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抢夫狂妃万万岁全文免费  

 

 风遨国,庆元二十年,夏日的夜晚!星子如钻,镶满了墨蓝如缎的天际,天气极其的闷热潮湿,到处时不时传来夏虫唧唧的鸣声。京城一座宅院里,屋宇破旧不堪,惟有门前一棵梧桐,擎起翡翠般的绿梧桐树前,池塘里传来了戏水声,一抹灵动的身影在水波中惬意的游动,荡起了层层水波。清凉的水让全身的肌肤活了过来,舒爽的感觉如同沐浴在春风中,畅快无比。。

齐腰的长发披散,随风轻扬,黑色锦袍闪动幽幽的光芒,杂着金丝花纹的金光,与夜般的神秘,又如地狱使者般的诡异。

男人微微侧头探向了小院,给了她一个光晕下的完美背影。他站在那树枝上,却不急不忙,并没有捉鸟,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奇怪的是,那只发光的鸟,好像消失了一般!

这个男人比起她现在的美男老爸更胜一筹,这个男人的霸气与贵气,就像太阳一样,光芒闪动,令月光失色,绝对是无敌的A极货,不得不赞一声!如果,这个男人是夜店里的,也许她会买他一夜……

身体越来越沉,有些撑不住了,往下一沉,肯定会暴露!妖孽没有走的意思,盯着她的房间看!

以她的潜伏功力,想要发现,可不容易!萧千柔暗暗惊讶,这是人吗?似乎不用力气,如同神仙在飞!

胸襟半敞,像刚从温柔香床里而来,随意地裹住他俊伟的身躯,妖魅至极。

男人微微侧头探向了小院,给了她一个光晕下的完美背影。他站在那树枝上,却不急不忙,并没有捉鸟,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奇怪的是,那只发光的鸟,好像消失了一般!

月光下,它身上的光芒美的近似梦幻,幽幽的光芒,泛着蓝,泛着紫,还有少许的桃红。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鸟,像传说中的凤凰,又不是红色的或者金色的……

梧桐树前,池塘里传来了戏水声,一抹灵动的身影在水波中惬意的游动,荡起了层层水波。清凉的水让全身的肌肤活了过来,舒爽的感觉如同沐浴在春风中,畅快无比。

萧千柔咬紧了唇瓣,杏眸中怒火乍现!真是活见鬼了,是黑白无常?都说鬼可怕,这两个鬼也太……太销魂了吧?

星子如钻,镶满了墨蓝如缎的天际,天气异常的闷热,四处不时传来夏虫唧唧的鸣声。京城一座宅院里,屋宇破旧,唯有门前一棵梧桐,高擎翡翠般的绿色巨伞,挺拔昂扬……

萧千柔抚了把脸上的水珠,柳眉轻轻一挑。什么玩意儿?鸟儿会发亮?还会隐身?如果抓住这只鸟怪,是否能卖很多钱?

萧千柔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地盯着这抹身影,下意思地咬了咬唇瓣,心底却是一声低咒,不是人妖就是妖人。

他稳稳落在了梧桐树枝上,月光斜射,将他那挺拔的身姿,衬得如同神祗,又如同妖孽,月光下,勾勒出的脸部曲线,美伦美幻,嘴角似勾未勾,却透着一股邪气!

星子如钻,镶满了墨蓝如缎的天际,天气异常的闷热,四处不时传来夏虫唧唧的鸣声。京城一座宅院里,屋宇破旧,唯有门前一棵梧桐,高擎翡翠般的绿色巨伞,挺拔昂扬……

他稳稳落在了梧桐树枝上,月光斜射,将他那挺拔的身姿,衬得如同神祗,又如同妖孽,月光下,勾勒出的脸部曲线,美伦美幻,嘴角似勾未勾,却透着一股邪气!

风遨国,庆元三十年,夏夜!

“天下第一美男需要当淫贼吗?这是私宅,若是让人看见雪王爷深夜在此,再污了这家女子的清白,就不好了!雪王爷请回行宫!”风墨熠优雅地抬手,示意他离开,虽是冰冷冷的声音,尽显主人的客套与不容侵犯威仪。

“这么晚了,御王怎么来了?明日,应该是风太子册封大典,难道御王是激动了?”黑衣男子的声音果然如萧千柔所料,邪性逼人,调侃白衣男子,萧千柔暗暗吁了口气,还好不是阎王。

“天下第一美男需要当淫贼吗?这是私宅,若是让人看见雪王爷深夜在此,再污了这家女子的清白,就不好了!雪王爷请回行宫!”风墨熠优雅地抬手,示意他离开,虽是冰冷冷的声音,尽显主人的客套与不容侵犯威仪。

第26章 成亲

2021-04-03

第26章 成亲

2021-04-03

书评(457)

我要评论
  • 是淫贼&天地瞬

    “御王不会以为本王是淫贼吧?”雪紫烨邪性的笑声如同魅音,让人直起鸡皮疙瘩。捋了捋飞起的青丝,抬头望了一眼明月,恰时,月亮躲进了云层,天地瞬间暗了下来!

  • 月光下&的……

    月光下,它身上的光芒美的近似梦幻,幽幽的光芒,泛着蓝,泛着紫,还有少许的桃红。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的鸟,像传说中的凤凰,又不是红色的或者金色的……

  • 声低咒&是妖人

    萧千柔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地盯着这抹身影,下意思地咬了咬唇瓣,心底却是一声低咒,不是人妖就是妖人。

  • &来越好

    萧千柔愤然,十有八九,他就是采花大盗。那只该死的鸟,就是他训练的什么魔兽?这个异世很诡异,让她越来越好奇!

  • 满了墨&翠般的

    星子如钻,镶满了墨蓝如缎的天际,天气异常的闷热,四处不时传来夏虫唧唧的鸣声。京城一座宅院里,屋宇破旧,唯有门前一棵梧桐,高擎翡翠般的绿色巨伞,挺拔昂扬……

  • 姿,衬&美幻,

    他稳稳落在了梧桐树枝上,月光斜射,将他那挺拔的身姿,衬得如同神祗,又如同妖孽,月光下,勾勒出的脸部曲线,美伦美幻,嘴角似勾未勾,却透着一股邪气!

  • 男人微&的意思

    男人微微侧头探向了小院,给了她一个光晕下的完美背影。他站在那树枝上,却不急不忙,并没有捉鸟,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奇怪的是,那只发光的鸟,好像消失了一般!

  • “御王&萧家第

    “御王莫怪,本王对萧大侠仰慕已久,不管萧大侠武功废不废,萧大侠无人能及,没有萧大侠,萧家第一剑,徒有虚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