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后,我们复婚,互不干涉相欠!”结婚后半年,她爱他如命,他却从来不碰她,视她如空气。她空有一个靳太太的名分,默默的忍耐丈夫心里装着其他女人。一直到丈夫携着初恋情人会出现,办公室外的大厅格外的死寂,每个员工表情隐晦而又夹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偶尔忍不住偷偷的朝着顾惜安丢过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嘲讽眼神。。

永远是这样,不论他做什么样的过分举动,这个女人一直这样一幅波澜不惊的死鱼样子,就好像她根本就不在乎他所做的一切,也不把他靳炎修放在也眼里。

顾惜安捏着文件的手指顿时用力,纸张褶皱出几道难看的纹路,她心里情绪翻涌难受,面上却一片平静,冷冷的看向那道挺拔修长的身影:“靳总难道是缺那么几百块钱开房么?到我这里来办事,你不嫌脏,我还嫌呢。”

屋子里那些不能描述的暧昧声音顿时传到了顾惜安的耳朵里,她握着门把的手指一紧。

屋子里那些不能描述的暧昧声音顿时传到了顾惜安的耳朵里,她握着门把的手指一紧。

这样的他,对于本就深爱着靳炎修的顾惜安来说,简直就是不能拒绝的毒药--

办公室外的大厅格外的死寂,每个员工表情隐晦而又夹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偶尔忍不住偷偷的朝着顾惜安丢过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嘲讽眼神。

她结婚了二年半,却从来没有碰过她一次的丈夫,此刻正在她的办公室里,跟另一个女明星亲热。

一把将顾惜安摔在床上,靳炎修倾身逼近。

看似服软的一句话,却听得靳炎修心底的火气蹭的一下涌了上去。

一把将顾惜安摔在床上,靳炎修倾身逼近。

“一句对不起,就想这么算了?我靳炎修就这么好打发?”下巴上的手指,越发用力,捏得顾惜安连着骨头都开始疼了起来。

顾惜安被他看得心口发烫,浑身不自在,伸手拉了一下领口,彻底挡住风光。

“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什么不能碰你?”靳炎修轻声开口,压低的嗓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醇厚魅力,眼底好似含着逗弄的笑,俊美又挑逗。

几分钟之后,休息室的门开了,男人熟悉的脚步声,传了出来,重而有力,毫不掩饰自己好事被打断的不悦。

“我是口味重,可面对着你,我还是不够重。”丢下这么一句刀子般的残忍话,靳炎修直起来身体,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说闭,他长臂一伸,将顾惜安一把粗暴的捞起来,抗在肩上就往休息室里走,也不管这个动作是不是会让顾惜安肚子难受得想吐。

“你是我的妻子,我为什么不能碰你?”靳炎修轻声开口,压低的嗓音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醇厚魅力,眼底好似含着逗弄的笑,俊美又挑逗。

公司里最近最火的女星苏薇朵正站在那儿,一脸仇愤的盯着她呢。

“靳总口味可真重,一个苏薇朵还不够满足你吗?”她嘲讽的开口,眸光后移,放在了休息室门口的窈窕身影上。

书评(201)

我要评论
  • 父亲从&,只有

    父亲从来不维护她,无权无势的她,在靳氏太子爷面前,只有被他随意拿捏的份。

  • 靳炎修&的一下

    看似服软的一句话,却听得靳炎修心底的火气蹭的一下涌了上去。

  • 发烫,&自在,

    顾惜安被他看得心口发烫,浑身不自在,伸手拉了一下领口,彻底挡住风光。

  • 她那个&恶。

    多半是她那个有名无实的老公靳炎修又来了,而全靳氏公司的人都知道,他们的总裁对总裁夫人,极其的,非常的厌恶。

  • ,每个&幸灾乐

    办公室外的大厅格外的死寂,每个员工表情隐晦而又夹着一种莫名的兴奋,偶尔忍不住偷偷的朝着顾惜安丢过来一个幸灾乐祸的嘲讽眼神。

  • “啧,&声音,

    “啧,真是恶心。”冷嘲的声音,再一次响起,冰水一般彻底的浇熄了她心里那份莫名的期望。

  • ?”她&眸光后

    “靳总口味可真重,一个苏薇朵还不够满足你吗?”她嘲讽的开口,眸光后移,放在了休息室门口的窈窕身影上。

  • 道歉的&落在她

    “既然是道歉,那就要拿出道歉的诚意。”靳炎修目光下移,落在她的胸口上。

  • 把刘雨&落里的

    顾惜安都习惯了,没把刘雨怪异的表情放在脸上,径直走到角落里的办公室门外,抬手就推开了门。

  • 娇声喊&她岂不

    “炎修……”苏薇朵娇声喊着,大概是想要阻止,毕竟她可是花了不少心血才勾到靳炎修,要是让他跟顾惜安发生了关系,两个人发生出什么感情,夫妻和睦了,那她岂不是亏大发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