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门心思希望能抱孙的婆婆 遇事冷静左右摇摆没准的老公 PK 事业黑暗的女强人媳妇,到底孰胜孰负?很聪明 暖男 腹黑 的弟弟 PK 狮子座 假小子 高冷 的姐姐,到底谁会获家人这世上还有一种爱,它不受意愿左右,生而相聚。也因意愿,此生难别。就像天上飘着的雪花,一旦落下来化成水,就融在一起,永远也分不开。这,就是手足之爱。。

她觉得意兴阑珊,本来早上心情就不是特别好,被翟凌霄这一番话,搅得更不爽了。

翟凌霄眼见着夏夕凉冷下脸来,那原本精心描绘的妆容,此刻显出些凌厉。他知道夏夕凉是不高兴了,本来嘛,就是个接电话的事,也没必要一大早闹得不开心。

“哦,对了,昨天好像妈给我打电话了,我没接。”临出门,夏夕凉随口说:“给你打了吗?”

可是她与翟凌霄都是苦逼的上班族,加班是家常便饭。孩子在身边,谁带?之前又不是没跟婆婆商量过,可是人家说老家有事,要带只能在老家带,现在又说这些话,什么意思啊!

“没,没什么呀。”翟凌霄嘿嘿嘿干笑两声。

“妈每次给你打,你都不接。”翟凌霄应道,其实也只是随口,但不想这句话引来了夏夕凉的另外解读。

更何况,夏夕凉不是天仙,是婚了4年的“老伴儿”。

“没事,办公室还有双平底鞋。”夏夕凉看看表,从餐桌上抓起一盒牛奶打算出门。

“是啊,那万一有急事呢?”夏夕凉瞪起眼睛:“你妈可是给你打不接才打给我的。”

虽是初春,万物复苏之际,可在这中国东南沿海最发达的城市,一年常绿,没什么寒冬之说。春节一过的2月初,天气已呈现渐暖趋势,仿佛一瞬间,满大街都是穿着西装、夹克、风衣、开衫的红男绿女。

翟凌霄熟练的变道停车,在挺稳前,又重复了一遍:“老家的事处理的差不多了,妈打算……”

他看着夏夕凉穿上薄丝袜,将长长的头发挽一个发髻,又拿出一个深蓝色丝绒蝴蝶结发饰扣在发髻上,配着她精致的妆容,瞬间变身职场丽人。

“哦,没事就好。”夏夕凉重新穿上一双方头黑绒面金色拉丝低跟鞋,在镜子里转了转身:“你觉得哪双好看?”

翟凌霄斜了眼瞟了瞟一心在自己装扮上的夏夕凉,本来到嘴边的话咽了进去:“没啥事。”

“老婆,行个方便,让我进去吧。”翟凌霄一头乱发,捂着肚子夹着裤裆,声音带了可怜。

“哎呀,那有什么嘛,”翟凌霄不以为然:“不是总部的员工都不用穿工衣?你那么多衣服,正好今天穿呀。”

夏夕凉瞪了他一眼,心里突然没了兴致,还是换回了一开始那双。

“翟凌霄你今天话好多啊。”夏夕凉不住看表,可千万千万别迟到,今天黄涵茵要在早会上做通知,她可是她重点盯的对象,迟到了,估计得被说一个月。

“我送你吧。”翟凌霄说着已快速洗脸准备去换衣服。

翟凌霄揉揉鼻子,朝客厅里挂杆上的一排衣服瞥了一眼,低低道:“不穿还买那么多……”

书评(197)

我要评论
  • 0分钟&。

    “你刚刚说等一下,已经20分钟了,我真的不行了啊。”门外翟凌霄生无可恋的声音将她的思绪拉回。

  • 么上厕&所不关

    “你怎么上厕所不关门啊!”夏夕凉回头,就看见穿了睡衣,一脸没睡醒呆滞样的翟凌霄,嫌恶地皱了皱眉。

  • 不能说&自己不

    “哎呀,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夏夕凉再补一点粉,大功告成。

  • 气里颇&个小时

    “可是我真的憋不住了啊!”翟凌霄的语气里颇多无奈:“你进去已经快半个小时了……”

  • 还有一&右,生

    这世上还有一种爱,它不受意愿左右,生而相聚。也因意愿,此生难别。就像天上飘着的雪花,一旦落下来化成水,就融在一起,永远也分不开。这,就是手足之爱。

  • 凉就在&本不顾

    一大早,夏夕凉就在浴室里描眉画唇,根本不顾在外面拼命敲门的翟凌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