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狱长,我主掌着全天下最难管理的监狱‘第三监狱’,里面的囚徒都是三国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分线剧情:我很头疼,正逢二十年曾一度的狱霸称霸赛,为了争来十张跨狱观光旅游票,这些囚犯们像打了鸡血似的,成天鸡犬不宁,若事生非。  主线剧情:白天两点,停“大约在十年前,经过多次的越狱摸排,可以说,我们对整个监狱的布局了如指掌,若要越狱,只差一个绝好的时机,可你的父亲虽然与我们交好,但毕竟是政府人员,有他自己的责任,他又是极聪明的人,手下又拥有重武器装备的特种部队,也始终在防备我们,未曾给我们机会。”“无奈之下,我们也只有等待机会,就这样僵局直到那年的元旦方才被打破。那年的元旦,监狱来了十几个人,听你父亲说,他们是来自灵异研究所的。这些人虽然不多,但是无一不是好手,单从身手来说,我们中的大部分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张大嘴巴,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颇有些惊讶:什么,连你们也打不过他们,不能吧。曹操:“人外有人,我们也不是目空一切,以为天下无敌,当然了,若说好手,我们中胜过他们的也有十数人,所以我们并不害怕他们。除了身手之外,他们最拿手的还是奇怪的手段,说不清是道术还是法术,虚空飞剑,凌空抓物,虽然比不上当年张角撒豆成兵,呼风唤雨的本事,但也足够让人大吃一惊了。”听到这,我甚至有种错觉,这世上真有所谓的道术法术吗,说实话,对于从来只耳闻未目睹的事,我一向是不信的,特别是我还是个无神论者,一直崇信科学,可曹操一本正经,信誓旦旦,却不由让我相信。转念一想,曹操他们不正是活上千百年的人吗,不就是活活的明证吗。唉,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啊,凭我个小人物又如何能窥见一斑。我: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不会专门来炫耀吧,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曹操:“在与我们交手后,他们随后便组织了场‘监狱争霸赛’。只要在监狱争霸赛中胜出,就可以获得去其它监狱观光的机会,而这所谓的观光票也只是只有十张而已。我好奇的道:那最后有哪十人啊,云哥有吗,二哥云长有吗,还有吕布呢。争霸赛比的又是什么。曹操:有谁不重要,比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你想想,如果我们能趁此机会离开监狱,只要我们在离狱的时候脱离了控制,以后便有机会回来救剩下的人。我:那倒也是,不过后来怎么又回来了,那些灵研究所的人真有那么厉害,连你们也逃不走?还有,下月就是第二届比赛了,你们该不会故计重施吧。曹操扶额:哎我说你小子怎么就是不开窍,今天晚上我们还不是想走就走。还用等到下月?我摸摸头,呵呵笑道:那倒也是。曹操一指我,侧头打量,说:话说你真是你父亲亲生的吗,怎么连你父亲一半的智商也没继承。我有些怀疑啊。我去,正想反驳,便在此时,昏黄中传来数十道异口同声的笑声,一齐说道:隔壁老王的呗。我不高兴哼道:能再齐心一点不。曹操一摆手,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们内部经过商量,最后决定由我,刘备,孙坚,诸葛亮,周瑜,郭嘉,吕布,赵云,关羽,典韦还有我儿曹冲和孙尚香一起出线。