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生父母离世走投无路被邻家姐姐骗去,走上一条不归路今世父母依旧离世了可咱多了一票富亲戚,连从来也没从未谋面的亲生父亲也会出现了前生我心爱的那个他,用我的钱追上了他的女朋友今世什么不选择接受你的爱你就去跳楼自杀身亡自杀身亡,那哥们楼上排长队去吧前生情妇、狐狸精的称号随之而来了我暂短的一生,却也没可以得到一段真爱今世想娶我呀管你是名流大亨但是文学青年排长队喽!喂!后面那正太,你还不够资格呀、别搞破坏前生我是一只苦苦地争扎的小麻雀今世看我浴火凤凰怎样翱游九重天本书qq群号109251992(作者介绍有些雷人,但是内容但是很温馨浪漫的生活文,有点儿暧昧不明可不反胃人,请您她在一间病房里,不是躺在病床上,而是坐在凳子上守在病床边。床上躺着一个擦着氧气的消瘦女人,是母亲,她一眼就认出来。。

天蒙蒙亮星夜就来到楼门外,初冬的早晨寒风已刺骨,她却觉得前所未有的清醒。

“怎么了,叶子”于悠月从潜睡中醒来“做恶梦了?”

“妈……”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我妈也这么说,可我一想起梦中,爸爸一身是血的样子就觉得后怕”星夜边说边看他们的表情。

“我爸?咋了?”叶子也不知怎么回答好,只好装傻充愣。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三婶搂着星夜,自己也掉起了眼泪。

“叶子,这么冷的天你怎么在这儿坐着?”说话的正是天未亮就匆匆赶来的同族的三叔三婶。

“嗯,就穿着那身脏工作服,身上脸上都是血,站在我妈床边,三婶,我爸两天没来了,不会有什么事吧?”星夜担心问道

“叶子、叶子”罗家三婶看星夜愣在那里有些着急,怕是受了惊吓了,忙把她搂在怀里。心中直埋怨丈夫,怎不会说的婉转点儿,这一句话捅出来,让孩子怎么接受得了。

星夜觉得整个心都在抽搐,为什么?为什么明明早就知道的事,再次听说还是这样让人无法接受?是了,自己心里还是希望能因为自己的重生而改变这悲剧的发生。

以往的十二月八日是继父的祭日,而今天就在几小时前,他刚刚出了意外,死亡的消息还没有传到医院来。

她在一间病房里,不是躺在病床上,而是坐在凳子上守在病床边。床上躺着一个擦着氧气的消瘦女人,是母亲,她一眼就认出来。

“我当什么事,不怕,不怕,梦都是反得,恶梦清早说出来也就破了。”

推开窗,一阵风吹来,吹乱了她的长发。

于悠月爱怜的看着女儿,想伸手扶掉她脸上的泪水,臂膀竟无力的抬不起来。

画着彩绘指甲的手中拿着一杯红葡萄酒,玉手与红色酒液相应仿佛精致的画卷。

“哇”星夜趴在三婶怀里大哭起来

既然让她从新来过,为什么不早一天,只要早一天就好呀!

“你还梦到什么了?”三叔不知道自己说话间已有颤音。

一阵阵倦意袭来,她知道药效开始发作了

前言

2021-11-19

第四章辉夜

2021-11-19

第八章母逝

2021-11-19

上架感言

2021-11-19

更新说明

2021-11-19

书评(279)

我要评论
  • 期,愣&上的医

    罗星夜略一张望,拿起了桌上的日历。看了日历上的日期,愣了片刻后,慌忙又翻看了桌上的医务记录。确定了心中的疑虑后,一阵儿酸楚蔓延全身,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力量,跌坐在椅子上。

  • “傻孩&尔是解

    “傻孩子,妈的日子不多了,我知道,人都有这么一天,你也不要难过。我如果去了,反尔是解脱了,不用再受这病痛之苦。有你爸和你哥在,绝不会亏了你,我也就放心了。”

  • ,我怕&说不下

    “三叔三婶,我妈自从知道自己得了这个病,我哥又出了事,就总觉得自己拖累了这个家,要是再知道爸爸为了她的医药费而丧命,我怕她会想不开,要那样我……”星夜说不下去又哭了起来。

  • 上的泪&水,臂

    于悠月爱怜的看着女儿,想伸手扶掉她脸上的泪水,臂膀竟无力的抬不起来。

  • 仿佛随&打击。

    三叔与三婶对望一眼,看着冷风中更显消瘦的星夜都不愿先开口,就怕这个仿佛随时会被风吹走的小女孩受不了这个打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