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程锦是天真的善良真诚的小公主,作为拥用大笔遗产的顶级白富美,却被闺蜜和未婚夫联手合作骗的身心尽毁!复活归来时,她要保全哥哥的命,扒掉烂人的皮,拿回来都属于自己的一切!毕竟身下是冰冷的手术床,程锦的睫毛微微抖动,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

但是,力气用尽了。

终于——性能良好的电梯门在她面前缓缓关闭。

……三步、两步、一步!

虽然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甚至或许是梦境,但是程锦不愿意放弃。

或者是一整晚的经历太惊心动魄,以至于脸上伤口的刺痛感都不那么强烈。

江洲综合医院十三楼。

她瘫倒在地上,浑身绵软如同一团烂泥,胸腔氧气的缺乏让她像一条濒死的鱼一般,拼命想要呼吸到氧气。

她万分确信,自己回到了十八岁,被一场意外事故撞伤了脸,在接受完所谓的手术后彻底毁容的时刻!

“……跑的还挺快!”

终于,收拾好自己,她抬眼,口袋里的手死命的掐着腰间的肉,直直看向两米开外的男人。

“滚。”

“一个丫头片子能跑哪去……”

伸手小心摸索着,台面上感应灯亮起,吓得程锦立刻将手指往反方向滑动,灯熄灭,她也看清楚了洗手间的格局。

那些人已经到了十八楼,只要再大踏步的冲几步,转个弯——

她瞬间估算好了距离,在医护人员走出来后,重重的抓了自己大腿一把,在疼痛的刺激下,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手术室病人跑了!”

男人的正常款穿在她身上像长款风衣,她又伸手抽了个腰带往腰间一扎,忽略脸上的纱布,反而有了点帅气的味道。

蓝白条纹的病号服斜斜挂在女孩儿身上,她抱紧顺手抓着的外套,身体无意识蜷缩,裸露的臂膀锁骨和小腿无一不纤细瘦弱,冷白皮在黑色男装的包裹下显得更脆弱,泛着一股凉意。

19楼到了,前方是开阔的大厅,这个时间点都是值班的医生护士来回走动,她缩在栏杆和墙壁的狭小空间内,掐着手心牙齿咬得咯咯响,试图给自己打气。

书评(388)

我要评论
  • &要再大

    那些人已经到了十八楼,只要再大踏步的冲几步,转个弯——

  • 护人员&走出来

    她瞬间估算好了距离,在医护人员走出来后,重重的抓了自己大腿一把,在疼痛的刺激下,以最快的速度冲了过去!

  • 颤抖,&开眼睛

    她突然颤抖,猛地睁开眼睛,突然涌入的灯光让她不受控制的流泪。

  • 面上感&了洗手

    伸手小心摸索着,台面上感应灯亮起,吓得程锦立刻将手指往反方向滑动,灯熄灭,她也看清楚了洗手间的格局。

  • 完所谓&毁容的

    她万分确信,自己回到了十八岁,被一场意外事故撞伤了脸,在接受完所谓的手术后彻底毁容的时刻!

  • 术前准&了。”

    “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这是病人和家属共同要求的,做好术前准备,你可以走了。”

  • 了个旋&锦咬着

    纤巧白嫩的脚无声无息的打了个旋儿,程锦咬着唇转身,清澈漂亮的双眸已然噙满了泪。

  • ,医生&,赤脚

    小护士放好手术用具离开了,医生也出去做了最后的确认,床上的程锦突然深吸了一口气,一跃而起,利落的拔掉手背上的输液管,赤脚下地冲了出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