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不琢,不不成器。她将用手里的刻刀,雕刻图案出世间最美的的幸福和快乐。——————————————————————————————————泠水已有近完结啦文:《知味记》、《良田千顷》、《再次穿越之茶言观色》,坑品有确保。“琢儿。”看到叶琢这动作,郑氏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轻抚了一下她的秀发,“再等一等吧,你爹他……或许有事耽搁了。”。

秋月终于喘匀了气,接着道:“好像是老爷在外面有了什么人,是个官家小姐,还怀了他的孩子,所以要娶回来作正房太太。”

叶琢摇摇头:“算了,秋月去打听了,很快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说完,转身继续往院子里走。郑氏虽然不受老太太待见,但因性子刚硬,倒也不会吃什么亏,自己用不着太过操心。

“要打要罚任凭母亲。但姜家这门亲事,我决不同意。”郑氏的态度很坚决。

男人,都是薄情寡意的东西,实在不必在乎他们。这个道理,上一世一直到闭眼时她才明白。重生到这个镇上的小富之家一个月,她清楚地看到那个叫叶家明的男人,心里根本没有妻子的存在。可郑氏,却总还抱有一丝幻想,跟她上一世一样可笑。

叶琢停住了脚步,眼神变得冰冷。

叶琢却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叶家明的声音明明是从正院那边传来。如果他心里真有这个女儿,又怎么会一回来就去了正院、而且一回来就找爹娘?他这会儿回来,怕是有急事吧?

“娘!”叶琢打断她的话,“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您要相信祖母啊,她怎么会让自己的亲孙女去受苦呢?祖母挑的亲事,一定是顶顶好的,您就别再说了。”又急急对姜氏道,“祖母,孙女还有事跟母亲商议,我们先告退了。”说完,用力地拉了郑氏出门,走到门口,又重重地捏了她一下,低声耳语,“别说话,女儿自有主意。”

叶琢一面将郑氏扶起来,一向转头向姜氏道:“祖母,琢儿的亲事,您老跟祖父定夺便是。母亲这里,琢儿会劝她的。她刚才也是爱女心切,说话高声了些,还望祖母不要怪罪。琢儿接下来的亲事,还得要母亲去辛苦张罗呢。”说完,又捏了一下郑氏,使了个眼色。

听得这个声音,郑氏的眼睛一亮,停住了手中的动作,激动地对叶琢道:“琢儿,你爹回来了。”

“走,琳儿、珏儿,咱们也看看去。”王姨娘嘲讽地看了郑氏一眼,带着叶琳与叶琳,也匆匆跟了出去。

郑氏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才看着女儿,凄然一笑:“好,娘不跟她一般计较。我女儿的及笄礼要紧。”转头脸色一肃,吩咐道,“夏槿,去请老太爷和老太太。”

姜氏高声打断她的话:“那不过是小孩子不懂事,长大了自然就好了。而且琢儿嫁过去是当正房奶奶,就是兴儿纳再多的妾氏通房又有什么关系?谁又能越得过她去?你不就是看不得男人纳妾纳通房吗?就因为你善妒,害得我儿子三十岁了连个儿子都没有。现在害了我叶家不够,你还想把这一套传给你女儿,再害我们姜家不成?我告诉你,郑氏,琢儿这亲事,就这么说定了。你要再闹,别怪我不客气!”

“什么事?”老太太姜氏听得儿子的声音有些不对,高声应着,身体也随即站了起来。

三人到了正院,便见得院子里静悄悄的,下人们都肃然而立,不敢发出丝毫的响声。而上房里则传来了老太太响亮的声音:“……琢儿也是我的亲孙女,我难道就不为她着想?家梅可是她亲姑母,姜家又是我的娘家。他们能看中琢儿,要娶她作姜家媳妇,是琢儿的福气。怎么?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看不起我们姜家是不是?说这话之前,你先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那娘家弟弟,三天两头就来打秋风,你打量我不知道?还有你那肚皮,十几年没给我添一个孙子,要不是我们叶家厚道,早就把你休回去了。你倒好,还敢嫌弃我们姜家,呸!”

“什么?”秋菊手一抖,茶杯“当啷”一声,掉到地上摔了个粉碎。她嚅嚅地望向叶琢,见姑娘只静静地瞧了她一眼,便又转过头去,问道:“为什么?”声音还是跟原来一样平和,不由得心生惭愧,赶紧轻手轻脚地拾了碎瓷片出去。

进了房间,秋菊倒上一杯温在棉套里的茶水,正要递给叶琢,却听得“咚“地一声,院门被人撞开了,紧接着一个人便冲了进来,嘴里叫道:“姑娘,大事不好了。”

这叶家虽说在前世出身高贵的叶琢眼里属于小富家族,家中处处显得小家子气。但在这南山镇,却也算是颇有资产。拥有几百亩田地,七、八间铺子;最重要的是,在这出产玉石的地方,还开了一家中等规模的玉雕作坊。所以这叶家大宅拥有精美屋舍几十间,花园和池塘也占地不小。然而叶家祖先也不知是否做了亏心事,叶家一脉一直人丁不旺,老太爷是家中独苗;到了他这一代,除了一个出嫁多年的女儿,就只得了叶家明一个儿子;叶家明就更不争气了,娶了两房妻妾,收了三个通房,却只生下了叶琳、叶琢和叶珏三个女儿,独独没有儿子。因此叶琢作为叶家第三代唯一的嫡女,便拥有了一个占地颇佳、建造较精美的小院,唤作碧玉居。

郑氏却摇摇头:“我不去。”又握住叶琢的手,“你也别去,回房好好休息吧。”

“老爷……老爷要休了太太。”秋月喘了一口气,大声道。

通知

2021-11-20

书评(122)

我要评论
  • 看看出&虽然对

    叶琢顺势扶住郑氏,道:“好了,娘,我们也去看看出了什么大事吧。”她虽然对叶家甚至对世事执漠然的态度,但上辈子在深宅大院里呆了二十几年,深知凡事要了然于心,才不会两眼一抹黑,被人随随便便算计了去。

  • 得冰冷&一个好

    “正房太太?”叶琢的眼神慢慢变得冰冷。这世上的男人,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 姐,还&怀了他

    秋月终于喘匀了气,接着道:“好像是老爷在外面有了什么人,是个官家小姐,还怀了他的孩子,所以要娶回来作正房太太。”

  • 着手,&琢的头

    “好,娘给你插,娘给你插。”郑氏颤抖着手,将那根并不精致的银簪,插到了叶琢的头上。

  • 郑氏强&忍着泪

    “琢儿……”郑氏强忍着泪意,转过头来歉意而担忧地看着叶琢。

  • 叶琢带&氏的院

    叶琢带着另一个丫鬟秋菊,缓缓沿着回廊往她住的院子走。可走了几步,便瞥见老太太的丫鬟春草急急忙忙地进了郑氏的院子,她眉头轻蹙,停下了脚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