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女修士,长生路上要难以克服的困难太多。资质、功法、丹药、法宝,像都不能够少。感情、懦弱、仁慈之心、太贪心,像都不能够多。也没前者,修佛太慢,多了后者,凉得太快。更甚者,容貌要不然过还来,智慧要不然多不少

闻言,陌天俊脸色苦得堪比苦胆,但又不敢违背夫子,只有走上前,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

一个七八岁的女孩跑近,看到陌天歌散乱的辫子,顿时怒目相向:“哥,不许你欺负天歌,把东西还来!”

家家户户从睡梦中醒来,女人们开始烧水做饭,男人们或是挑水,或是整理农具,准备吃过饭开始一天的劳作。

陌天歌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是一块地瓜饼。她小声地说:“谢谢。”

世人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陌家族学也是如此,陌家村的女儿,极少有上学堂的,都是晓事起就帮着家里料理家务,只有家境通达的人家,才将女儿送来识几个字。

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书生在此借住,见过她几次,不知怎的竟向族长求娶。族长虽不喜爱这个女儿,但也怕别人不怀好意,便说要他入赘留在村中,谁料这书生也不反对。不久两人就成了亲,在村中住了下来。

正在烧火的小姑娘连忙跳起来:“娘,你怎么起来了?再去休息一会儿,饭马上就好了。”

“手。”

“手。”

话里的娇憨令妇人露出笑容,却又夹杂着苦意,语气便软了下来:“好,娘会尽快好起来,以后不让天歌受苦了。”

东方露出红光,粥也散发出了米香。小姑娘就着小板凳,小心翼翼地舀了两碗,又到屋角坛子里捞了些腌菜,一一捧到主房去。

“嗯。”

她平时是没有糕点糖果吃的,母亲一直生着病,虽然还到饿肚子的地步,却也没什么余粮,只有逢年过节,爷爷家买了糖果,才会分到一些。

只听他期期艾艾地开始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赶紧趁现在背背,还来得及。”

只听他期期艾艾地开始背诵:“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

正在烧火的小姑娘连忙跳起来:“娘,你怎么起来了?再去休息一会儿,饭马上就好了。”

“嗯。”

见他走了,天歌低声道:“天巧,谢谢你。”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1、陌家村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4、醒来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5、病逝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08、修炼

2021-11-21

011、三年

2021-11-21

011、三年

2021-11-21

013、会面

2021-11-21

013、会面

2021-11-21

016、被抓

2021-11-21

016、被抓

2021-11-21

018、路遇

2021-11-21

018、路遇

2021-11-21

025、东蒙山

2021-11-21

025、东蒙山

2021-11-21

026、叶江

2021-11-21

026、叶江

2021-11-21

028、离开

2021-11-21

028、离开

2021-11-21

030、密林

2021-11-21

030、密林

2021-11-21

031、撞见

2021-11-21

031、撞见

2021-11-21

032、清点

2021-11-21

032、清点

2021-11-21

034、仙台会

2021-11-21

034、仙台会

2021-11-21

035、比试

2021-11-21

035、比试

2021-11-21

036、胜出

2021-11-21

036、胜出

2021-11-21

037、入派

2021-11-21

037、入派

2021-11-21

038、闲聊

2021-11-21

038、闲聊

2021-11-21

书评(495)

我要评论
  • 奉女子&家务,

    世人信奉女子无才便是德,陌家族学也是如此,陌家村的女儿,极少有上学堂的,都是晓事起就帮着家里料理家务,只有家境通达的人家,才将女儿送来识几个字。

  • ,“啪&”重重

    戒尺高高抬起,“啪”重重地打在他手心,整个学堂的孩子都不敢出声,生怕下一个是自己。

  • 丑,你&跑了。

    看到她走在路上,有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偷偷地跟在后面,忽然窜上去,一把揪住她的辫子一扯,哈哈大笑:“陌天歌,你的辫子真丑,你还是剃光头吧。”说完,又一溜烟跑了。

  • 辫子,&一个纸

    编好了辫子,陌天巧从口袋里小心地掏出一个纸包,打开:“天歌,来吃饼。”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