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不不明白墓穴里是否可以有时空概念,虽然当我醒过来以后,我意外发现我所处于的时空并也不是原来的时空,我曾以后这是无尽虚空之中的妄念,虽然当我看见了那张干瘪瘪的脸庞却又如此具有独特朝气地在我面前划过的时候,对时空,早了深我以为然。但是墓穴是否向他们所说的一般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我父亲就是一代土夫子,而我的爷爷也是一代土夫子,而如今到了我这一代人也变成了一个土夫子。。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无暇顾及,眼前的光景已经超出了我所有的眼界,我感觉老一辈的同志们对我是没有说谎的,因为现在的我,至少头脑之中是身处在过去的百年之间。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十分感动,人活着一辈子,耗尽大半辈子,不久图个荣华富贵,可是我却完全没有享尽荣华富贵的命。洛阳铲在手里挥舞的时候,我总是不禁胡思乱想,也许这是一种天意。

  雄哥的动作十分迅猛,可能和他高大身材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而我看了看自己这身小身板,估计被风一吹就会轻飘飘然。

  我发现了口含夜明珠的孩童,他是王府的次子张裕之,现在正坐在王府私塾的教室里,手里拿起一本古朴的经书念读,不知道他们是否可以看见我,但我确确实实看见了他们。

  不过我们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奥妙所在,因为他嘴里喊着一颗手掌大小的夜明珠,夜明珠这东西爷爷是和我讲过的,就是在夜晚可以发光发亮的珠子,但是真是这颗夜明珠保持这位幼童保持百年不变的童颜吗?

  罗叔很同情我的遭遇,很快他就安排我工作了,这是我第一次下墓,我的心情十分胆怯,因为我从没有下过墓,但是自从听了老一辈聊天说起盗墓时空的话题,我似乎对于下墓有了无限的憧憬与向往之情。

  恩,没错,就是这里。雄哥突然发话道。

  我想我的尊敬被欢笑声渡过,大概没有哪个土夫子像我父亲一般对死者虔诚致敬的了吧?

  我感觉十分讶异,我突然发现我手中多了一颗石头大小的珠子,入手冰凉的感觉,我毫不怀疑这就是盗墓的时候那个幼儿口中的夜明珠。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个现象存在,但是这条路似乎就是无缘无故地开始走下去。

  但我从不气馁,因为我又开始干起来了一家人祖祖辈辈人的行当,当个地地道道的土夫子,我似乎有些兴奋,像我们这些土夫子就是类似江湖上的打手一样,只有老板出价要墓穴里面的宝物。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很多盗墓的故事,都是从老一辈那里听闻过来的,他们都说墓穴里面有另外一个时空,或者穿越亘古,或者去到未来,你可以遇见你所有的想要的事情。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一经发现我已经不再墓室之中了,而我的手中也并没有那颗夜明珠,我只感觉到我的胸腔上紧贴了一张粗布地图,我的意识马上就清晰过来,难道是张裕之母亲放进夜明珠的那一张地图吗?

  我怀着万分好奇的心情走进那座王府,身后的景象早已不再是草原,而是稀稀疏疏的街市,我发觉我的场景不断地在演化当中,我每踏出一步,我的世界都会随之改变,也许是跟随我的思想目标不停演变。

  但如果真的可以,我希望还可以回到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当然回到宝物还没有被鉴定以前的我也是心满意足的。

  我们就拿着地图,寻根问底,找到墓穴身手敏捷而且十分轻巧将洛阳铲打入泥土里,轻而易举的打开了盗洞,但每一个土夫子心里绝不可能只有雇主心里的宝贝,每个人都有顺手牵羊的习惯。

  我从脑海里不断地搜索父亲对我说过的所有话,他说过,墓主传魂是一项十分普遍的下葬秘术,这种秘术让盗墓者或者触摸墓穴的人都可以遇见墓主的生平,但是墓主传魂一般都有介质。

  终于雄哥喊停了,我已经看见有部分砖块直露在空气当中,想必这里已经接近的墓穴的外围了,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拿出背包里的草绿色军用水壶喝了口水,目不转睛盯着雄哥正在小心翼翼地拆卸砖瓦。

  雄哥的作风十分细致耐心,他先围绕棺木旋转了一圈,看什么周围是否有什么机关隐藏,然后对我身后的两位队友使了使眼色,两位队友十分娴熟取出工具,撬棺木,虽然这一刻我十分恐惧棺木到底是什么,但更多的是默默念叨对一位死者尊敬。

  当洞口已经打开一个人可以进入的时候,雄哥下令让我们都休息,说下面墓穴瘴气太重,急匆匆下去容易中毒身亡,所以,大概又等了将近半个多小时,我们带上防毒面具,终于是进入了墓穴内部。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是附近&墓穴的

      我们更加关注的是附近环境是否已经度我们的人生安全造成了足够的威胁,路虽然不长,但是我们雄哥足够的小心谨慎,我们终于是走在了墓穴的尽头,在那个五尺棺木面前停了下来。

  • &迅猛,

      雄哥的动作十分迅猛,可能和他高大身材发挥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而我看了看自己这身小身板,估计被风一吹就会轻飘飘然。

  •   就&十分好

      就像是父亲留给我的那几样宝物,都是当年父亲进入墓穴出生入死获得而来的宝贝,不过就是被一场飞来的横祸,我觉得的我的人生开始七零八落,不过土夫子的工作十分好找,我找了当年认识父亲的罗叔。

  • 些土夫&打手一

      但我从不气馁,因为我又开始干起来了一家人祖祖辈辈人的行当,当个地地道道的土夫子,我似乎有些兴奋,像我们这些土夫子就是类似江湖上的打手一样,只有老板出价要墓穴里面的宝物。

  • ,我已&气当中

      终于雄哥喊停了,我已经看见有部分砖块直露在空气当中,想必这里已经接近的墓穴的外围了,我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拿出背包里的草绿色军用水壶喝了口水,目不转睛盯着雄哥正在小心翼翼地拆卸砖瓦。

  • 个九尺&大汉,

      带队的是个九尺大汉,名叫罗田雄,是罗叔的远房表侄,我们都很尊敬地称他为雄哥。他现在正在拿着雇主给的复印件正在探测古墓的地理位置。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