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宫凰 小说  戏说宫凰念禅  戏说宫凰TXT  戏说宫凰下载  

 

 京城里有一句话广泛流传甚广。入仕莫惹慕嫣衣,千金难见钟妙仪。他是权倾朝野,只手遮天的大佞臣。是她浮屠世间唯一的仰仗。“妙仪,你是个戏子。”他亲自动手为她披起精致优雅华美的入仕莫惹苏泽衣,千金难见钟妙仪。。

钟妙仪刚刚端起的茶盏又放了回去,她并不想招惹德妃,却也不是个任意拿捏的主:“我这名字,自打出生起就这样叫着了,父王疼惜,才保留着继续用,德妃娘娘似乎有些异议?”

“妙仪,怎么才来?”

世事无常这四个字她体会的深刻,所以常常觉得讽刺。

“停车。”她对着赶马的小太监吩咐,小瑶不知道她要干什么,赶紧跟着已经钻出去的钟妙仪下了马车。

德妃见钟妙仪顶了回来,立即扬了扬眉毛坐正了身子,冷笑一声:“什么样的娘生什么样的种,你瞧瞧你满身的俗粉味儿,还有脸回宫来,本宫若是你,就一根绸带挂了脖子!”

钟妙仪对此不甚在意,更多不堪入耳的话,她都听的习惯了,并不差德妃今天这一两句。

她此时慢慢赶过去,正好能够避过女眷们最热情的那一段时间。

马车停在北门边,尚不算宽敞的宫道因为这一辆马车更显拥挤,赶车的小太监看见她出来,过来殷勤的打了个千儿。

钟妙仪稍微平复一点心情,礼貌的走到他跟前一臂远的地方,对着苏泽衣福身,尊敬的称他为:“苏大人。”

小瑶搀扶着她出门,宫宴还在晚上,定在荷塘月色满的安平别庄。

钟妙仪走得慢,她到别庄外的大广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远远望去,亭台楼阁间挂满了彩绸,下面是夺目的俊男美女,欢声笑语一直都没有断过。

“公主,这里还在外围,咱们要走过去还要走好长一截路呢。”小瑶顺着钟妙仪的视线望过去,前方不远都是采摘鲜花的女眷们。

“呵,本宫听说妙仪公主是跟当年的钟贵妃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美人儿?只不过公主现如今入了宫中,还一直随着母姓,终究也不是个长久之计。”这些年来格外得宠的德妃阴阳怪气的蛰钟妙仪一下,眼神里头的鄙夷也不晓得收敛一点,说完还哧哧的笑了两声。

“公主倾城之姿,今日的宫宴之上,必是最耀眼夺目的。”小瑶年纪还小,手艺却很好,她摇头晃脑的给钟妙仪簪上步摇,这样开心的笑颜总是能够轻易的感染到旁人。

苏泽衣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拉住转身就要离开的钟妙仪,一下子就把她给抵到了墙角。

钟妙仪没有理她,神色冷淡的撇过头让小瑶给她端一杯茶,德妃被无视了,心头原本就不爽快,这下更是带了几分怒火。

说完,她便准备起身离开。

钟妙仪没有理她,神色冷淡的撇过头让小瑶给她端一杯茶,德妃被无视了,心头原本就不爽快,这下更是带了几分怒火。

马车停在北门边,尚不算宽敞的宫道因为这一辆马车更显拥挤,赶车的小太监看见她出来,过来殷勤的打了个千儿。

书评(362)

我要评论
  • 站在那&了几秒

    苏泽衣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眼中的神色毫无波澜,钟妙仪心乱了几秒,不晓得刚才她和德妃之间说的话他有没有听到。

  • 刚刚端&盏又放

    钟妙仪刚刚端起的茶盏又放了回去,她并不想招惹德妃,却也不是个任意拿捏的主:“我这名字,自打出生起就这样叫着了,父王疼惜,才保留着继续用,德妃娘娘似乎有些异议?”

  • 眼帘不&衅的目

    “少说一句!”皇上冷着脸低声喝止她。 皇上的呵斥惹得德妃更加不满的瞪着钟妙仪,她垂下眼帘不去迎视德妃挑衅的目光,德妃找不到突破口,只能怏怏作罢。

  • 太监笑&去,她

    钟妙仪远远地看了一会儿,小瑶不知道她在看什么,也不敢出声打扰,直到皇上身边的小太监笑意盈盈的过来说皇上让她过去,她才缓缓走向最大的那个环水楼阁。

  • &头让小

    钟妙仪没有理她,神色冷淡的撇过头让小瑶给她端一杯茶,德妃被无视了,心头原本就不爽快,这下更是带了几分怒火。

  • 冷笑一&什么样

    德妃见钟妙仪顶了回来,立即扬了扬眉毛坐正了身子,冷笑一声:“什么样的娘生什么样的种,你瞧瞧你满身的俗粉味儿,还有脸回宫来,本宫若是你,就一根绸带挂了脖子!”

  • 步,伸&拉住转

    苏泽衣上前一步,伸手一把拉住转身就要离开的钟妙仪,一下子就把她给抵到了墙角。

  • ,嫌弃&西扯得

    其实她不爱戴这些珠翠,从前她就戴的少,嫌弃这些东西扯得发根疼,那时候的她就算是素衣淡妆走上台去,下头那些权贵们的吆喝声也是一样的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