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她是将军府的嫡女,虽非倾国倾城的容貌,但却集万千恩宠于一身。今世,她是顾侯府的庶女,虽有倾国倾城的容貌,却被人人唾弃,过着猪狗倒不如的日子。她为夫君戎马一生虽已看不出她的面容,但她身上的殷红嫁衣仍然夺目。。

慕容妤发狠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艳丽容光,取而代之则是扭曲丑陋的面孔。

慕容秋不过凄惨地笑了,帝王男人多凉薄,这话果然不虚。

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她的庶妹,害得她沦落至此!

慕容妤狠狠道:“倚翠!把铅拿过来!”

不仅是面容光鲜亮丽,媚眼天成,更是因为其身姿曼妙,走起路来有一种特殊的醉人姿态。

就是眼前这个女人,她的庶妹,害得她沦落至此!

“姐姐失望了?其实真正失望的是皇上才对,姐姐自十五岁嫁给皇上,现如今已经二十二岁,七年都没有生育,也难怪皇上另觅新欢。”

她其实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这个庶妹,以前只是觉得慕容妤容貌绝美,像是慕容妤生母柳姨娘那样的女人,却没注意到她竟有如此狼子野心!

先皇原本要令淮南王君华添去围剿叛乱,皇上怎么肯让这个机会落在别人的手里?

齐国•皇宫

慕容秋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愕,南昌侯和慕容家都是世代武侯,对立已久,南昌侯怎会是君祁晟的人?!

火光照在慕容妤的脸上,将这个绝世美人的面孔衬的阴沉丑陋。

慕容秋只轻轻抬起了头,就看到了那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不然你以为,南昌侯的地盘是轻易能逃的出去的吗?那只不过是皇上与南昌侯早有谋划,让慕容家生不出皇家的种罢了。

“放肆!皇上吩咐,慕容秋的事情由本宫来处理!就是让本宫全权处置!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违抗本宫的旨意?!”

慕容妤嘲讽地笑了:“姐姐还是不知道皇上的为人,皇上的心思细腻,南昌侯因为慕容家的弹劾,逼得无路可退,皇上又怎么能违拗先皇的意思?

不仅是面容光鲜亮丽,媚眼天成,更是因为其身姿曼妙,走起路来有一种特殊的醉人姿态。

慕容秋抬起头,锐利阴狠的眼神落在慕容妤身上。

火光照在慕容妤的半张脸上,尤为恐怖:“我慕容妤生来样貌比你好,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又怎么由得你踩在我的头上!我今天就让你尝尝什么是从云端陷进泥沼的滋味儿!”

“姐姐光是听见脚步就认出了妹妹?”

书评(265)

我要评论
  • 神色可&怖:“

    慕容妤的眼神微眯,神色可怖:“慕容秋,你好样的,你尽可以来嘲讽我,只可惜你命数已尽!”

  • 取而代&孔。

    慕容妤发狠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艳丽容光,取而代之则是扭曲丑陋的面孔。

  • &已久,

    慕容秋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愕,南昌侯和慕容家都是世代武侯,对立已久,南昌侯怎会是君祁晟的人?!

  • &殊的醉

    不仅是面容光鲜亮丽,媚眼天成,更是因为其身姿曼妙,走起路来有一种特殊的醉人姿态。

  • 意识越&眼帘的

    慕容秋只觉得意识越来越低迷,周围的声音都逐渐削弱,只最后映入眼帘的是慕容妤掐着她的脖子狂笑的一幕。

  • 慕容秋&那日君

    慕容秋记得,那日君祁晟回来的时候,面容憔悴,她叫太医来看,说君祁晟得了严重的风寒,几日内都不能下床。

  • 只轻轻&那抹再

    慕容秋只轻轻抬起了头,就看到了那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 &全权处

    “放肆!皇上吩咐,慕容秋的事情由本宫来处理!就是让本宫全权处置!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违抗本宫的旨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