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乐颖机缘凑巧得了个男娃玩偶,本我以为是金蛋砸头,却没想起把他带回去后怪事连声,小命都差点儿交待上,每天早上还……刚刚被自己摘下面罩的BJD男娃安静的躺在里头,虽然深眉薄唇很是精致,但没有上妆的脸看起来还是过分苍白,特别是一双眼眸……看起来黑洞洞的,合着一身官配的黑色小西装,让他看上去像极了沉睡的吸血鬼伯爵。。

“王妃。”

梦里的场景一瞬间从大脑皮层席卷到脚趾。

熊乐颖几乎将自己的下嘴唇咬破了,铁锈味在舌尖蔓延开,但是那个和自己有着一模一样脸没有表情的女人却越来越清晰。青色的血管在女人的脸上鼓起来,明明没有张嘴,但是依然发出了声音,她的眼珠似乎不会动,看向熊乐颖时直接将脑袋转了一百八十度。

这……是人是鬼?这是一场噩梦吗?!

不过……小鸽鸽真的很帅呢。

高雅芝果然是回了学校的,熊乐颖和小可回到宿舍不久她就开了门进来了。脸色倒是很符合情况的一片苍白,脚步也变得有些虚浮。

熊乐颖无力的看了一眼室友,翻了一个白眼。

高雅芝是真的很冷吧?走路都那么的僵硬。

阿流说着已经将手伸向男娃小鸽鸽的裤子,“让我来亲自揭晓这个世纪之谜……”

“熊乐颖你醒醒!你怎么回事?怎么你一拿到这个娃娃就魂不守舍的?”室友小可狠狠拍了熊乐颖一把,“这种娃娃看着怪瘆人的,又是来历不明的……快丢了吧,反正都是送的,丢了也不可惜!”

“高……高雅芝?”熊乐颖的心跳还没有恢复过来,便见到那张脸的主人手里抱着一个有些眼熟的男娃。

熊乐颖一把抱过装有BJD男娃的崭新睡盒,笃定的摇头,“这是我的新宝贝!”

生而为人二十年,头一次做这样的春梦,就连醒过来之后都还腿软。

时至深夜,熊乐颖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口很沉重,让她喘不过气来,仿佛……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

光影在眼前绽开,熊乐颖微微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头顶摇晃的红色帷幔,胸口还是很闷,而且是真的有一个人在自己的身上趴着。

熊乐颖想了想,将这个身高足有70公分的男娃抱了出来,低声喃喃:“小鸽鸽,我给你将衣服重新穿过哦,工作人员一点都不认真,连你的小西服都穿歪了。”

是因为他的出现给她的梦里招来了不干净的东西?

熊乐颖觉得浑身有些僵硬,冰冷的感觉随着男人触碰自己耳后的手传到了全身。裸露的皮肤沾满了汗液,激灵冷却之后只觉得一片的冰凉。

好像做工有些失真吧,一个才不过70公分的男娃,那里为什么会这么……嗯,大?

“太可怕了!”

书评(321)

我要评论
  • 颖意思&复了好

    男人似乎张嘴说了什么,但是熊乐颖意思却半点不清醒,她知道自己跟着重复了好几次,男人才真的放过了她,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上揉捏,冰凉的触感所过之处带起了一片火热。

  • &来的面

    琉璃的地面倒影出一张一张重叠起来的面孔,和自己依旧一模一样。

  • ,莫名&觉得自

    熊乐颖转开了目光,脸上有些发烫,莫名觉得自己刚刚偷偷所做的这一幕被人看见了似的。

  • 娃的西&真的会

    她一边脱下男娃的西装,眼角扫过男娃漂亮的人鱼线,一边冒出一个念头:真的会有小丁丁这样的东西吗?

  • 瘆人的&来历不

    “熊乐颖你醒醒!你怎么回事?怎么你一拿到这个娃娃就魂不守舍的?”室友小可狠狠拍了熊乐颖一把,“这种娃娃看着怪瘆人的,又是来历不明的……快丢了吧,反正都是送的,丢了也不可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