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以盛如珠意外卷进一同凶杀案案全面展开,负着着嫌疑人的身份和被情敌设计陷害的风险,在霍泽的帮助下最后洗脱冤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业上多次受到打击,爱情上曲折坎坷不顺利,被人暗送女人穿了件浅粉色丝绸睡裙,腰带松松垮垮系在腰间,懒懒倚在墙上,猩红指甲的右手别了一根烟。这样的人第一感觉总是——惹不起,就像罂粟。何况她生的极美,一双眼睛在烟雾里波光流转,慵懒又艳丽。。

“组长。”女警员见他进来立刻站起身让位置。

“那昨天晚上呢?”

“盛小姐,是刚吵完架吧?”旁边的女警员忍不住开口。

“不想住下去了,”盛如珠眼眶有些红,她抬手揉了揉眼睛,“警官,难道我连搬家的权利都没有吗?”

“凶手呢?找到了吗?”宋轻一的声音有些抖。

女警员拿笔端重重的敲了敲桌子:“盛小姐,请你配合我们警方好吗?你在路上问了三四次,我现在可以负责任的最后和你说一次,死者——”

“没有,她人很好,怎么可能有仇家?”

她刚坐下门铃便响了,估计是搬家工人东西落了,连忙起身开门。

“您这是稀客呀,得有三四天没和我联系了吧?”宋轻一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赶紧说什么事。”

女警员或许是见不惯她漫不经心的态度,有些生气:“我们怀疑你和一件凶杀案有关,请配合我们到警局做个笔录。”

“死者程芷芸,女,22岁,你的前合租室友兼大学同学,在S公司做会计。”

“那昨天晚上呢?”

盛如珠撑着头望向窗外,眼神飘忽:“你说……你说昨天还在你面前活蹦乱跳一个人,怎么就死了呢?”

一直到警局盛如珠都没能接受这个事实:“你们真的确定了死者是程芷芸?”

“没有,她人很好,怎么可能有仇家?”

“叮咚——”

“她跑出去之后呢?”

“我真的不知道!从几个月前开始她就像变了一个人,哪怕是一个果盘没摆对位置就要和我吵,你让我怎么说?”

魏来的目光灼灼,紧紧盯着她,这让盛如珠莫名的感到压抑起来,那目光实在太过尖利,就像……就像鹰一样。

第4章 相亲

2021-05-29

第4章 相亲

2021-05-29

书评(250)

我要评论
  • 望向窗&天还在

    盛如珠撑着头望向窗外,眼神飘忽:“你说……你说昨天还在你面前活蹦乱跳一个人,怎么就死了呢?”

  • 指甲的&样的人

    女人穿了件浅粉色丝绸睡裙,腰带松松垮垮系在腰间,懒懒倚在墙上,猩红指甲的右手别了一根烟。这样的人第一感觉总是——惹不起,就像罂粟。何况她生的极美,一双眼睛在烟雾里波光流转,慵懒又艳丽。

  • 如珠都&事实:

    一直到警局盛如珠都没能接受这个事实:“你们真的确定了死者是程芷芸?”

  • 我开这&吉利了

    电话那端先是沉默,然后才干巴巴笑了两声:“你们俩别联合起来给我开这种玩笑,太不吉利了。”

  • 搞错了&吧?”

    “凶杀案?”盛如珠抿着嘴轻笑,“你们是不是搞错了?这天底下叫盛如珠的女人多了去了,未必是我吧?”

  • 问她要&声吼我

    “昨天晚上我问她要不要去散散心,她就开始大声吼我,然后摔门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