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醉酒胜三  梦里醉相思下一句  梦里醉相思什么意思  大牧场主的悠哉小日子梦里醉  生活系驱魔天师/by梦里醉  田园日常手札梦里醉  相思苦相思  梦里醉流光小说免费阅读  梦里醉流光  梦里醉小说  

 

 他疾恶如仇,但当然厌烦了江湖杀戮。他心怀武道,但当然躲但是红尘纷纷扰扰。当他一剑归来时睥睨天下天下的时候,却意外发现心头涌上一股伤感。这一切,像一个梦,而他,只但是是一个在梦里喝多的人罢了。。。这里再简要介绍一下楔子部分吧:淮上义军首领赵天歌被毒王所害,命在旦夕,江湖豪侠“夜鹰”瞿图得绝恨谷相助欲寻药王相救赵天歌,却在几近功成之际被朝廷高手“屠”所杀,而高手“屠”并非一个人,乃是一个组织,甚至连瞿图眷恋的青楼女子绿雪和老鸨也在其中。瞿图的死另绝恨谷中人震怒,然而谷主如霜却是悲痛多过震怒,只因瞿图是他所深爱的人。她感于身世,竟然放任天赋异秉,武功卓绝但不喜杀戮的“弧剑”王冰永远离开绝恨谷,故事由此开始……)。

  “你没事?”

  “原来药王竟然在那里么”,绿雪斟了满满一杯酒,瞿图还欲再喝,绿雪却捂住杯子,幽幽叹道“你这样不是很危险吗,你这样为他效力,朝廷会暗中派好多高手对付你啊。”

  “我也知道,你跟我说过啊,地令是绝恨谷给江湖里最侠义之人的生杀权利之令,竹片乃是谷里的地心竹,背刻“侠义之内,杀亦护道”八字,据说正面被提名之人包括他的亲人朋友都会受到绝恨谷永不休止的追杀,这不仅是绝恨谷最残忍的杀令,也是你很不屑的啊。你怎么会用它来威胁一个医馆馆主呢,而且你又不知道他是否十恶不赦。”

  只见远处的王冰的身上竟然腾起了微微色彩,在这白茫茫的江面上,明明翠翠。

  绿雪提起酒杯,饮了刚才斟满的那杯酒,然后缓缓躺在了地上瞿图的身旁,她依然将身子斜靠在瞿图的怀里,轻轻说道“我为他们杀了你,但是,现在帮你报仇了,我们以后永远在一起吧。你也不要再到处跑了,好不好?”脸上洋溢着从未有过的宁静,她执着瞿图的手,然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可惜了乘舟赏景的逸趣,不过踏水而歌倒也不错”,王冰双脚离水,身子再次凌空飘起。

  “他能为了芸芸众生如此涉险,我为之效力有何不可,我早知道朝廷派了许多高手阻止我们找到药王,甚至是派了他们最厉害的那位高手‘屠’来杀我和药王,但就算为此而身死,亦有何悲。况且我也很想见见这个神秘的……额……怎么胸口这么疼”瞿图欲直起身来,却酿呛着摔到了地上,“头怎么这么昏……绿雪……”绿雪没有去扶,只是满脸悲戚地看着他。

  “堂主难道真的不回绝恨谷了吗?”船夫称呼未有所变,只是脸上多了股狠厉。

  医馆馆主看着夜鹰离去的身影,直觉得做了个梦,但竟慷慨不已。淮上那人利剑轻举,有多少豪杰可以为止抛却头颅啊。而他,只不过是提点了一条可以救治他的路。或许就算没有绝恨谷地令他也会去求师傅救那人吧。

  只有他一人,提刀披蓑,冒雨夜行。

  医馆馆主眼睛急转,苦虑良久,最后对着蓝瞳男子叹道“罢了罢了。夜鹰瞿图,你乃英雄豪杰,武林第一侠士,又得绝恨谷相助,如果我猜的不错,你寻药王谷该是为了找我师傅救治淮上那人吧。”

  医馆馆主只觉心头剧震,终于被盯上了么?师傅,都怪你名声太大啊,我虽不借你的名声行医,但也终究隐瞒不了啊!

  "呼",夜行者止步在一家药馆门前,他凝视着横匾上的"济世医馆"四个镶金大字,抬手扣响了门。

  (作者话:关于楔子部分,有人说看不懂,我很苦恼。这原因很多,一、本人文才有限,语言太艰涩二、本人第一次在起点发书,不了解排版等问题三、因为第一章必须发满三千字,而我一开始楔子部分没写那么多,临时凑了好多废话四、两个场景转换太频繁,读者思绪转不过来。无论如何,我都是失败的啊,不过以后不会了

  “不会的。”华丽的阁楼小间里,一名绿衣女子斜靠在蓝瞳男子怀里,一手扣弦,眼睛里写满了好奇,“你怎么知道他肯定会告诉你药王谷的在哪里呢?我觉得不会啊,真那么容易,药王谷怎么能称得上机密之地呢,那样肯定天天有人去求医,药王还不得烦死啊。”

  “谁想杀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手无弧剑、涉身江面的你难道还是我的对手吗,哈哈哈!”破水而出的人面向王冰,正是船夫,而且此时,他的脚下,赫然踩着一只大鱼,鱼身虽滑,但他赤足其上,竟稳稳如山,显非一日之功。他的笑声张扬,透着无比的自信。

  馆主只觉眼前一花,都来不及有所反应,已经任由来客进入馆内,且取下蓑衣抛在了门梁上。

  王冰看着竹林里独弹琵琶的女子,忍不住一阵心痛,他再看看手中的弧剑,更忍不住生出一股倦怠。轻叹一声,他走进了竹林。

  蓝瞳男子捋着怀里女子的长发,使劲嗅了嗅,似乎很享受这种滋味。

楔子

2021-04-09

书评(427)

我要评论
  • &并为察

      “天令,能给我看看吗。”绿雪悲戚的面容已转为一种平淡,但那平淡似乎很冷。不过老鸨并为察觉什么。

  • 眼,然&搁在了

      王冰直起手中的弧剑,深情的看了一眼,然后把它搁在了地上。

  • 馆馆主&名声行

      医馆馆主只觉心头剧震,终于被盯上了么?师傅,都怪你名声太大啊,我虽不借你的名声行医,但也终究隐瞒不了啊!

  • ,使劲&很享受

      蓝瞳男子捋着怀里女子的长发,使劲嗅了嗅,似乎很享受这种滋味。

  • 冰怜惜&如霜。

      “那你呢,你难道就喜欢这样的生活?”王冰怜惜的看着如霜。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