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秦北子靖手握重兵,是个直男癌晚期患者。 “沈若溪,女人就所以乖乖的待在后院,本王伤了你给本王伤口包扎,本王中毒死亡了你给本王祛毒,地舞权势非女子指使。” 说着便默默的把沈国公府小女儿沈若溪,不学无术、为人愚钝、样貌丑陋、身材肥胖、南王未婚妻。。

她的身子太重了,活动起来一点都不灵活。

见沈若溪朝自己看过来,那女的眼中满是鄙夷:“刚刚见你一动不动,还以为把你摔死了呢。沈若溪,你的肉是有多厚啊?这么高抛下来都没有把你摔死!”

沈若溪眯眼,心情复杂,不语。

但表哥听了,丝毫不把这大不敬之罪放在心上,还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什么?沈若溪,你竟然真把自己当成南王殿下的正妃了?”

她的身子太重了,活动起来一点都不灵活。

但表哥听了,丝毫不把这大不敬之罪放在心上,还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什么?沈若溪,你竟然真把自己当成南王殿下的正妃了?”

回归正题,原主这么丑不堪言的体型,南王巴不得把婚事给退了,可他又舍不得原主的皇后命格,婚事至今还在,但南王却时常唆使人教训原主。

于是乎,她占着南王未来正妃这个茅坑,那些想上茅房却没坑的姑娘,便都来攻击她了。

在这个通讯靠吼,交通靠走,照明靠煤油的时代,化验什么的,似乎还得想想办法。

沈若溪还没想好要怎么应对此时的困境,方才嘲讽她是癞蛤蟆的男人先怒了:“四妹跟你说话呢,沈若溪你闭口不言是什么态度?”

她躺在地上,四周建筑的风格,全是古代的样子。

在这皇城帝都之中,哪怕就是平头百姓也瞧不起原主。

沈国公府小女儿沈若溪,不学无术、为人愚钝、样貌丑陋、身材肥胖、南王未婚妻。

沈若溪闻声看去,便看到一男一女站在她面前,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你敢!”沈若溪猛地冷喝,凶的不得了!

那原主是怎么死的?

她是个毒师,她的私立医院面积虽然不大,但却是毒素这方面最有权威的一家医院。

只是沈若溪此时没有功夫细想这个,表哥被她吼住了,沈若溪朝那位冷眼旁观的南王看去:“南王殿下,你身份尊贵却任由别人打骂你的未婚妻,不怕被人嘲笑你无能吗?”

沈若溪闻声看去,便看到一男一女站在她面前,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书评(216)

我要评论
  • 炸不会&还的,

    不对,那种爆炸不会有人生还的,她现在在哪儿?阴曹地府?枉死城?

  • “哈哈&,好不

    “哈哈哈……南王殿下,您快看看这只癞蛤蟆那傻呵呵的样子,好不好笑?”

  • 体,一&跌倒了

    沈若溪侧身躲,可她现在肥胖的身体,一有大动作,顿时又给跌倒了。

  • 未来正&上茅房

    于是乎,她占着南王未来正妃这个茅坑,那些想上茅房却没坑的姑娘,便都来攻击她了。

  • “什么&当成南

    但表哥听了,丝毫不把这大不敬之罪放在心上,还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似的:“什么?沈若溪,你竟然真把自己当成南王殿下的正妃了?”

  • &立医院

    她是个毒师,她的私立医院面积虽然不大,但却是毒素这方面最有权威的一家医院。

  • “刚刚&这么高

    见沈若溪朝自己看过来,那女的眼中满是鄙夷:“刚刚见你一动不动,还以为把你摔死了呢。沈若溪,你的肉是有多厚啊?这么高抛下来都没有把你摔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