曹操边说我边掰着手头,跟着他念,数到最后,我说:“咦,怎么多了两,怎么来的,我数学不好,你别骗我,最后多了你家公子曹冲和那个女汉子孙尚香。”说罢孙尚香闻言就要发怒,作势想上来掐我,我连忙作求饶状。曹操:你父亲手上有两个推荐名额,是他推荐了冲儿和孙尚香。你手上也该有两个推荐的。我:你们十个可以理解,你和备哥还有坚哥自然是统率全局,诸葛亮,周瑜,郭嘉是分析谋划型人才,剩下的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可是曹冲和孙尚香我就不能理解了,他们两难道有何特别,比他们强的人不在少数吧。曹操呵呵笑道:这就是你看走眼了,别看冲儿和孙尚香,一个还是少年另外一个是女子,可他们绝非泛泛之辈,单说孙尚香,我估计你在她手下撑不过三十秒,其次她的夜视能力是我们中最好的,在夜间战斗她可是绝对的好手,再说了,别的监狱说不定也有女子,有了孙尚香,交流起来也方便许多。至于冲儿,那得去问你父亲了,我们中也只有冲儿跟他最是要好,我想多半是你父亲特别关照他。自从得到你父亲的死迅以来,冲儿就变得越发寡言少语了。唉。”想我堂堂七尺男儿,八块肌的男人,会打不过一个女人?好歹我也是特种部队中的尖兵,中华上国的少校同志。难道对付不了孙尚香?我对此持严重怀疑态度,保留上述权力。当然了,我也不会反驳,没看见孙尚香看我的眼光充满了异样吗,说不准她随时就会冲上来掐我。我扭头看了看窗外,曹冲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改变过。其实对于孙尚香而言,我更好奇的是曹冲,他究竟会是个怎样的人,与我父亲交好,凭此就能获得推荐?我是不太信的,因为我知道父亲在公事上,是绝对不会有个人感情用事的,他能推荐曹冲,就充分说明曹冲必有其过人之处。不然以父亲的直性子,即使是他的儿子他也不会推荐。监狱争霸赛后他们去了哪里,我想,如果不是研究所的人太厉害了,就是他们肯定发现了重要的线索,所以才会回来。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恐怕就是他们发现了为什么会死而复生,继而被关到监狱,更有长生不来的原由了。还很有可能今天晚上找我谈话就是为了下个月的比赛,难道他们希望借这次机会继续追查这件事情?想到这,我打心地的佩服他们,为了追查真相,苦苦等待十年,还是在监狱里。啧啧,这是何等的毅力啊,怪不得他们当年能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我把我的想法一说,曹操是连连点头,表示赞成,戏谑的说道:“你小子还没笨到头。能猜出我们的想法,确实,当初,从一开始我们也是打定要逃狱,从此天高任鸟飞,绝不回来的。但当我们观光其它监狱的时候,我们才临时改变了主意。既然你小子能猜,不如猜猜我们为何改变了主意。”累死爷爷了,还猜?我才懒得猜,作深思状,然后突然恍然大悟样,便随口胡诌:“哦!莫非有个监狱是个女子监狱,关着全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你们这些**了两千年的痴男见到后魂牵梦绕是夜探监狱,与之发生关系。从此食髓知味,温柔乡中夜夜痴缠。那个滋味啊,啧啧,真是深入血液,想起就爽。然后你们苦苦等待十年,就是为了与她们再续前缘吗。哎,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罢了罢了,就让我好人做到底,你们谁想去的可以到我这报名哦。”说完我看着他们嘿嘿淫笑。他们的表情真是各式各样,丰富多彩,曹操刘备的眼睛更是睁的死大,郭嘉也在嘿嘿淫笑,果然是同道中人,孙尚香是不废话,直接给我来了个脑瓜,叫道,叫你浪!张飞更是搞笑,一个劲的追问刘备,大哥,这次该换我去了。