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 小说  

 

 《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讲述容屏蔽之间的故事。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约690000字,欢迎在线阅读!

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小说名字叫做《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这里提供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小说精选:说话间她们已走到了房间门口,“秦嫣,你快去忙吧,还有很多客人等着你招呼呢,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那好,你自己休息一下。”秦嫣说完便走了。 喻可晴走进房间关上门,她借着窗外透进朦胧的光线,辨别出床的位置,就直接走过去了,连灯都懒得开。 这张床上面铺的是一套深色复古风格的床单,上面绣满了华丽的沉色图案.,很自然地和房间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而程皓宸恰好穿着一套深色的西服,躺在上面根本察觉不出。 她轻轻地睡落在床的一侧,闭上眼睛…

说话间她们已走到了房间门口,“秦嫣,你快去忙吧,还有很多客人等着你招呼呢,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那好,你自己休息一下。”秦嫣说完便走了。

喻可晴走进房间关上门,她借着窗外透进朦胧的光线,辨别出床的位置,就直接走过去了,连灯都懒得开。

这张床上面铺的是一套深色复古风格的床单,上面绣满了华丽的沉色图案.,很自然地和房间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而程皓宸恰好穿着一套深色的西服,躺在上面根本察觉不出。

她轻轻地睡落在床的一侧,闭上眼睛,她实在太想睡觉了。刚才的几杯烈酒,让她觉得头重脚轻,整个人都昏昏顿顿的。

以至她的肩膀隐隐压到了一块什么东西,都没理会,她只以为是床单叠得不好。

她太久没喝酒了,所以醉得那么快。她隐隐想起刚才那个男人的眼睛,真像……

……算了,不要想了,头太沉了,先休息……

不知过了多久,程皓宸忽然觉得手掌有点发麻。他动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他用了一下力,想抽出来,但却没成功。

他疑惑地侧了一下头,借着微弱的光线,他察觉到自己的身旁睡着一个人。而且从体型来看,是一个女人。

程皓宸蓦地一惊,缓慢地将手抽出来,把床头灯打开.

柔和的灯光下,他看到侧边正睡着一位娇美无比的女人。

他甩了一下头,确定没醉,又仔细看了看,咦!这女人不是刚才在大厅里看到的那位美女吗?

他眯着眼,快速地转动着脑神经。奇怪!这女人怎么跑到自己的旁边来了。

他突然想起,她望自己那一瞬间的异样的眼神,难道那是一种爱慕的眼神?他低头望着她,那么说,现在这个女人睡在这里,是早有预谋的?……

他正想着,喻可晴忽然转了一个侧身,刚好压着程皓宸放在床单上的手。但是此时她正睡得昏昏的,丝毫没有察觉到。

程皓宸感到手臂一沉,他低头一看,靠!自己的手居然被这个女人压着,而且压着他手的地方居然是女人最突出的部位。

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小说名字叫做《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这里提供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一往情深:清冷少爷很极品小说精选:他阴沉下脸,冷笑一声,目露讥讽:“你这个女人真不知好歹。你现在是装清高,嫌钱少,还是欲拒还迎?如果你什么都不想要,那你昨晚爬上我的床做什么? 还是说你很爱慕我,愿意毫无条件的奉献啊。哼,不过你别奢望,本少爷才不会喜欢你们这些虚伪的女人!” 喻可晴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莫名其妙地与男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要被这个男人这样侮辱。 气得忍不住流出眼泪,一边伤心哭着,一边大声怒斥。“你们这些**子弟,整天只知道玩弄女人,厌倦后就拿…

他阴沉下脸,冷笑一声,目露讥讽:“你这个女人真不知好歹。你现在是装清高,嫌钱少,还是欲拒还迎?如果你什么都不想要,那你昨晚爬上我的床做什么?

还是说你很爱慕我,愿意毫无条件的奉献啊。哼,不过你别奢望,本少爷才不会喜欢你们这些虚伪的女人!”

喻可晴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莫名其妙地与男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要被这个男人这样侮辱。

气得忍不住流出眼泪,一边伤心哭着,一边大声怒斥。“你们这些**子弟,整天只知道玩弄女人,厌倦后就拿钱来打发女人,以显示你们的的身份和多金,和对女人的不屑和轻视。

你们以为有钱就可以随便践踏别人的尊严吗?你以为自己就拥有很高尚的人格吗?你们都是衣冠禽兽,除了外表长的像人一样,根本跟动物毫无区别……”

喻可晴越说越激动,越哭越厉害。最后梗咽,说不出话来,蜷缩成一团。将头埋在膝盖上,不停地抽搐着。

程皓宸很少看到女人哭,也很怕女人哭。他看见喻可晴哭成这样,觉得她似乎不是装出来的。

那挂着眼泪却又倔强的眼神,令他心中不由产生几丝怜悯,便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了。

好像觉得刚才说的话有些重了。毕竟她给人的感觉,的确不像那样的女人。

他愣了一会儿,有些无所适从,缓缓说道:“好啦。刚才算是我不对了,我收回我说的话,这样可以了吧。”

喻可晴的哭声还是没有停止,肩膀颤抖着。

程皓宸轻轻皱眉,弯了弯薄唇:“事情不发生都已经发生了,而且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补偿你了。”

喻可晴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程皓宸实在搞不懂,这女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他眨了眨眼,故意提高声线。“喂,你该不会真想跟我在一起吧?”

喻可晴一听到这句话,马上停止哭泣。气愤抬起头来,顺手抓起枕头,一把扔过去,骂道:“谁稀罕你这满身铜丑味的坏男人!”

书评(90)

我要评论
  • 再漂亮&都是拥

    但是他很快就回过神来了,因为,在他脑海里面,即使长得再漂亮的女人。她们都是拥有一样的特质——就是利用自己的资本来达到某些目的。

  • 每当&。

    每当这两大俊男站在一起的时候,女人们总是会往张越泽的身上贴。

  • 貌,便&轻轻走

    但是她很快就恢复平静,然后象征式的微笑了一下,以示礼貌,便轻轻走开。

  • 切仿佛&都是与

    但是她的美却让人觉得那么的真实,一切仿佛都是与生俱来的,连神都忍不住要嫉妒。

  • 所以&也与他

    所以,对于女人,只有欣赏的成分,从不会深入了解。即使比仙女还美,也与他无关。

  • &一团火

    忽然一团火红的身影,遮住了他的视线,“哟,两位大少,怎么在这里喝闷酒呢!”,

  • &移回来

    突然,她的目光又移回来,专注地望着程皓宸的眼睛,眼底闪过一丝别样的神情。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