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她是他的整个世界,再后来也没了她,他的世界再也没有也没了色彩,自此,他可以选择只活在幽暗里。她可以选择将他忘了,不愿每个梦里都在想他,可却在那个醉酒后的雨夜被他拉上车……因为有了这场雨,扫荡空了街头上的夜猫子们,天海市的街头显得很空寂,空气中弥漫起潮湿的雨水味道,昏黄的路灯光线穿过降落的密密麻麻雨滴,整个天地间朦朦胧胧。。

脚下突然一软,可能是那半瓶啤酒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阵天旋地转,脚下一滑,她跌倒在十字路口的马路中央。

阿武不敢违抗穆少煌的命令,把祁晓瑜轻轻放在路边的安全地带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现在是回总部,还是……”

“去祁家!”

“晓瑜,对不起,爱情不能当饭吃,我是逼不得已才和雨轩结婚,你等着我,等我成为祁氏企业的高层就和她离婚,我爱的人还是你。”

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路边,车窗落下,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男人的身影,他坐的笔挺,将脸隐藏在黑暗里:“带她上来。”

祁晓瑜头脑一片混沌,她能感觉到被人驾起拖上车,但是连眼皮都睁不开。

“是,穆先生,晓瑜小姐……?”

他的黑眸如曜石般澄亮,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看似平静的眼波下,却暗藏着锐利如膺的眼神,男人此刻看了眼车内已经穿戴整齐的女人,淡淡出声:“阿武,该回去了。”

“别动,等下就不痛了?”男人的声音粗重沙哑。

深夜,下起雨。

他的黑眸如曜石般澄亮,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看似平静的眼波下,却暗藏着锐利如膺的眼神,男人此刻看了眼车内已经穿戴整齐的女人,淡淡出声:“阿武,该回去了。”

“是!”

他低头点了一根香烟,优雅的吐出一口烟圈后抬起头,露出一张让任何女人都窒息的脸。

半响,车门打开,走下一位身姿挺拔的男人,一身笔挺的修身黑色西装,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天边出现黎明,停在偏僻路边的劳斯莱斯终于停止了晃动。

浑身湿漉漉的的衣服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了,车里又开启了空调,暖洋洋的,让祁晓瑜最后的警惕意识又消散在脑海,真舒服,就像小时候在妈妈的怀抱里。

声音低沉冰冷,邪魅性感。

她一动也不想动,任由雨水打在脸上,渐渐的,陷入昏迷……

她的脑海里,又回荡出江枫在电话里说的那句话。

阿武不敢违抗穆少煌的命令,把祁晓瑜轻轻放在路边的安全地带后,小心翼翼的问道:“您现在是回总部,还是……”

书评(275)

我要评论
  • 多久,&去死!

    “呵呵,你还想骗我多久,江枫,你他玛真当我是傻子吗,你怎么不去死!”

  • 么时候&现黎明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天边出现黎明,停在偏僻路边的劳斯莱斯终于停止了晃动。

  • 浑身湿&怎么就

    浑身湿漉漉的的衣服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了,车里又开启了空调,暖洋洋的,让祁晓瑜最后的警惕意识又消散在脑海,真舒服,就像小时候在妈妈的怀抱里。

  • 当饭吃&的高层

    “晓瑜,对不起,爱情不能当饭吃,我是逼不得已才和雨轩结婚,你等着我,等我成为祁氏企业的高层就和她离婚,我爱的人还是你。”

  • 都能给&感觉。

    这样的男人,似不管出现在哪里,都能给人一种优雅、矜贵的感觉。

  • 一口烟&张让任

    他低头点了一根香烟,优雅的吐出一口烟圈后抬起头,露出一张让任何女人都窒息的脸。

  • 上,渐&迷……

    她一动也不想动,任由雨水打在脸上,渐渐的,陷入昏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