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先生的女神来袭  

 

 初相识两人两厌两腻烦,恨严禁对方从来没有会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再后来,不知道怎的,权少突然间转了性子,将景云瑟放到世人都道这帝都有两件事情最不可思议,那就是权司烨好女色和权司烨笑了。。

    女人眼睫微翘,长长的羽睫在眼下落下一道漂亮的剪影,一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深邃的似一道漩涡,令人沉迷其中而不能自拔。

    更何况,他又不是真的智障,不过在她眼里是个智障罢了。

    她怎么可能让自己花钱雇来的保镖去救自己最讨厌的女人,绝不能让他破坏了自己的好事,今天谁都别想去救那个女人……

    所以他身上不由自主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席卷了整个大厅,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

    景云瑟被安宇泽过分夸张的表情而吸引了,下意识转了转手里的棒棒糖,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安宇泽和那位莫名其妙的小白脸。

    宫玥柔有些怒火中烧,这个保镖长得再帅有什么用,脑子不好使一样白搭。

    安宇泽此时只能这么理解,于是乎一脸看傻子的表情盯着宫玥柔。

    宫玥柔被韩时风圈在怀里,在男人看不到的角度下,视线微抬,挑衅的眼神瞥了一眼站在阳光下的女人。

    权司烨连眼皮都不曾掀一下,直接迈着大步朝着大门外走去,周身冷冽的气息令人不自觉生出几分心悸和害怕。

    不……她怎么能说自己无耻呢,身旁搂着自己的这个男人本就是自己一直以来的向往,她怎么能容许自己的心生向往成为别人的了?

    权司烨的面色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异样,可是眼底那一抹不易察觉的危险一闪而逝,薄唇紧紧抿着,绷紧成一条冷硬的直线。

    她就这样云淡风轻地站在那里,无端生出几分圣洁的感觉,好似他们这些心思叵测之人在她眼里皆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他的余光瞥了瞥身旁依旧没什么表情的权司烨,哎哟喂,这位大佬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释放冷气啊,平白的在大夏天让人觉得身处冰窖一般。

    景云瑟觉得甚是无趣,撇了撇嘴,最终还是吃着棒棒糖转了身,今天在这幢别墅确实浪费了不少的时间,她得赶紧离开了。

    安宇泽收敛了笑意,心里暗暗腹诽着,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劫人的,那大抵是想去牢里待待了。

    安宇泽下意识抱紧了双臂,朝着四周瞧了瞧,这好端端的是哪里起了阵阵的阴风。

    难不成她所有的脑子和正常人该有的思维全都用到了渣男身上,所以一时之间脑回路断掉了?

    她这副无比心虚的样子是在告诉自己,那个在他地盘上嚣张的人正是自己小心呵护在怀里的娇弱女人吗?

    安宇泽一脸的不可置信,双手托着下巴,嘴巴已经张大到了极致,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玄幻,以至于安宇泽的下巴都快要惊得脱臼了。

书评(347)

我要评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