酒吧里和人拼酒拼的热火朝天,包厢里江沅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一脸疲惫不堪的样子。他不喜欢这种地方,如果不是客户坚持要在这里商谈合作事宜,他是绝不会来的。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车内的江沅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他车前的女孩,艳丽的红裙盖不住她明媚的五官,及腰的长发微乱的散在背后,低头蹙眉的时候有夕阳笼罩在她周身,美艳到不可方物。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匆忙赶到夜未央,简兮只是随便处理了一下伤口就登台表演了。夜未央是全市最大的酒吧,简兮就是夜未央的台柱,每晚她的表演,都是整场狂欢的高潮。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第3章 视频

2021-06-08

第3章 视频

2021-06-08

书评(233)

我要评论
  • 转身欲&截住。

    “我只唱歌,不陪酒。”简兮说罢转身欲走,还没来得及移动后路就被几个小弟模样的人截住。

  • 却在拐&人堵住

    一曲唱罢,简兮退下高台,却在拐角处被人堵住。油头粉面的公子哥端着酒杯站在简兮面前,笑的轻佻。“小台柱,陪哥哥我喝一杯。”

  • 的情绪&的波澜

    站起身的女孩身量很高挑,鲜血顺着她的小腿蜿蜒流淌,却是触目惊心得好看。收回目光合上眼睑,江沅眼底的情绪是一贯的波澜不惊,“开车。”

  • 场的每&,不论

    没人能想到在简兮这么柔弱的外表下会隐藏着这么有爆发力的歌声,她发出的每一个音节,都像是凭空生成的闪电,利落的劈开了暗沉夜幕,重新勾画着天地人心。她能够征服在场的每一个人,不论男女。

  • 是很久&零一十

    仿佛看不见对面伸过来的手,江沅依旧面无表情,说出的话也是云淡风轻,“还好,也不是很久,不过等了路总三十二分钟零一十八秒。”

  • 杯来一&,路总

    一丝不耐从江沅的眼眸里一闪而过,随即接过酒杯来一饮而尽,“多说无益,路总还是赶快签字吧。”

  • 小姐,&了。”

    “江总,撞到了一位小姐,可她不肯要赔偿,匆忙离开了。”

  • &沅也到

    路任甲有些尴尬的擦了擦额头的汗,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顺道给江沅也到了一杯,“路某人在这里赔罪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