刘备不胜其烦,扶额跌倒。推开孙尚香,我摸摸一头包的脑袋,哭丧着脸道:“开句玩笑,有必要动手吗。孙尚香听完欺上身来,把我按在椅子上,坐我大腿上还使劲掐我的大腿,面目睁眝,恶狠狠的吓唬我:“再胡说八道,老娘掐断你的子孙根。”她不止说,还很彪悍的把手移了上来,一把狠狠的抓住了我那颇具雄伟的小弟。敖呜!我裤裆里顿时是一阵发凉啊,不由自主的夾紧了双腿,然后苦丧着脸对着目瞪口呆的刘备说:“备哥哥,这可不能怪我,我是无辜的。你还管不管你的女人了。”我的脑海不由自主的现出这样的画面,二千年前的刘备刘糟老头和如花似玉的孙尚香缠绵悱恻,哎,真是鲜花插在那啥上了。我刚说完,身前的孙尚香突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竟然也不掐我了,一把把我推开,站起身来,便怒气冲冲地径直离开房间,末了还回头说了句,老娘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说我得有多尴尬啊,刘备也是呵呵干笑两声把事情掩了过去。似乎是为了掩饰刚才的事,刘备接替曹操继续说道:直奔主题吧,赛后由你的父亲领队,我们统共就参观了两所监狱,即是所谓的第一监狱和第二监狱,让我们吃惊的是,里面所关押的人,比我们可是有名多了,第一监狱关着的都是先秦的人,诸子百家,王侯将相,人数之多达千余人。第二监狱则是关押着秦汉的人,秦始皇赢政西楚霸王项羽汉高祖刘邦等皆在其中!我们当时都觉得不可思议,简直是天方夜谭,仿若梦境。但这却不是梦,而是确确实实的事实,几千年前的人依旧存活着,试想想,千百年后,如今的人是否又会存在。在我们死后到最近二十年间的记忆是完全空白的,在这其间,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何有这长生不老?诸多的疑惑不解始终在环绕我们,不把问题搞清楚,我们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在拜访监狱的头晚我们就悄悄地潜入了监狱,希望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有用的信息。结果却让我们大失所望,他们知道的并不比我们多!只有一点,在拜访第二监狱时秦始皇的大公子扶苏偷偷地塞给我张纸条,上面写着‘神’。而曹操和曹冲则分别得到了秦始皇和韩信所给的‘农’字和‘架’字。”“神农架?”。

  未及曹冲反应,一旁床上坐着的孙尚香迅猛跳起,一把抓住郭嘉的耳根,首先发难:好你个郭乌鸦,一张破嘴整天就晓得胡说八道,忽悠人,上个月还说我月内必有血光之灾,还骗了老娘一瓶酒和一条烟。结果屁事没有,害老娘白白担心了一个月。现在还想骗人,赶紧的,把烟和酒还给老娘。说罢另一只手摆出讨要的姿势。郭奉孝连忙扯开耳朵上的手,跳开老远,呦呦的淫笑,忽而用白骨玉扇指着周围说道,你问问他们看我有没有说错,便不说上月,就是这个月,下个月,下下个月,我还是要提醒你的,这个月必有血光之灾,要小心啊。作为男人,我当然明白了,郭乌鸦说的血光之灾无非就是女人每月的那几天,从这点来看,郭嘉倒一点没有说错。周围的人他们都在拼命的忍着笑意,憋的满脸通红。我们互相对视,虽不多言,但彼此都心有所感,不由自主的憋着,终于,张飞还是没忍住,首先扶床哈哈大笑,接着感染了其他人,顿时,房间里爆发出无比欢乐的笑声。孙尚香面带惊讶环顾四周,想了想,像是明白了似的,俏脸粉红,握住拳头追着郭嘉便打,嘴里念念有词,不肯放过正在抱头鼠窜的郭嘉,怒道:浪子郭嘉,名不虚传啊,敢调戏到老娘身上,当真是嫌命太长了。“好男不与女斗,唯小女子难养也,哎呀,住手,再不住手我可真不客气了。”