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注定入豪门系列  

 

 《天生的注定一生嫁豪门》写的一本总裁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杨松儿,罗思蓓,惠香姣,司马俊,叶素英,王秘书,梅心白,罗华尧之间的故事。天生的注定一生嫁豪门欢迎在线免费深度阅读!

听着他别扭的话,惠香姣突然有一个认知,不自觉地笑了出来,“你在吃醋?”

“那现在朋友有个故事要和你分享,你不会扫了朋友的兴吧?”罗思蓓前后话都说圆了,惠香姣拒绝的话都不好意再说出口。

惠香姣小说名字叫做《天生注定嫁豪门》,这里提供惠香姣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天生注定嫁豪门小说精选:“女人的青春美貌能有几年,你觉得你一旦韶华年逝,他还会爱你?不要凭借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想着勾引他,靠美貌上位,你觉得是长久之计?”罗华尧一脸嫌弃的看着惠香姣。惠香姣没有理会他眼中的嫌弃,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去问问你儿子是因为我的美貌爱我,而是爱我这个人的本质?”“就算我同意你们在一起,你能给他事业上带来什么帮助,你能给我们罗家创造什么价值呢?对他而言,一无是处的你就是他的一个累赘,不但什么价值都创造不了,就光会扯…

“去哪?”惠香姣不解地问道。

惠香姣心里美滋滋的,他们的家,他们的家,真是个幸福的字眼,原来幸福来得如此简单。

“好啦,我承认是被人打得。可是,我不想提了。你要是再逼我,我就一个礼拜不理你。”惠香姣威胁道。

惠香姣没有理会他眼中的嫌弃,而是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去问问你儿子是因为我的美貌爱我,而是爱我这个人的本质?”

“还挺依依不舍的?”司马俊站在路灯下,灯光把他的影子拉得长长的。一开口,便是浓浓地醋味。

“香姣……”其实罗思蓓有很多话要对她,最终只说出了句,“谢谢你。”

“我6岁生日那天,我妈妈在浴室里割腕自杀了。我看见满浴缸的水被染红了。我当时吓得都忘记该怎么哭了,喉咙里像是被卡住声音,发不出任何声音。以后,每年我都不再过生日,我怕这梦魇就像是影子一直伴随着我。这次,我去你家感受了家的温暖,和你在一起,即使我说出我的生日,我也不向以前那么害怕了。”罗思蓓扭头看向她,“你身上有一种让人感到温暖的气息。”

惠香姣双手环胸,好心提醒道:“经理,真是不好意思。我已经被开除了,我没有义务再帮罗氏做任何工作。如果,你私底下找我,报酬我可以算低点。”

司马俊真是拿她没有办法,“上车……”

惠香姣毫不客气地指责道:“其实,我觉得你挺可怜的。为了挣钱连做人的自尊都不要了。要是换做是我,高层要是那么践踏我,我早就把他给辞了。也对,没有能力的人找到一个只手遮天的地方,自然不愿离开。不管怎样,在罗氏,你混到现在的地位真是不容易。”

“你送我钱,为了表示感谢,我送你回礼。礼尚往来,不是人之常情么?罗经理何必动这么大的怒呢?难道是嫌我的回礼轻?”惠香姣撇撇嘴,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惠香姣看着出现的人,吃惊地问道。

“你知道疼啊,你没有长手长脚啊,不会还手不会躲啊。”司马俊真恨不得敲开她的脑袋看看它的构造,她有时候聪明过人,有时候却愚蠢之极。

惠香姣打哈哈,“不小心摔的。”

“自己的老婆被人抱,谁忍受地了。”司马俊大方地承认,他是吃醋,还是满满的一缸,难道她没有闻见空气中弥漫的酸味。

“好啦,这个送给你了。”惠香姣从包里掏出一张美容券,这是早上司马俊塞给她的,让她没事去做做美容,享受享受生活,放松放松。

罗尔悦听到她的话,心里面愤恨地不行,但是脸上依旧维持着优雅的笑容,高傲地说道:“我们罗氏向来不喜欢占人家便宜,走正常手续,你下个月才能拿到工资。我先替公司给你支付点,省的被人出去说三道四,说我们罗氏连工资都不给员工发。”

书评(397)

我要评论
  • 醒了,&,可是

    那一巴掌把惠香姣打醒了,这么多年的情分原来都是虚情假意,她以为叶阿姨和妈妈同事多年,平时争强好胜,可是,现在看来她只是和她老妈面和心不和。

  • 英弯腰&一副小

    罗思蓓把呆愣的惠香姣丢进车里,开着车扬长而去,通过后视镜,看到叶素英弯腰捡支票,脸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罗思蓓的嘴角扬起一抹嘲笑,这种人用钱便能打发。

  • 声音冷&要把你

    罗思蓓伸手去触碰那红肿的脸颊,惠香姣头一歪,躲避了他的触碰,声音冷清地说道:“罗总,请你自重。还有你也不用谢我,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没有必要把你拖下水。可是,最终还是让你破费了50万。”

  • &

    “回家。”司马俊说话就像是蹦豆子似的,多说一个字他都嫌累得慌。

  • &在那里

    “我家在那里啊。”惠香姣指着小区的门口,好心地提醒道。近到几步路的事,这也要开车,真是油钱没处花了。

  • &的巴掌

    “你当我是弱智,还是眼睛瞎掉,那明明是清晰的巴掌印,你家摔跤能摔的这么有水平?”

  • “谁说&险的便

    “谁说去你家了,去我们的家。你们家现在没有人,我不放心你自己冰敷,我怕你这神经大条的人忘掉,最保险的便是我来帮你。”司马俊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