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初开,仙神暴君。世间沧海桑田时过境迁,妄生邪魔,为祸苍生!从此正邪对峙,杀戳与和平针锋相对。就在这乱世之中,一位逆天少年乍现降生。他快意刃魔,写就出一部旷古传奇! 刃魔传以及最新章节那股邪道之气不但发展极为迅速,而且还非常隐蔽。当它壮大成足与仙神之界媲美之时,便开始明目张胆的烧杀抢掠。最开始的目标是凡人,之后竟然开始向仙神出手了!邪道越来越嚣张,让仙神之界忍无可忍。故而,一场正与邪的大战拉开了帷幕......。

  “我再问一遍,我爹是不是你们害死的!”天羽的声音中又增添了几分寒意,并且声音中好像还蕴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力量。这股力量悄无声息地潜入这些鬼面人的心里,包括为首的那个鬼面人。就在那股力量潜入的同时,五个鬼面人的心中就像被火焚烧一般。

  少年沿着来时的路走了大约半个时辰,终于看到了一间茅草屋。此时,他笑的更开心了。嘻嘻哈哈的跑向那件茅草屋,嘴里还在叫嚷着什么。

  那股邪道之气不但发展极为迅速,而且还非常隐蔽。当它壮大成足与仙神之界媲美之时,便开始明目张胆的烧杀抢掠。最开始的目标是凡人,之后竟然开始向仙神出手了!邪道越来越嚣张,让仙神之界忍无可忍。故而,一场正与邪的大战拉开了帷幕......

  凡界北疆一座雪山之上,一位猎人正在雪松林中搜寻着猎物。他从早上出来到现在已经到下午了,一只猎物都没有打着。并不是因为他的技艺不精湛,而是因为他几乎搜遍了整个雪松林连一个野兔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鬼面人见状,看向周围的天空恶狠狠的道:“是谁?”

  “天璇师兄,你说的可是真的?”蓝衣老者脸上充满了惊诧,连忙追问道。

  “弑血堂!千血!我一定会让你血债血偿!”天羽此话一出,他体内涌出一道蓝色的光柱直插云霄。

  三座宫殿虽然都坐落在峰顶云霄之上,但是居中的那座山峰比其他两座略高一些。就在此时,其他两座水晶宫殿中掠出两道灵光,一蓝一紫径直掠向居中峰顶上的那座水晶宫殿。

  “爹!爹!我回来了!”

  “罢了!谁让我开始喜欢这个孩子呢?看来从今往后我要更加卖力打猎了,又加了一张嘴啊!”猎人说着,走到那个婴儿身前,抚摸着后者光滑的额头很慈爱的道:“以后你就跟着我了,我给你起个名字吧!”猎人一片抚摸着婴儿的额头,仰面思考着该给后者取个什么名字。

  鬼面人话音一落,天空中传来一道极富力量的声音,仿佛整片天地都震动了一下!

  “道元灵胎,你到底在哪啊?”

  猎人想了半个多时辰,终于做出了决定。

  白袍少年跑到那只野兔身前,笑着蹲下身子将野兔提了起来。少年抓着野兔的后腿,抖搂一下它身上的雪。因为这里是在雪山,温度非常低,所以野兔脖颈上的血都已经被冻结了。少年提着野兔,走到前面不远的雪地上将那支银箭捡了起来,笑呵呵的原路返回了。

  “三清宫,天璇!”

  “你在暴风雪中从天而降,天雪?不行,不行!这听起来像女孩的名字。雪的话,就像羽毛一样,要不你就叫天羽吧!”猎人很高兴的说着,看向床上的婴儿笑了笑。

  天璇没有立马回答他,他看向玉虚殿上的琉璃顶淡淡道:“这玉虚殿上的琉璃顶是先祖特意留下的,它与道元灵胎相连。如果道元灵胎被邪道所得的话,琉璃顶会有所反应的。”

  这一蓝一紫两道灵光落在那座最高山顶上,化为两位老者。他们一位身着绿袍,而另一个身穿蓝衣。他们两个人虽然看起来都已经有百岁了,但他们都是一副鹤发童颜,精神矍铄的样子。他们抬头望去,一道万阶天梯直通水晶宫殿。两位老者对视一眼,脸上充满了严肃。他们单手一挥,又化为两道灵光掠进了万阶天梯顶上的水晶宫殿。

  “两位师弟,道元灵胎已经消失了十年之久了。迄今为止我们连它的影子都找不到,但是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道元灵胎并没有被邪道所得。”

书评(95)

我要评论
  •   猎&风雪,

      猎人看见这个婴儿之后,抬头看了看越来越大的暴风雪,犹豫了一会终于下定决心将那婴儿从坑洞里抱了出来。猎人将婴儿抱在怀里,快步如飞向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 老者,&兄!”

      进来的两位看见这青袍老者,立即恭敬地拱手行礼道:“见过师兄!”

  • &这道门

      万阶天梯之上的水晶宫殿之前有一道高逾数丈的门户,上面雕刻着麒麟青龙的兽纹,甚是壮观!在这道门户最顶端,三个金色的纂体散发着无尽的威压,一般人根本承受不住!

  • 到天璇&脸上十

      “什么!”两位老者听到天璇的话,脸上十分震惊,异口同声的说道。

  • 听到蓝&清宫的

      被称为天璇的青袍老者听到蓝衣老者的话,叹了一口气,脸上充满了忧愁。双手背在身后,走向殿门看着外面玉清宫的亭台楼阁很严肃的道:“天通阁中的道元灵胎不见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