角落里,郭嘉被孙尚香骑在头上,双手护住后脑,仍然在无力的反抗,不断发出**声,他也不求饶,表面是条好汉,我估计他是死要面子。孙尚香果然不负女汉子的称号,仍是手下毫不留情,猛烈的拳头如暴风怒雨般击下,嘴里还念念有词:首先你得是个好男。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我感觉与他们好像是多年的好友一般,嘻笑怒骂,皆由我心。想到这里,我是很开心的。闹剧过后,各自归位,除了曹冲不发一语,径直离开房间,在外面走道上扶着护栏,背对我们,仰头望着天空,不语。闪电狂舞,风雨飘摇下,他的背影是如此的孤寂萧瑟。千百年来,一个人,一直如此吗。他会是个怎样的人呢,找个时间跟他聊聊吧,看着他,不由得我很想去了解他。我点上香烟,猛吸一口,辛辣的味道在口鼻中徘徊,然后再狠狠地吐出烟圏。然后又把剩下的半包烟给发了,一一为他们点上,房间里顿时烟雾弥漫。我擦了擦眼睛,打着哈欠:各位英雄好汉,有什么话就说吧,既然各位不越狱,我也就放心了,夜已深了,你们看,这都几点了,我还赶着回去补觉呢。刘备:郝仁?我:能别骂我吗,叫我小仁吧,啊呸,小人更难听,小二?也不行怎么听都像个打杂的,阿仁?刘备摆摆手打断我的聒噪:不知不觉已经二十年了,我们如果想越狱早就越狱了,不是不能,而是不想。是因为我们与你的父亲有过约定。我:什么约定?刘备摇头:还不能告诉你。那还说个鸟。“说来话长,二十年,你觉得我们外貌有什么变化吗。”“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在坐的有很多都是二十几十几岁左右模样的人,若有变化,只怕二十年前还没出生吧。难道你们都是长生不老的。”“这就是我们要说的事了。”曹操接过话题说道:我们原本是已经死了的。却不知为何,二十年前,突然出现在这座监狱。刚开始,我们以为是所谓的地狱,后来发现不过是后世的监狱。我们当年哪个不是称霸一时的人物,哪个不是心高气傲,岂肯罢休,任人摆弄,做这低贱的阶下囚。我点点头,他又接着说道:刚开始我们确实在试图越狱,那时是你的父亲做狱长。他啊,是个很聪明的人,比你这小子醒目多了,做人尽职尽责,我们的几次越狱都被他发现。我:当着儿子说老子,真的仗义吗。曹操不理我:被关进来几年后,我们发现我们竟然不会老去,而且更重要的是我们进来时都比死时年轻了好多,就比如我,死时已经是个五六十的人,现在你再看,我不过是个三十左右的中年人。虽然烛光昏黄,借着余光我仍能看得清楚,曹操,刘备,赵云,诸葛亮,贾诩,魏延等等大部分都只有二十出头,有的甚至比我还年轻,全他妈是小白脸,叫我情何以堪啊。世道不公啊,几千岁的老妖怪了比我这年轻人还嫩,他们吃什么长大的,311?我厚着脸皮叫着哥讨好道:各位哥哥平时都吃些什么,对养生之道莫非有特别的心得。曹操苦笑道:不管是千八百年前还是现在,我们平时吃得与你们并无异样,又哪里知晓其中道理,若是可以,我情愿把这所谓的长生不老与你交换,做个普通人平稳的过完余生。我对此是非常嗤之以鼻的,什么玩意,摆明着就是在秀长生不老啊,真要你换时你又肯换?不过我不揭穿他们的丑恶嘴脸:“我这就不解了,自人类开窍以来,多少人苦苦追求长生之道,不老之术,而不自得。秦始皇比你们厉害多了吧,还不是求长生而不得。不管如何,各位哥哥能拥有这长生不老,该算是件喜事吧。刘备忽的站起,吓我一跳,然后他指着曹操和孙权意味深长的说:“若是在当年,莫说是长生不老,只要多给我十年的生命,只要十年,我也不会让这些汉贼胡乱非为,分离天下,以致天下百姓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必定亲冒火矢,一马当先,荡平贼寇,鼎定中原,复我浩荡大汉。大汉啊!”