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浊于世,还能分清对错好坏吗?想的和做的,那些自我以为唯心所动的,竹篮子打水又有几分如所愿?看见的和深入了解的,那些自我以为看穿的,到最后又有多少是真相?爱与被爱,不辜负和拥用,随之而来着罪与爱,就如故事中的他们,谜罪萧萧。“那你是坏人吗?”。

“老爷,您回来了,午饭已经备好了。”李嫂急忙迎上去,熟练地接过大衣和羊毛帽。

杨予兰心里忍不住叹气:终究还是不能忽视她的存在。

高大挺拔的男子始终沉着脸,眉头微蹙。他声音低沉,缓缓说道“今日风大,你去阁楼看看。”说着便往饭厅走去。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吩咐道“顺便送个暖炉上去。”

说着她便目光灼灼地望着他,伸手抚上他的脸。

“是啊,能让万小姐为我洗手作羹汤,魏某何其幸也。”

“《诗经》是本好书。”

杨予兰闻言一怔,神色变得失落。

看着被打翻在地的碗,魏华扬并无过多情绪,只是蹲下身去将那碎片一一拾起。

这时从饭厅走出来一个女子,那女子穿着一身加厚的旗袍,头发简单盘着,身戴华丽的首饰却不庸俗,反而衬得她气质非凡。

“看,你的眼睛出卖了你。”

“你会答应我的,对吗?”

“这种报复我的方式很不聪明,你只是在折磨你自己。”

“那你是坏人吗?”

“我说万大小姐,你可是特地来拆掉我家厨房的?”

“放心,她不会真的伤害我的。”

魏华扬不自觉地将她抱得更紧了。

杨予兰第一次见到魏华扬的时候,他是意气风发的少年,身为爷爷得意门生的他来家中拜访爷爷,那时她正值少女懵懂之时。她坐在院子的秋千上看书,那是一本她不知看了多少遍的书,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好听的声音

“我不知道。”

“好啦,出去等我,厨房是女人的天下。”说着便推开了他,去收拾残局去了。

站在阁楼门口的魏华扬内心竟有些许忐忑,对于即将发生的一切他也会好奇,或者说他会期待点什么。

罪之论

2021-11-21

书评(481)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