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婚约,她成了他有名无实的妻子。“新的契约现在的就,夏惜之,我许你余生。”她我以为这辈子而已炮灰,却未曾想他将她捧在掌心细心呵护。爱她宠她,让她身在幸福和快乐的顶端。鼻尖缭绕熟悉的味道,夏惜之扬起下巴,松掉抓着毛巾的手,张开贝齿,回应他的吻。。

第二天醒来,房间里不见男人的身影。夏惜之抚了抚额头,瞥了眼茶几上的早餐,轻声嘀咕:“还算有良心。”说着,夏惜之下床吃早餐。

尾音还未落下,朱玲玲啪地一巴掌甩向她的脸颊,怒喝道:“没用的东西,你还有脸说?要是这婚被退,害得我们丢脸,你也给我滚出夏家。白眼狼,我们夏家没兴趣养你。”

纪修渝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无情地给出答案:“你已经没有价值。”

“你们部门?夏惜之你还不知道吧,爸爸昨晚,把销售部总监的位置送给我,作为我的生日礼物。”夏雪琪娇笑地说道。

男人冲好澡出来,只见夏惜之已经熟睡。而枕头上,却湿了一片。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男人眯起眼。

可对夏惜之来说,这一幕却很刺眼。眼睛很疼,疼得发红。男人温柔缱绻的目光,更像是对她的嘲笑。喝一口香槟,难以下咽。

脸颊上传来疼痛,夏惜之却是麻木。扬起唇角,夏惜之淡笑地看着他:“阿姨,当初我是堂堂正正地进了夏家的门。就算我是废物,那也是夏家的废物。再说,这一年来要不是我这废物,夏氏恐怕早就破产。”

眼睛眯起,夏惜之疑惑:“让你给?爸爸这么做,有原因吗?”

收起惆怅,夏惜之展颜一笑:“姐姐愿意邀请我,我当然不能辜负姐姐的一片盛情。姐姐,我祝你生日快乐,和准姐夫幸福甜蜜。”说到那句准姐夫,夏惜之的心脏一疼。

男人有着刀削过的精致面容,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双唇。上身毫无赘肉,八块腹肌很是惹眼球。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标配大长腿。

目光阴沉,朱玲玲咬牙切齿道:“等没有纪家这座靠山,一定弄死你。”

指尖用力地抠着肉,夏惜之别过头,不再看他:“既然你那么爱姐姐,我祝你们幸福。准姐夫还是别和我说太多话,免得被误会你对我余情未了。”说完,夏惜之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去去。

搂着她的纤腰,男人挑眉:“还说不想,嗯?”

眼睛眯起,夏惜之悠悠地说道:“如果纪家知道,当初联姻时,你为了不想让自己女儿嫁给残废的纪家大少,骗他们说夏雪琪得重病,让我这个私生女顶替,你说他们会不会动怒?”

摸了把他的胸肌,夏惜之笑眯眯地回应:“吃下豆腐而已。”说着,淡定地从他的怀里离开。

是的,他们只是炮友,各取所需。周二和周六,是他们上床的时间。其他时间,不过是陌路人。对彼此的了解,只是停留在不知真假的名字上。而今晚,夏惜之因为吴默凡,打破了规矩。

说话间,朱玲玲扬起手,作势再次教训夏惜之,却被她抓住手腕。用力地想抽回,却被她死死地抓住手腕。“阿姨,在没签字离婚前,我还是纪家大少奶奶。您最好悠着点,要不然我不介意,让您难堪。”

僵硬地停住脚步,夏惜之侧目,近距离地看清他眼里的鄙夷,夏惜之扬起嘴角:“如果你想笑,我不介意。”

第25章 衬衫

2021-06-01

书评(492)

我要评论
  • 看着他&,那也

    脸颊上传来疼痛,夏惜之却是麻木。扬起唇角,夏惜之淡笑地看着他:“阿姨,当初我是堂堂正正地进了夏家的门。就算我是废物,那也是夏家的废物。再说,这一年来要不是我这废物,夏氏恐怕早就破产。”

  • 八块腹&标配大

    男人有着刀削过的精致面容,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略薄的双唇。上身毫无赘肉,八块腹肌很是惹眼球。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完美的身材比例,标配大长腿。

  • 惜之笑&回应:

    摸了把他的胸肌,夏惜之笑眯眯地回应:“吃下豆腐而已。”说着,淡定地从他的怀里离开。

  • 纪修渝&”

    纪修渝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无情地给出答案:“你已经没有价值。”

  • 酒店里&压在墙

    酒店里,夏惜之擦拭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眼前出现一层阴影,还没抬头,身体猛然被压在墙壁上。下一秒,炙热的吻不停地落下。

  • 简单的&掉浴袍

    简单的亲吻不能让他满足,男人粗鲁地扯掉浴袍,夏惜之皱了下眉头,这男人一如既往地简单粗暴。

  • 收回,&离开。

    “不必,还有事情要处理。”男人淡淡地说完,手在她的头顶拍了下,随即收回,平静地离开。

  • 沉,朱&玲玲咬

    目光阴沉,朱玲玲咬牙切齿道:“等没有纪家这座靠山,一定弄死你。”

  • 男人侧&应:“

    整理领带的动作僵硬了下,男人侧目,深邃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良久,淡然地回应:“各取所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