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凰途橙光  凰途医妃  凰途破解版金手指2021  凰途攻略  凰途医妃腹黑王爷有点虎云轻雪  凰途和亲逃妃  凰途:和亲逃妃全文免费阅读  凰途医妃腹黑王爷有点虎  凰途  

 

 “你若无情地我便休。往事如昨易白头”他轻她,贱她,辱她,疑她,惟一没变的是一直都未曾信过她。她一生爱恨都系于一人,怎奈自古以来帝王皆寡情,红颜未老恩先断。这南柯一梦今年的雪,竟然这么早。。

作为宠妃,她与梅亭夫人结仇不轻,二皇子出事,自然会有人怀疑到她的头上来。

前朝后宫息息相关,这样的道理,生活在后宫中的人又有哪个是不知道的。

到底余威还在,陆贵人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随后觉得丢人,挺直了身板,嘲弄一笑:“娘娘好大的威风,只可惜用错了地方。皇上刚刚下旨,晋封我这宫女为娘子,赐封号文,到底也是个妃嫔。贵妃若是在不收敛收敛,咱们景和的皇后都废过,何况是个贵妃!”

柳轻眉一只脚刚刚踏进坤宁宫的正殿,就一瞧见以为自己根本不认识的宫女跪在地上,痛苦流涕的讲述着自己指使她“害”二皇子的罪行,在自己手下伺候的芙蓉也突然跳出来劝自己收手,不要再害人,然后决绝的撞墙自尽。

胜败乃兵家常事,她输得起,她只是拗不过来,自己都已经这般,皇上为什么不肯见她?

皇后眉头一蹙,拍案道:“如今你还想在本宫眼皮子底下放肆么?”

陆贵人自然无需忌惮柳轻眉,她早已没了昔日的威风,现下不过是个罪臣之女,连个宫女都比不过,自己又何须将她放在眼里。

柳轻眉踉跄着走在雪地中,地面上如同结了冰,一个脚下不稳便摔倒在地,手腕立刻磕的青肿,骨头针扎般作痛。

宁昭仪席语兰是太后侄女,打初进宫起便与柳轻眉交好,她心中自然清楚,把三公主给席姐姐是最好的选择,却还是摇了摇头,眼神幽深:“放心,三公主也是皇上的亲生骨肉。我故意在皇后面前表现的肆无忌惮,惹来了众人的厌恶,皇上会担心她们对待公主不精心,所以肯定会交给梅亭夫人。梅亭夫人与我的恩怨众人都看着,一旦公主有什么不好,都是她的错,所以势必会精心对待。她又是宠妃,陛下常去看望她,方才会看见三公主,也会想起我。这后宫里无声无息死去的人太多了,只有皇上还记得我,才没人会在敏感的时候动手。芙蕖,我不能死。我父亲为景和效力了大半辈子,前些年又伤了腿,一到冬天就会发作,我怎么能任由他被发配到极冷之地?”

天空中渐渐下起了大雪,没一会儿的功夫,半个皇宫都没在大雪里,只瞧一眼便足以让人沉迷。

天空中渐渐下起了大雪,没一会儿的功夫,半个皇宫都没在大雪里,只瞧一眼便足以让人沉迷。

长乐宫中。

跪了一天,膝盖已经肿痛不堪。柳轻眉强撑着不适,一步步的往回走。

柳家的败落,让身处在后宫中的柳家女儿处境艰难。

柳轻眉如何不清楚这是个要置自己于死地的圈套,她径直站起身,冷声道:“我要见皇上。”

后宫是一个风向标,从前多得宠,后来多叫人作贱,柳轻眉见多了失宠的女子被作贱,头些年自己万事求一个周全,也不与旁人多计较,只是如今不同了,这样的境遇落在自己身上,她忍不下。

柳轻眉目光扫过乐喜愤恨的眼神,讽刺一笑:皇上不愿意见自己,总得有人提醒他自己的存在。

纵然膝下有大皇子,但皇帝内宠颇多,皇后地位不稳,前些年她吃尽了柳轻眉的苦头,如今眼瞧着她要倒下来,自然要趁机整一整皇后威仪。

六年情谊,八年忠诚,在落难之际,方能显现出来,人心不过如此,忠诚只是因为背叛的砝码不够。

柳轻眉瞧着她的样子,笑了,可不知怎么,眼泪就流了下来。

第8章 教训

2021-04-08

第8章 教训

2021-04-08

第17章 道喜

2021-04-08

第17章 道喜

2021-04-08

书评(114)

我要评论
  • “也算&会陛下

    “也算是聪明,早早和我撇清关系。”柳清眉疲倦一笑,瞥了眼芙蕖:“待会陛下的旨意就会下来,我再无翻身之地,你跟着我也是受委屈,走吧。”

  • 扫了过&本宫落

    柳轻眉笑的风轻云淡,目光凉凉的扫了过去,充满了蔑视:“本宫得宠时,便没把你放在眼里,本宫落难了,也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什么东西。”

  • 走。她&。

    险些难产生下的三公主尚且没机会看一眼,便直接被抱走。她心急如焚,待出了月子,便得到父弟被流放的消息。纵然脱簪请罪,在金龙殿前跪了一天,险些晕厥,皇帝亦是不见。

  • 还想在&本宫眼

    皇后眉头一蹙,拍案道:“如今你还想在本宫眼皮子底下放肆么?”

  • 雪很快&飞飞扬

    外面的雪很快连成一片幕帘,雪花飞飞扬扬,漫天大雪中,甚至看不清去路。

  • &已没了

    陆贵人自然无需忌惮柳轻眉,她早已没了昔日的威风,现下不过是个罪臣之女,连个宫女都比不过,自己又何须将她放在眼里。

  • 总归还&面都纷

    风口上,人较少,但三三两两的,总归还是有几个打扫的奴婢,现下瞧见这样的场面都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 &习惯了

    柳轻眉高傲而又不屑:“我还当皇后娘娘习惯了,便不会介怀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