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又也可以叫作:从宫女到皇后。这句话,实际上就也可以算做内容作者介绍了,好短小精悍啊~~那一幕,过了许多年,还经常会出现在梦里。含薰一路朝最低的地方奔去,凤冠,红衣,象被大风吹走了像争相落下来,露着里面的白衣。潮生奋勇地喊了一声,她都不明白自己喊了一句什么。含薰在露台边停下来,转过身来看了几眼,朝她笑了笑。就象刚入宫那时候像,温柔如水似春水的笑容。她往前跃了回去,衣裙在半空中飘荡开去,象一朵怒放的花。这花只开了一霎那。含薰一路朝最高的地方奔去,凤冠,红衣,象被大风吹散了一样纷纷落下,露出里面的白衣。。

“嗯。”

“我看着,好象也好了些。”她叹了口气:“要不,明天我再跟望梅姐姐和画梁姐姐说说,看她们能不能帮忙讲讲情。”

疼当然是疼,潮生只能说:“不怎么疼。”

潮生忙说:“是我自己笨,没想着借顶软帽遮遮。”

那个人是万能的百度大婶……

“想不到西瓜皮还有这个用。”含薰一边涂一边问:“潮生你以前也晒伤过?”

一盆脏水又哗啦一声倒给青镜了。

“这,这寻常晒着哪能红成这样……”含薰近前来,扳着潮生的脸看,又看她的手臂:“这,这可怎么好?疼不疼?”

一旁的采珠汗如雨下,拿铲子将石子压平,小声嘀咕:“也不知犯了哪路神仙,大中午打发人干这个,不累死也热死。”

含薰眼圈儿都红了:“你哄我,这还能不疼?这,这都肿了,会不会起水疱?”

含薰忙抹下眼出去找了,过了一会儿回来,一手拎着几块瓜皮,一手提着茶壶。

潮生指定说:我是个倒霉蛋,倒霉得不能再倒霉了。倒霉的踩着一支不知谁扔在地下的冰棍滑倒——这也没什么,谁一年不摔个几回?可是为什么别人摔倒了还能原地爬起来,她摔倒了却一跤摔到另一个时空呢?

潮生微微歉疚:“你去歇一会儿,喝口水再来。这也剩的不多了,我一个人也能干完。”

最后还是有人敲门,是住隔邻的人送了两个粗饼给她。

说曹操曹操到,门外面望梅的声音问:“妹妹在屋呢?”

这家一直只有她一个人,那个不知道长什么模样的叔叔一直没回来过。

烟霞宫住着一位妃子,一位美人,两位才人。

她这么一说,望梅就拿了一个荷包递过来。潮生不敢接,陈妃笑着说:“拿着吧,瞧瞧吓得那样,怪可怜见儿的,我又不吃人。”

“你手艺真好。”含薰拿铜镜前后照照:“我看娘娘身边的青镜也不及你。”

2021-11-21

第六十三章

2021-11-21

箭竹海

2021-11-21

熊猫海

2021-11-21

书评(431)

我要评论
  • 起慵懒&得好,

    陈妃声音柔和,带着几分晨起慵懒:“起来吧,听说你梳头梳得好,都会梳些什么发式?”

  • 时间替&穿越后

    潮生甚至没有时间替自己的前生哀悼。她穿越后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饿。

  • 处走这&怎么走

    人往高处走这话固然有理,可也要看是什么样的高处,怎么走。

  • &”

    提起青镜来,含薰也有些泄气:“唉,要说这个人,确实是个刺头儿,不好招惹。”

  • 能照样&还会想

    这个可能也是需要天赋的。只要看过一次的发式,她就能照样梳出来。自己还会想出样子来梳。

  • 时候,&都会奋

    就算不是刺头儿,地位受到威胁的时候,都会奋起一搏的。说起来,潮生觉得含薰固然是为自己好,可是想谋这个梳头的差事,并不是什么美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