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寒窗破万卷,金榜题名作状元。春风得意马蹄疾,百无一用是书生!之时意气风发的状元郎,却悲从天降。一日之间,喜极而悲。温文尔雅亦成冷酷无情…………看主人公状元郎,历尽时事变迁,踏往修仙复仇之路,快意恩仇、尔虞我诈、儿女情长。终到紫禁镇上有处桃花园,每当三四月之时。桃花遍地开,却是美丽非凡,如同桃色的海洋…………。

  “好好好,天明可真是个用功的好孩子。”员外继续道,“管家,早上吩咐你的上房,还有换洗的衣物,可准备好了。”管家道:“都已准备好了。”

  佐天明坐在房中,手中握着那个破旧口袋,此时的眼神不再沧桑而是冷芒,心中满是仇恨。

  少年闭着双眼,趴伏在树干上,稚声稚气地喊道:“十、九、八…………二、一,小玲儿,躲好了,天明哥哥来抓你啦,哈哈哈。”

  上官修士领着剩下的人,绕着山腰走了小半圈,便有条三尺多宽的石桥,连着另一座主峰的山腰处。

  佐天明一路闲逛着,进了家布店。买了些给父母的布匹衣裳,便叫店小二送到了三表叔的府上。

  “放肆”怪石旁边的仙师厉声道,眉头一皱,那人似被一块大石压在胸口一般,整个脸憋得通红,忙低头抱拳道:“小的不敢,请仙师见谅。”

  佐天明的父亲母亲,早已坐在高堂上。心情自然是大好,熬了这么些年,终于熬出头了。

  “那带天明侄儿去歇息吧”

  天明冷声道:“我要李玲儿,现在就要。”**道:“成,小三儿,把公子领进玲儿房间。”这时,过来一伙计弯着腰低声下气道:“公子,这边请。”

  “有仇不报,岂不是枉为人子。可要学会这传承也不知猴年马月。”

  “**,**。”佐天明进了翠花苑就大声喊道。“来啦,来啦。”**迎了上来,“哎呦,是新科状元郎,这次要找哪位姑娘啊。”

  藏仙庙,藏不藏仙不知道,残破倒是真的。这是佐天明到这第一眼的感觉。

  “爹娘,玲儿,对不起。我马上就来陪你们。”说完,磕了几个响头。正要从怀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匕首,无意间碰到了一个口袋。

  只见上好的大理石铺造的地面,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一个巨大的广场随着玉石台阶缓缓下沉,中央巨大的祭台上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五爪金龙,旁边则有一处宫殿,宫殿门正上方悬挂着一块牌匾,书写着威严霸气的三个字“太和殿”,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上方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与那柱子上的金龙遥遥相对。

  天明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的向镇上走去。本就即聪明的他又读了几年圣贤书,早已学会泰山崩于前而不惊了。

  顺着石桥,上官修士便领着他们到了第二座山峰腰,有个张姓修士过来客套一番,便领着十人而去,这十人里便有佐天明。

  “天明公子,跟小的走吧。”

  夜,还是一样的黑。当众人离开后,天已黑了。佐天明退下官服,换了身平日里穿的衣服。

  佐天明应了一声,便向翠花苑跑去。

  佐天明感觉身子一轻,猛烈的风刮得脸上生疼,向下一看,透过脚下的云彩,地面上的屋子化作巴掌大的黑点渐渐地向后移动。

书评(178)

我要评论
  • 观看,&天夫妇

      这儿的打斗早已惊动了旁。有人则不管闲事继续睡觉,有人则站在门口观看,也有人偷偷跑去告诉了佐中天夫妇。

  • 早早便&起了床

      又过去了一天,佐天明早早便起了床,吃过早饭。便出了门,朝着街上走去。

  •   “&切齿地

      “你会后悔的。”佐天明咬牙切齿地道。要不是全身都没有了力气,佐天明早已扑了过去。

  • 。”一&有说有

      “娘,没关系。孩儿都是状元了,以后你们就等着享福吧。”一家三口有说有笑,其乐融融。

  • &么好去

      佐天明顺便问道:“掌柜的,你可知这京都可有什么好去处。”

  • 这繁华&师便是

      “这繁华的京都,不知有没仙师。想我那摇奢镇虽然小,可也有个修仙家族,当朝国师便是出自那里。”佐天明自言自语道。

  • 明,一&~那~

      那少年斜眼看了看佐天明,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我~说~那~小~贱~人~死~了。怎么样,这样够清晰了么。”

  • 却湿润&了下来

      佐中天此时虽未落泪,但眼眶却湿润了。忙道:“这位少爷,不玩了不玩了。”说完,便跪了下来,佐天明的母亲也跪了下来。佐天明有气无力的道:“爹,娘,起来,你们都回去吧。”

  • 恩,不&是满面

      “恩,不错,不错。天明,还有两场考试,你可要努力考进前三甲,光宗耀祖才是。”平日里严肃的父亲此时也是满面笑容。

  • &天明看

      “可,可。”佐天明看着**语无伦次的,厉声道:“她人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