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之间,她丧失了太多,还惹来那个残酷无情的男人,别人只明白他冷酷无情残暴,却不明白他对她自此宠上心尖。灼热。。

宛如拿着藤条随时打算教人礼仪的恶嬷嬷,那个棕红色头发的中年女人挺直了腰板,属于欧洲人的脸上,有种倨傲而鄙夷的神色。

阮小沫握紧了手机,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你家……少爷?我不认识什么少爷,你们恐怕是找错人了吧。”

然后……在一阵整齐的惊叫声中,阮小沫感觉到脖子上骤然传来的刺痛!

灼热。

她郁闷地叹了口气,早知道就跑快点了。

因为她忽然冲出重围,像是被卡住喉咙的人群忽然又炸开了锅,目瞪口呆地着看着她抡圆了胳膊狂奔着。

阮小沫仰起脑袋,伸手拽住那个男人的浴袍下摆,却听到男人的嗓音磁性而冰冷:“松手!”

男子说话的措辞很客气,但语气分明就是没得商量。

男子的一句话像是晴天霹雳,落在阮小沫耳边。

刹那间的鸦雀无声,和天昏地暗一同袭来。

少爷?什么少爷?

“请。”男子手掌向上,朝着第一辆豪车抬了抬臂。

但这种瑟缩,很快就被鼻端嗅到的房间里的香气,再度勾起了的热度吞噬。

“请。”男子手掌向上,朝着第一辆豪车抬了抬臂。

一口气没叹完,她忽然感觉到周围的人群骤然寂静了下来,像是因为什么事情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她握着手机的指尖发凉,怔了数秒,才恢复了正常:“不是我,你们真的找错人了。”

意识,迅速地远离了她。

但站在她面前的保镖却跟铁塔似的,一动不动。

阮小沫和人墙外刚才还热烈讨论的围观路人一样懵逼。

迷蒙的神智不足以让她思考和控制自己的行为,迷迷糊糊之间,她已经反推倒在柔软的大床上。

第19章 对质

2021-05-31

第19章 对质

2021-05-31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明白躲&道:“

    明白躲不过,阮小沫抿抿嘴,低声道:“……好吧,我跟你们走。”

  • 地抬头&站这边

    她疑惑地抬头,看到整整一列的款式低调豪车,朝着车站这边缓缓驶来,靠着马路停下了。

  • 身上,&眼,看

    冰凉的水珠滴在她的身上,一瞬间缓解了身体的热度,她模糊地睁开眼,看向来人。

  • 定是车&人物要

    “就是嘛,肯定是车上有什么大人物,或者咱们附近有什么大人物要出现了!”

  • 她宛如&船,唯

    她宛如狂风大浪中的一叶小船,唯一的依凭,只能是那个她连脸都没有看清的男人……

  • 珠顺着&感的脖

    头发短短的,松松拉着的浴袍领口,有水珠顺着男人性感的脖颈,和结实的胸膛淌下。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