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前一叩泪染裳,只为今世没留憾。魔前一跪五千年,回望前尘终不怨。仙魔一念弹指间间,笑看生死轮回缘生生灭灭。生生世世永远不会恋,醉生梦死忘寻仙。希望能最后也可以写一篇文章可歌可泣的故事。希望能诸位仙友多来需要支持,每一个收藏和进入页面都是我唯一的动力。五千年前,涿鹿血战;蚩尤的魔剑“九曜”暗落幽冥,吸纳战乱冤魂为食,秉之蚩尤之怨念,积年累日,竟化为人形,妄图祸乱三界,为祸世间。。

  此时,是夜晚,天空之中下着倾盆大雨,并且还伴随着一阵阵的电闪雷鸣。

  “那一世,我忽略了你的存在,而你却为了我做了那么多;所以这一世,我只为你而活!”

  此时,老村长的坟前,众人都已经离去,唯独少年还站在呆呆的原地,紧闭着双目,神色似是不忍,似是悲伤……

  轮回千世,不忘初心,只为一人。

  这日清晨,他从睡梦中醒来,然后如往常一般,推开门,安静的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手中捧着一卷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最终,他被仙长太玄用封魔法阵镇压于不周山下,然后经过一众仙家百万年的炼化,才终于飞灰烟灭。

  良久后,他睁开了双目,但是他的眼中却在无任何悲意;有的,只是坚定,甚至,还闪过了一道邪异的锋芒。

  …………

  数日后,老村长下葬。

  有着仙气护体,契音进入轮回来到人间,也是自然而然的。

  小船停靠在了岸边,墨殇付了船夫银钱后,便有些失望的下了船。

  直到最后,她更是以一己之力重建魔族,后人称之为——天魔族!

  马车内,木板被鲜血染红,中间躺着一个已经死去的妇女,而在她的身下,还有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这个婴儿,甚至脐带都没有剪短。

  在付了银钱后,墨殇在小二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客房内;这间客房靠着后边的小巷,没有临着外面大街,很安静,也正是他想要的地方。

  最终,他把自己残留的元神,分成了两股念想;一股,是邪恶的残念,被他自己困于封魔台。而另外一股,则是他的善念。

  王大叔一边整理着要上山砍柴的工具,一边调笑着少年说道。

  宁海县城,城中百姓自古以来就靠海而居,直到现在,发展成了这个不大不小的城市。

  许久后,他的身体已经被一层污浊的如同泥垢一般的物体覆盖。而这,却也代表这他踏入了练气的第五重境界!

  这一世,他一出生就被斩断了亲情;然而,后来老村长的出现却篡改了天意,弥补上了他千世以来从未有过的“情”。

  这八大境界,只有修炼至最后飞升,才能算的上是位列仙班。

书评(361)

我要评论
  • 夜晚,&且还伴

      此时,是夜晚,天空之中下着倾盆大雨,并且还伴随着一阵阵的电闪雷鸣。

  • 魔尊的&落下了

      大战,以魔尊的败亡而落下了帷幕;但是始作俑者九曜,则是率残兵败将,远遁海外,从此销声匿迹……

  • 在此战&慑魔族

      而在此战过后,仙界也吸取了教训。原始天尊,化天地间九九八十一灵气。为劫源之力,震慑魔族余孽,守护人间苍生。

  • 依旧在&烧,焚

      此时大战虽过,但九黎之鼎的血火却依旧在熊熊燃烧,焚化世间一切。对于此火,就连天界无数的仙家法宝,都无法将其扑灭,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在人间肆虐。

  • &世的时

      尽管他曾经在奶奶去世,也就是老村长他的老伴去世的时候就料想到会有这一天,但是此刻真到了这一天,他的心,却依旧宛如刀绞。

  • 其他的&断。

      轮回千世,每一世,苍天都会斩断他的一切情丝,不论是亲情,还是爱情,亦或者是其他的感情,都要斩断。

  •   片&,然后

      片刻后,王大叔准备好了,只见他勒紧了腰间的绳子和斧头,然后正要回头和少年打个招呼,然后就外出上山砍柴。

  • 纳战乱&乱三界

      五千年前,涿鹿血战;蚩尤的魔剑“九曜”暗落幽冥,吸纳战乱冤魂为食,秉之蚩尤之怨念,积年累日,竟化为人形,妄图祸乱三界,为祸世间。

  • ,却发&现少年

      走过大厅,来到内屋里,却发现少年正站在老村长的床前,紧紧地攥着拳头,沉默不语。

  •   “&啊?”

      “小子,又一大早的就在看书啊?”看着台阶上的少年,中年人打了一个招呼,脸上也并没有露出什么诧异或者奇怪的表情,似乎是早已习以为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