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穷极一生都在爱人、被爱,稍有不小心,便会迷失了。爱的法则,减之一分则太淡,增之一分则太浓。陈小鹤自小鹤调整过心情,继续云淡风轻地送阿俊去上学。。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这还不叫打吗?”爷爷仿佛看到了希望。

    “真想不到,在国际化的现代大都市里,还能生发出这样惨绝人寰的婆媳战,这不是农村老家才会发生的戏码嘛,他们把这一套搬到城里来了。”

    “阿俊出了什么事情,由我来负责,一点点小事,值得你这样问来问去嘛!”

    “小鹤,我就问你,你有没有打你妈?”

    等阿俊和阿福睡着,小鹤本想也跟着睡着,奈何晚上的一幕真的很难从脑子里清除。

    小鹤早上完全没在意自己对奶奶做过什么,只记得自己很生气。不过打人肯定是不会的,打人这么严重的事情怎么会忘记呢。

    苏发这时也来到客厅,小鹤看出来,阿发还保持着冷静,问出来的话也是温和的。

    没过几秒钟,爷爷就把行李箱拉到了门口,开始一件一件往里收拾东西。

    “爸,小鹤真的不会打我妈,我的媳妇我了解,她要真打了,这样的媳妇我都不能要,我马上跟她离婚。”

    进去一看,气氛好像有点僵硬。苏发冷着一张脸,奶奶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不说话,爷爷却是暴跳如雷,不像以往的形象。

    “你真亲眼看见了?”

    “爸,苏发也不是向你们问罪,大城市里不安全,偷小孩的人很多,阿发也是想问问清楚,好以后避免这样的风险,不是要单纯怪你们的。”

    “她真的没打,我能替她保证,你也知道我妈最喜欢添油加醋,她可能是骗你呢。”

    苏发还在努力地解释着,可惜完全无效。

    小鹤不知道怎么就把事情搞到这样,带着一肚子莫名其妙的气,也回到自己卧室。

    奶奶还在那里一个劲地夸阿俊懂事,小鹤却听不下去了,怎么闹出这么大乌龙啊。想到自己要怪罪奶奶,又要吵架,还是留着苏发回来跟他父母沟通吧。

    “就今天早上!送阿俊上学的路上!你就说有没有?阿俊回来都对我说了,他小孩是不会撒谎的。苏发这事你管不管?”

    爷爷在农村的大染缸里身经百战,哪能就被这一两句狠话折服。他很难看穿这话里透露出来的坦荡,反而以为这是儿子为了给媳妇开脱的虚弱狡辩。

    “我真的没打,也没拍她,我最多是这样拉了她一下,告诉她别抱着个孩子捡垃圾了。”

书评(293)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