刘备越说越激动,怒目而视,双手颤栗,显然气极,我正考虑着是否要去劝劝,大神们动手,遭殃的可是我,刘备他竟跌坐在地,撼地大哭,哭声中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大汉’。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相信很多读过三国的人,都知道刘备的奋斗史,可真算得上是**丝逆袭的成功典范。刘备虽是大汉皇族,但他那一脉到了他那代,早已式微,不值一提,出道时仅是个卑微的卖草鞋的草头百姓,然而,正是这个卖草鞋的平民,经过无数艰苦卓绝的奋斗,最后终于建立了蜀汉政权,继承了大汉的余晖。在那群雄割据的天空下,是那般耀眼夺目。刘备一生,命运多舛,多苦多难,多少次被人打败,多少次重新站立,他像是个铁人,勇往直前的铁人,他投靠过很多人,寄人篱下,是没有骨气吗,绝不是!若真是没有骨气,又何必屡败屡战,未曾妥协。那是一种比死还要可贵的勇气,那种勇气叫梦想吧。为梦想执着的人,是值得尊敬的。不知为何,我忽然想起军校时读的那首诗,黄巢的诗: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终究,是看不到那天了。罢了!罢了!就这样吧。我走上前去,无声的扶起刘备。若说曹操是我最佩服的人,诸葛亮是我最仰慕的人,那刘备便是我最敬重的人。我把刘备扶上椅子,便又退了回来。关羽和张飞等人纷纷上前安慰,片刻,刘备已经与刚刚判若两人,沉默着。曹操叹道:老刘,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们了,又何必执着往事呢。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二十年来你虽然不说,我又怎会看不出来。刘备不语。曹操又道,不过却是对着我:“长生不老的生活是极其无趣的,你想想看,如果让你曰复一曰,过着吃完睡,睡完吃的毫无追求的生活,你会不会无聊到死。而这样的生活我们已经整整过了二十年了,却感觉度过了漫长悠久的岁月。”我:“反正让我选,我还是情愿要长生不老。话说你们就没追究过长生不老的来由吗。”“你觉得呢?”“那必须得有啊。”“不错,初入狱到现在,我们都未曾放弃过追求真相。”我追问道:那可曾有什么线索,目前发展到了什么地步。“那就说来话长了。得从十年前的监狱争霸赛开始说起。”“长话短说呗。”我竟然有些微微颤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他们的经历。“大约在十年前…………”

  “大约在十年前,经过多次的越狱摸排,可以说,我们对整个监狱的布局了如指掌,若要越狱,只差一个绝好的时机,可你的父亲虽然与我们交好,但毕竟是政府人员,有他自己的责任,他又是极聪明的人,手下又拥有重武器装备的特种部队,也始终在防备我们,未曾给我们机会。”“无奈之下,我们也只有等待机会,就这样僵局直到那年的元旦方才被打破。那年的元旦,监狱来了十几个人,听你父亲说,他们是来自灵异研究所的。这些人虽然不多,但是无一不是好手,单从身手来说,我们中的大部分都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张大嘴巴,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颇有些惊讶:什么,连你们也打不过他们,不能吧。曹操:“人外有人,我们也不是目空一切,以为天下无敌,当然了,若说好手,我们中胜过他们的也有十数人,所以我们并不害怕他们。除了身手之外,他们最拿手的还是奇怪的手段,说不清是道术还是法术,虚空飞剑,凌空抓物,虽然比不上当年张角撒豆成兵,呼风唤雨的本事,但也足够让人大吃一惊了。”