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日报:全京城少女的梦中情人竟然娶了她,真相令人唏嘘不已!】湛暝渊此生唯一的耻辱,是在野外被一个粗蛮女子给非礼了,自此男德有亏!他立誓有朝一日倘若寻到那女子,肯定要将她碎尸万段。一直到再后来,他意外发现他打但是她,便果断抱大腿——“夫人在上,请受为夫一拜!”……再后来倾慕湛暝渊的迷妹们肝肠寸断,心如刀割,为了拯救他们爱豆,她们三人组队跑去她面前哀求她放过我湛暝渊。她不忍心见美人们潸然泪下,深深的感动万分的送走了美人,并将湛暝渊打了一顿。1.女主视角,女主武力值最低,在女主面前依旧是个战五渣;2.大权独揽古言,就算书中会出现奥特曼都是合理地的沈清虞吃痛,蹙着眉睁开眼。。

男人吃痛,伸手去摸腹部的伤口,手心皆是鲜血!

好热,就像是一把火,从她四肢百骸之间缓缓的燃烧着,迫得她口干舌燥。

还没来得及思索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她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不!

下一刻,沈清虞一口血沫喷在了沈惜柔脸上,她最后看到的,就是沈清虞猩红的双眸,其中的怨恨和不甘,令沈惜柔不寒而栗。

“滚!我父亲待你们不薄,你们为什么要恩将仇报?沈惜柔,你们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沈清虞扑过去,伸出手去抓挠沈惜柔,指甲在沈惜柔侧脸划下一道血痕。

沈惜柔吃痛,捂着脸,刚想抬手给沈清虞一巴掌,便听到脚步声传来。

男子一时不察,就被一具柔软的身子缠了上来。

“燕璟!我从未想过,竟然会是你!我父亲一心扶持你,我与你更是有婚约在身,你为何要这样做?”

不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她便燥热得慌。

“殿下。”沈惜柔连忙朝着男人走过去,美目中泪光莹莹,泫然欲泣。

一个身着明黄色蟒袍的男人自外走了进来。

“沈惜柔——”沈清虞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放我出去!沈家没有谋反,我爹是被冤枉的!”

她一咬牙,手上使力,簪子刺进了男人的血肉中。

沈清虞一挥手,簪子在男人手心狠狠划过!

沈清虞睁开眼睛,怎么回事?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陌生的房间里?

直到燕璟离去,沈惜柔才收起了脸上的娇笑,脸色瞬间变得冰冷。

好难受……

“我们沈家五代忠良,我父亲戎马一生,为大周开疆拓土,他怎么可能会有谋反之心?一定是有人陷害我父亲,我要见燕璟,你放我出去!”

这具身子的主人,名唤舒虞,父亲是青州的州同,不过是一介六品小官。

第六十一章

2021-11-21

书评(240)

我要评论
  • 笑容却&,何其

    兵权,兵权,沈清虞仿佛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笑话,她仰头大笑,那笑容却无比的癫狂,就因为天子的猜疑,父亲背上了谋反这等遗臭千古的罪名,沈家上下一百多口人无辜丧命,这煌煌天家,何其冷酷!

  • &不得好

    “燕璟,沈惜柔,你们……你们好得很……你们……狼狈为奸,残害忠良,不得好死!”

  • &浑身的

    就在那人脏手碰到她腰身的一刹那,沈清虞使尽浑身的气力将他狠狠撞开,然后扑向了沈惜柔。

  • 过你的&,有本

    “沈惜柔,我不会放过你的,有本事你就杀了我,你杀了我啊!!”沈清虞声音嘶哑的喊道。

  • 苦,我&!”

    “沈惜柔,燕璟,还有这天家,你们且等着吧,你们加诸在我们沈家身上的所有痛苦,我会十倍、百倍的向你们索取回来!我就算化为厉鬼,也会缠着你们,我要报仇,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 ,沈惜&变得冰

    直到燕璟离去,沈惜柔才收起了脸上的娇笑,脸色瞬间变得冰冷。

  • 指触碰&过的地

    沈清虞只觉得被他手指触碰过的地方黏腻恶心,她偏过头去,躲开燕璟的触碰。

  • 估我爹&,像是

    “堂姐,你高估我爹了,我爹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呀?当然是大伯功高震主,碍了贵人的眼,我爹只不过是添把柴而已。”沈惜柔抚着心口,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