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霍少的心尖尖带崽又回去啦》开啦,软萌包子文,评论交流小可爱的们关注更多哦~世人只知,威名赫赫的燕候魏远从来不近女色,更有甚者负着克妻之名。却不知道,魏近视散光女人如猛兽……一直到,壳子里换了个人的陈氏娇女嫁进了燕候府。她身旁,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小丫头从刚刚开始就在哇哇大哭,哭得甚是凄凉。。

是——燕侯魏远,今天这场婚事的男主角,他竟然回来了!

陈歌看了她一眼,淡声道:“事已至此,也没办法了。

她不由得想起了原主送嫁路上随处可见的累累白骨,流民成堆,突然便有些感叹。

“君侯!”

我……我可是听说,这座冀州城外头便是胡人聚集的地方,随时会被胡人袭击,君侯前三任夫人,有一任便是被那些个胡人掳去的……”

陈歌不禁呼吸微紧,视线慢慢定格在了最前头那道高大健硕的身影上。

不远处城门大开,宽广的街道上,一大队骑兵正气势磅礴却又井然有序地往城门外冲,随着他们离她这边越来越近,那声音已如同惊雷,在她心上炸响。

“君侯!”

却没想到,他进来后见到的是一脸沉静淡然想往外走的女子。

虽然死了很难说会不会就能穿回去了,但陈歌作为一个医生,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拿生命做赌注。

男人眼里的厌恶阴冷更甚,仿佛从骨子中透出来一般,夹杂着他本来便直逼人心的凛然气势,铺天盖地地朝陈歌袭来。

从脑海中那段记忆来看,这是个皇室式微的时代,四年前,丞相谢兴扶持年仅六岁的圣上登基,挟天子以令诸侯。

外头是一个布置简洁利落的宽敞院子,此时已是夜深,天空上挂着一轮弯弯的明月,清亮的月色撒照着这个冷清寂静的院子。

虽然他有一瞬间的怔然,但这样的眼神却是让他心头更加烦躁抑怒,恨不得把那双眼睛生生挖下来。

陈歌垂眸看了她一眼。

却没想到那群小人不忍自己的亲闺女嫁到这苦寒之地,硬是把娘子嫁了过来!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陈歌眉头微皱。

这让娘子以后怎么在燕侯府立足!

娘子似乎真的变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娘子这种变化她是乐于见到的,至少……至少娘子不用再天天以泪洗脸了罢!

这一切,太真实了,太真实了!

书评(309)

我要评论
  • 时反应&个气势

    陈歌一时反应不过来,只能看着那个气势迫人的男人一步一步地朝她走来,走到了她面前,低下头,眼神沉冷地看着她。

  • &大健壮

    陈歌顿了顿,下意识地看向门口,那里,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倒映在了纸门上,正大步朝她这边走来。

  • 州城外&胡人袭

    我……我可是听说,这座冀州城外头便是胡人聚集的地方,随时会被胡人袭击,君侯前三任夫人,有一任便是被那些个胡人掳去的……”

  • 微亮,&了过去

    突然,她见院子右上角有一座檀台,眼睛微亮,快步走了过去。

  • 这偏远&不着,

    娘子千里迢迢从浔阳嫁到了这偏远荒蛮之地,整整一天了,竟然都无人相迎,君侯更是人影都见不着,我看这侯府里的下人没有一个把娘子看在眼里的,娘子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啊!”

  • 陈歌一&到,事

    陈歌一身火红嫁衣,坐在同样铺着火红色床单的新床上,怎么都想不到,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