听到这,我甚至有种错觉,这世上真有所谓的道术法术吗,说实话,对于从来只耳闻未目睹的事,我一向是不信的,特别是我还是个无神论者,一直崇信科学,可曹操一本正经,信誓旦旦,却不由让我相信。转念一想,曹操他们不正是活上千百年的人吗,不就是活活的明证吗。唉,宇宙之大,无奇不有啊,凭我个小人物又如何能窥见一斑。我:无事不登三宝殿,他们不会专门来炫耀吧,后来,又发生了什么。曹操:“在与我们交手后,他们随后便组织了场‘监狱争霸赛’。只要在监狱争霸赛中胜出,就可以获得去其它监狱观光的机会,而这所谓的观光票也只是只有十张而已。我好奇的道:那最后有哪十人啊,云哥有吗,二哥云长有吗,还有吕布呢。争霸赛比的又是什么。曹操:有谁不重要,比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个绝好的机会,你想想,如果我们能趁此机会离开监狱,只要我们在离狱的时候脱离了控制,以后便有机会回来救剩下的人。我:那倒也是,不过后来怎么又回来了,那些灵研究所的人真有那么厉害,连你们也逃不走?还有,下月就是第二届比赛了,你们该不会故计重施吧。曹操扶额:哎我说你小子怎么就是不开窍,今天晚上我们还不是想走就走。还用等到下月?我摸摸头,呵呵笑道:那倒也是。曹操一指我,侧头打量,说:话说你真是你父亲亲生的吗,怎么连你父亲一半的智商也没继承。我有些怀疑啊。我去,正想反驳,便在此时,昏黄中传来数十道异口同声的笑声,一齐说道:隔壁老王的呗。我不高兴哼道:能再齐心一点不。曹操一摆手,喝了口茶,继续说道:我们内部经过商量,最后决定由我,刘备,孙坚,诸葛亮,周瑜,郭嘉,吕布,赵云,关羽,典韦还有我儿曹冲和孙尚香一起出线。曹操边说我边掰着手头,跟着他念,数到最后,我说:“咦,怎么多了两,怎么来的,我数学不好,你别骗我,最后多了你家公子曹冲和那个女汉子孙尚香。”说罢孙尚香闻言就要发怒,作势想上来掐我,我连忙作求饶状。曹操:你父亲手上有两个推荐名额,是他推荐了冲儿和孙尚香。你手上也该有两个推荐的。我:你们十个可以理解,你和备哥还有坚哥自然是统率全局,诸葛亮,周瑜,郭嘉是分析谋划型人才,剩下的皆有万夫不当之勇。可是曹冲和孙尚香我就不能理解了,他们两难道有何特别,比他们强的人不在少数吧。曹操呵呵笑道:这就是你看走眼了,别看冲儿和孙尚香,一个还是少年另外一个是女子,可他们绝非泛泛之辈,单说孙尚香,我估计你在她手下撑不过三十秒,其次她的夜视能力是我们中最好的,在夜间战斗她可是绝对的好手,再说了,别的监狱说不定也有女子,有了孙尚香,交流起来也方便许多。至于冲儿,那得去问你父亲了,我们中也只有冲儿跟他最是要好,我想多半是你父亲特别关照他。自从得到你父亲的死迅以来,冲儿就变得越发寡言少语了。唉。”想我堂堂七尺男儿,八块肌的男人,会打不过一个女人?好歹我也是特种部队中的尖兵,中华上国的少校同志。难道对付不了孙尚香?我对此持严重怀疑态度,保留上述权力。当然了,我也不会反驳,没看见孙尚香看我的眼光充满了异样吗,说不准她随时就会冲上来掐我。我扭头看了看窗外,曹冲仍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似乎从一开始就没改变过。其实对于孙尚香而言,我更好奇的是曹冲,他究竟会是个怎样的人,与我父亲交好,凭此就能获得推荐?我是不太信的,因为我知道父亲在公事上,是绝对不会有个人感情用事的,他能推荐曹冲,就充分说明曹冲必有其过人之处。不然以父亲的直性子,即使是他的儿子他也不会推荐。监狱争霸赛后他们去了哪里,我想,如果不是研究所的人太厉害了,就是他们肯定发现了重要的线索,所以才会回来。有什么比自由更重要?恐怕就是他们发现了为什么会死而复生,继而被关到监狱,更有长生不来的原由了。还很有可能今天晚上找我谈话就是为了下个月的比赛,难道他们希望借这次机会继续追查这件事情?