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盛宠小狂妃  邪王毒吻小狂妃  邪王的至尊狂妃 小说  邪王的倾城狂妃小说免费  邪王的倾城狂妃免费  腹黑邪王绝代妃  邪王的至尊狂妃  邪王的绝代狂妃拓跋灵  邪王的绝代狂妃拓拔  邪王的绝代狂妃免费  

 

 她是废柴,他是邪魅王爷!王爷不服气?来战!“大姐姐,我没有力气了,我快按不住她了,大姐姐你快来帮忙呀!”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让同样蹲在水里的女人不耐的喝道:“鬼叫什么?你打算让全府的人都知道,你想要淹死这个贱种吗?”。

“你知道她是谁吗?”轩辕澈压低声音询问她。

她又不敢胡乱的动,真担心自己会摔下树去,没有办法,只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任他吃点豆腐得了!反正,这么黑,旁人又不知道!

“她是你娘!”轩辕澈轻轻吐出这四个字来!

拓跋灵脸色一变,迅速的想要将眼前这个危险的男人推离,却是脚底一下子踩空,那混蛋家伙竟然不顾她的安危,任由她就朝着地下狠狠的摔了过去。

轩辕澈眸光闪烁,猛的一拽,就让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顿时惊得她面红耳赤,耳朵发懵,她这样不合时宜的坐在一个陌生男子的身上,真的好咩?

拓跋灵只觉得汹涌的海水灌进了自己的嘴巴里面,眼睛里面,撑得她的胸腹都要爆炸了,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却只能看到蓝汪汪的水继续灌了进来,呛得她脑子轰的一声爆炸开来,整个人就晕死了过去。

拓跋灵皱了皱眉,片刻之后,她则茫然的摇了摇头。

看到她那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轩辕澈的心里没来由的闪过一阵心疼,他皱了皱眉,丝毫不介意两人暧昧的动作,凝眸道:“你当真不记得我是谁了?还有你刚刚经历了什么,你也忘记了吗?”

然而,拓跋灵却眨巴着眼睛忽然吐出三个字来:“你是谁?”

拓跋灵顿时气的面色涨红,这样戏耍她真的很可恶!

被呵斥的女子不敢再继续声张,她咬了咬牙,狠狠的用力继续往下按那个试图要挣扎出来的人头,忐忑道:“大姐姐,她力气好像是变小了!”

男子的眼底急速闪过一抹错愕,迅速抽身而退,如一只大鹏鸟那般的飘到了身后的一棵大树上,白衣一甩,伸出白玉般的手指撩了撩额前的墨发,戏谑的笑道:“都说将军府里的二小姐是个废柴,只一初见,果不其然,连个是非好歹都不分!真不该多管闲事,眼睁睁的看着你在淹死这水塘,再去给拓跋将军报个信是了!”

片刻之后才能冷静下来梳理自己眼前的境遇,这个危险的男人究竟是谁,还有,她怎么会在这里?还穿着这么一身古怪的衣服?

看到她那茫然不知所措的眼神,轩辕澈的心里没来由的闪过一阵心疼,他皱了皱眉,丝毫不介意两人暧昧的动作,凝眸道:“你当真不记得我是谁了?还有你刚刚经历了什么,你也忘记了吗?”

“不行!不能让老爷知道,我们先自己找!若是你说的没错,大小姐真的把她叫来了这里,那就没有理由找不到的!”月夫人倔强的说道。

当那名夫人出现在树下的时候,轩辕澈下意识的朝着怀里的小丫头看了过去,只见她的脸上除了疑惑之外,竟然半点波动都没有,任凭她是哭的如何可怜,而拓跋灵依旧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

“你知道她是谁吗?”轩辕澈压低声音询问她。

“这都多大的功夫了,再命大也活不成了,快点!”大姐姐也顾不得拉落后的小妹一把,连滚带爬的上了岸,一路踉跄着跑了。

拓跋灵眼眸急闪,她还没从刚刚初见这个男子的震惊中醒过神来,这个长得还算好看的骚包男子在自己面前搔首弄姿的是个什么鬼,还有他穿的衣服,一身月华长袍,在夜色的衬托下,更显得身姿非凡,只见他坐在枝头,俊美的脸上带着邪肆的笑容,一双璀璨的眼眸里透着兴致盈然,似乎对她兴味十足。

拓跋灵惊魂未定的下意识抓住了他的衣襟,伏在他的怀里,小手拽的死死的,生怕把自己掉下去。

第5章 陷害

2021-04-29

第5章 陷害

2021-04-29

第9章 疑心

2021-04-29

第9章 疑心

2021-04-29

第10章 惩罚

2021-04-29

第10章 惩罚

2021-04-29

第13章 戏弄

2021-04-29

第13章 戏弄

2021-04-29

第22章 流星

2021-04-29

第22章 流星

2021-04-29

书评(260)

我要评论
  • &狠的用

    被呵斥的女子不敢再继续声张,她咬了咬牙,狠狠的用力继续往下按那个试图要挣扎出来的人头,忐忑道:“大姐姐,她力气好像是变小了!”

  • 然又被&后又是

    认命的闭上眼睛,眼看着就要摔个嘴啃地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体猛然又被水袖卷住,然后又是一甩,又让她回到了他的怀抱里面。

  • 大姐姐&阴冷的

    被称为大姐姐的女子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只听她语带刻薄的说道:“淹死了这个贱种,你功不可没,我一定会让母亲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的!”

  • ,你没&”

    似乎妇人被脚下的石头绊倒了,她一下子匍匐在了地上,身边的小丫头慌忙将她扶起,紧张的问她:“月夫人,你没事吧?”

  • 想要淹&贱种吗

    “大姐姐,我没有力气了,我快按不住她了,大姐姐你快来帮忙呀!”几乎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让同样蹲在水里的女人不耐的喝道:“鬼叫什么?你打算让全府的人都知道,你想要淹死这个贱种吗?”

  • &南宫澈

    南宫澈脸色一变,险些从枝头上掉落下来,那树枝也是晃了几晃之后,才堪堪的稳定了下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