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宇门,乃人间修真界正派人物归云宗的守山前门,晚上一名骨瘦如柴的小男孩登门收徒弟,而已收徒弟之期已过,看门弟子劝其离开,小男孩执拗宛若顽石,最后又玄宇门掌教会出现,出乎意料的将其收为弟子,并亲手收为弟子,在外人的确这个小男孩肯定不发达了,虽然小男孩被掌教这名新来的弟子名字叫做李平,忽然间看到这一幕,连忙走了过去,蹲在了少年的面前询问道:“小弟弟,你怎么大清早的跪在这里啊?”。

  一路上三人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都是一语不发,最后柳潇潇将这沉默的气氛打破了,走到张天奇的身边,低声说道:“张公子,你真的不会道法吗?”很显然,柳潇潇也很难相信,张天奇被掌门带走,却不教他道法,实在是难以理解。

  张天奇转头看了一下柳潇潇,少女的清纯姿态在柳潇潇的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微微一笑道:“嗯,掌门说我根骨特殊,不适合修行道法,所以并未传述我道法,五年来我除了念书识字之外,没有学到别的任何东西。”

  不多时玄宇门内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身穿一件灰色长衫,缓缓走到大门口,望着跪在地上的张天奇,眼神内透着一丝不爽,站在壮汉旁边的就是刚才开门的李平,连忙说道:“师傅,就是这个人,刚才我一开门,他就跪在这里。”

  张天奇也随即展开笑容,回答道:“我叫张天奇,师傅,今后我就是你的徒儿。”张天奇说完,便跪在了道义真人的面前,重重的磕下了三个响头。

  张天奇是一位敢作敢当的人,自己并未得罪别人,便也不回去逃避,当下微微点头说道:“在下正是张天奇,不知师兄有何事请教?”张天奇朝柳清河一抱拳说道。

  柳潇潇说着,转头看着张天奇说道:“张公子,我们走吧。”柳潇潇说完,便带头朝院子的大门外走去,张天奇只好跟了过去,柳清河握紧右拳,闷哼一声,喃喃道:“这丫头,真是可恶。

  道义真人说完,便牵着张天奇走进了门派之内,身后的雷炎真人望着两个人的背影,疑惑的说道:“掌门这时怎么了?怎么对这个孩子这么好啊?”李平也是疑惑不解。

  道义真人意味深长的望着张天奇磕完三个头,微微点了点头,伸手将张天奇从地上扶了起来,说道:“好,乖徒儿,跟我进去。”

  柳清河听到自己的妹妹居然为这个刚刚见面的男子说话,顿时有种冒火的冲动,想了想说道:“我怎么小气了?他也是玄宇门弟子,为什么他就不能去呢?”张天奇将这两兄妹居然吵了起来,想了想便说道:“两位别说了,我去就是了。”张天奇说着,便朝柳清河面前走了过去。

  “我要拜师!请收我为徒!”张天奇仍旧还是一句老话,刚才被雷炎真人踹了一脚,原本破旧不堪的衣衫,此刻上半身瘦弱如柴的胸膛坦露了出来,有胸膛之上一块黑色胎记,形状像极了一匹饿狼。

  道义真人说完,站起身来,牵着张天奇的手,转过身躯,看着站在身后的两人,挥了挥手说道:“你们回去做自己的事情吧。”

  从地上爬了起来,从新跪在了刚才的地方,嘴中又冒出了一句:“我要拜师!”

  张天奇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柳清河说道:“好有什么事,师兄请说。”张天奇心中十分不悦,被掌门收为弟子,不但没有学习道法,现在还被门派弟子妒忌,自己还真是倒霉。

  一语惊醒梦中人,雷炎真人顿时也回过神来,细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少年,缓和了一下语气,雷炎真人问道:“小鬼,我问你,你是怎么上来的?”

  “啊……你这家伙,可恶啊!”雷炎真人气的眉毛倒竖了起来,正欲在教训一下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小鬼时,身后的徒弟李平有些惊讶的说道:“师傅,我们门派山外不是设有禁锢的吗?那他是怎么进来的啊?”

  清晨,伴随着小鸟的鸣叫声,玄宇派的大门被一位帮派的新弟子缓缓打开,柔和的阳光洒在玄宇门的大门口,一位衣衫残破不堪的少年跪在了大门口处,低着头,身上灰头土脸,还有一些细小的伤痕,似乎是树木刮伤所致。

  “我要拜师,老先生,请收我为徒吧。”张天奇抬头看了看道义真人的脸庞,仍旧是之前的老话,道义真人微微一笑道:“好,没问题,我收你为徒,而且我收你当我的弟子。”道义真人一脸正色的说道,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柳清河微微一笑道:“你看他也答应了,好了,这个给你,我走了。”柳清河将背后的斧子和一滚麻绳递给了张天奇,张天奇接过斧子,将麻绳抗上肩头,刘清河微微一笑,转身拉着柳潇潇便要离开,柳潇潇挣脱柳清河的手,大声说道:“哥哥,你不愿意去就算了,我与张公子一并去。”

  张天奇随即回答道:“嗯,我已经没有亲人了,和煦城被强盗攻破,我爷爷被他们杀害,我父母早在二年前便去世,我躲在草堆之类避过一劫,我听闻这里有神仙,无奈之下只好投奔这里,整整三日我才爬了上来,来到山口处,忽然感受到强大的阻力,最后我还是硬拼的冲了进来。”

书评(425)

我要评论
  • 知。”&摇头说

      张天奇疑惑的看着道义真人,说道:“师傅,徒弟不明其中含义,还望师傅告知。”道义真人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句话,你以后慢慢体会吧。”

  • 前这个&小男孩

      李平顿时吓得一跳,缓缓回过神来,李平无奈的说道:“小弟弟,我们门下收徒之期已过,你还是下山去吧。”虽然李平有些怜悯面前这个小男孩,但是门派确实有规定,这也没有办法。

  • 这个孩&惑不解

      道义真人说完,便牵着张天奇走进了门派之内,身后的雷炎真人望着两个人的背影,疑惑的说道:“掌门这时怎么了?怎么对这个孩子这么好啊?”李平也是疑惑不解。

  • &二,当

      道义真人微微一笑道:“当然,我道义说话说一不二,当应你一定做到,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了吧。”道义真人露出微笑,伸手摸了摸张天奇的小脑袋。

  •   从&”

      从地上爬了起来,从新跪在了刚才的地方,嘴中又冒出了一句:“我要拜师!”

  •   张&师傅,

      张天奇也随即展开笑容,回答道:“我叫张天奇,师傅,今后我就是你的徒儿。”张天奇说完,便跪在了道义真人的面前,重重的磕下了三个响头。

  •   “&知好歹

      “啊……你这家伙,可恶啊!”雷炎真人气的眉毛倒竖了起来,正欲在教训一下面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小鬼时,身后的徒弟李平有些惊讶的说道:“师傅,我们门派山外不是设有禁锢的吗?那他是怎么进来的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