想到这,我打心地的佩服他们,为了追查真相,苦苦等待十年,还是在监狱里。啧啧,这是何等的毅力啊,怪不得他们当年能成为叱咤风云的人物。我把我的想法一说,曹操是连连点头,表示赞成,戏谑的说道:“你小子还没笨到头。能猜出我们的想法,确实,当初,从一开始我们也是打定要逃狱,从此天高任鸟飞,绝不回来的。但当我们观光其它监狱的时候,我们才临时改变了主意。既然你小子能猜,不如猜猜我们为何改变了主意。”累死爷爷了,还猜?我才懒得猜,作深思状,然后突然恍然大悟样,便随口胡诌:“哦!莫非有个监狱是个女子监狱,关着全是一等一的绝色美人?你们这些**了两千年的痴男见到后魂牵梦绕是夜探监狱,与之发生关系。从此食髓知味,温柔乡中夜夜痴缠。那个滋味啊,啧啧,真是深入血液,想起就爽。然后你们苦苦等待十年,就是为了与她们再续前缘吗。哎,当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罢了罢了,就让我好人做到底,你们谁想去的可以到我这报名哦。”说完我看着他们嘿嘿淫笑。他们的表情真是各式各样,丰富多彩,曹操刘备的眼睛更是睁的死大,郭嘉也在嘿嘿淫笑,果然是同道中人,孙尚香是不废话,直接给我来了个脑瓜,叫道,叫你浪!张飞更是搞笑,一个劲的追问刘备,大哥,这次该换我去了。刘备不胜其烦,扶额跌倒。推开孙尚香,我摸摸一头包的脑袋,哭丧着脸道:“开句玩笑,有必要动手吗。孙尚香听完欺上身来,把我按在椅子上,坐我大腿上还使劲掐我的大腿,面目睁眝,恶狠狠的吓唬我:“再胡说八道,老娘掐断你的子孙根。”她不止说,还很彪悍的把手移了上来,一把狠狠的抓住了我那颇具雄伟的小弟。敖呜!我裤裆里顿时是一阵发凉啊,不由自主的夾紧了双腿,然后苦丧着脸对着目瞪口呆的刘备说:“备哥哥,这可不能怪我,我是无辜的。你还管不管你的女人了。”我的脑海不由自主的现出这样的画面,二千年前的刘备刘糟老头和如花似玉的孙尚香缠绵悱恻,哎,真是鲜花插在那啥上了。我刚说完,身前的孙尚香突然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竟然也不掐我了,一把把我推开,站起身来,便怒气冲冲地径直离开房间,末了还回头说了句,老娘跟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说我得有多尴尬啊,刘备也是呵呵干笑两声把事情掩了过去。似乎是为了掩饰刚才的事,刘备接替曹操继续说道:直奔主题吧,赛后由你的父亲领队,我们统共就参观了两所监狱,即是所谓的第一监狱和第二监狱,让我们吃惊的是,里面所关押的人,比我们可是有名多了,第一监狱关着的都是先秦的人,诸子百家,王侯将相,人数之多达千余人。第二监狱则是关押着秦汉的人,秦始皇赢政西楚霸王项羽汉高祖刘邦等皆在其中!我们当时都觉得不可思议,简直是天方夜谭,仿若梦境。但这却不是梦,而是确确实实的事实,几千年前的人依旧存活着,试想想,千百年后,如今的人是否又会存在。在我们死后到最近二十年间的记忆是完全空白的,在这其间,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因何有这长生不老?诸多的疑惑不解始终在环绕我们,不把问题搞清楚,我们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在拜访监狱的头晚我们就悄悄地潜入了监狱,希望能从他们身上得到有用的信息。结果却让我们大失所望,他们知道的并不比我们多!只有一点,在拜访第二监狱时秦始皇的大公子扶苏偷偷地塞给我张纸条,上面写着‘神’。而曹操和曹冲则分别得到了秦始皇和韩信所给的‘农’字和‘架’字。”“神农架?”

书评(132)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