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正跟踪嫌疑犯,醒回来后却变为了一个很陌生时代的庶女,面对自己嫡姐和嫡妻的欺辱,她的运气好到爆表,随后帅的惨绝人寰的王爷登门来上门提亲,嫁了皇城人人羡慕嫉妒的少年将军,孙氏指挥着一帮奴才将地上抱在一起的母女俩拉开。。

“你是不曾去找过老爷,但是老爷每个月里有几天都宿在你这里,我出身定国公府,从小到大,你跟着我何曾见我受过这样的委屈?”

她试着走了两步,发现后背撕裂一般的疼痛,地上的妇人散落的长发遮住了半边脸颊,看不清楚脸。

孙氏指挥着一帮奴才将地上抱在一起的母女俩拉开。

男子神色悲伤,脚步踉跄,悲痛的上前抱起了地上的妇人,萧静宁的脸上也布满了泪痕。

萧敬亭摆摆手示意小厮送大夫出去,他悲痛的唤了一声:“梅娘,我对不住你。”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萧静宁吓了一跳,眸中多了些莫名的情愫,天了噜,这世界是怎么了,现在是很流行穿越吗,怎么冷不丁的自己也穿越了。

几个婆子一看到中年男子扫视过来的目光吓得腿都软了。

柳氏的额头在青石板上磕得已经见了血,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了了,只要女儿能够活下来。

回春堂的大夫急匆匆的背着药箱赶过来,探了探鼻息之后拱手行礼。

萧静宁呢喃着,是了,现在娘亲死了,自己没有依靠,弄不好还得饿死街头,好像也只有回去了,刚好回去跟孙氏好好的算算这笔账。

可是等她睁开双眼就发懵了,难道自己追赶到了这影视城来了,这古色古香的小院子,她缓缓转动着脖子,发现自己身旁还躺着一个妇人,可是她……几个婆子正在准备过来拉扯自己,看到自己的时候倒是吓了一跳。

“爹爹,娘亲她……”

自己穿越过来也就算了,还穿越到眼前这个男人的私生女身上,还差点被这男人的夫人给打死,可是不对啊,这古代,三妻四妾不是正常吗。

孙氏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裳,簇新的白色狐毛夹袄,原本端庄秀丽的脸此刻扭曲起来,瘆人极了,狭长的丹凤眼里全是疯狂。

她费力的将女儿扶起来,想要搀扶到屋子里面去,孙氏挡在了门口,阴笑着示意那些婆子们继续。

从地上爬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满身伤痕,身上的衣服都成了布条,活像济公身上穿的碎布条,布条也就算了,还都被鲜血染红了,浑身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

“你这个贱蹄子,当年勾搭老爷,我没有打死你已经是开恩了,你居然还不离开,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给我打死这对贱货。”

“萧大人,草民无力回天,已经过世了。”

萧静宁走上前去,蹲下来身子,伸手推了推妇人:“哎,大妈,大妈,你醒醒。”

萧静宁一把将身后的两个婆子甩开,冲上去紧紧的护住了自己的母亲,“娘。”

第11章 提亲

2021-06-04

第19章 告状

2021-06-04

书评(417)

我要评论
  • 一脚踩&受不住

    她原本紧紧撑在地上的手腕终于被孙氏那一脚踩下去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一把瘫软在了母亲的身上。

  • 端庄秀&,瘆人

    孙氏穿着一身紫色的衣裳,簇新的白色狐毛夹袄,原本端庄秀丽的脸此刻扭曲起来,瘆人极了,狭长的丹凤眼里全是疯狂。

  • ,鲜血&朵妖艳

    鞭子将身上的衣服打的一块一块的,鲜血渗透出来,染成一朵朵妖艳的梅花,那刺骨的疼痛几乎要将她给折磨到崩溃,额头上已经开始滴落豆大的汗珠子。

  • &柳氏的

    柳氏的额头在青石板上磕得已经见了血,她已经什么都顾不了了,只要女儿能够活下来。

  • 孙氏一&不省人

    孙氏一脚将眼前匍匐在面前的女人踢飞,柳氏飞出了一丈远,不省人事。

  • &要护住

    她羸弱的身子紧紧的趴在母亲的身上,想要护住身后那密实的鞭子。

  • 跟夫人&这十几

    “夫人,求您饶了奴婢吧,奴婢从来不敢跟夫人去争夺什么,这十几年来奴婢也从来不曾去找过老爷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