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末日到来,你所陌生的地球但是这个样子么?当海风呼啸声,数丈高的海啸卷过无数生灵;当四处地裂地裂,大地满目疮痍埋葬数诉不完的生命;你明白会突然发生什么么?你完全相信,地球会覆亡么?在这颗蔚蓝的星球中,掩藏着无尽的秘密,当危机到来,一切要崩毁时,上古的种抬头看看天空,一圈圈灰暗的云层向中间旋转,聚拢,最深处是深邃的暗红色,仿佛能吞噬人心。。

  “妈!妈!刘雨芯!……”

  我向着前方裂缝如蛛网的大厦奋力奔跑,挤过汹涌的人流来到大厅里,这里同外界一样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散落着众人因逃命而遗弃的物品,但是却空无一人。

  来到安全通道,不管明暗不定的灯光,努力地向上爬着,一遍一遍的拨打着手机,却一直是无人接通。

  “呜呜……呜呜……妈妈……”

  “16,17,18......32,33,34,35,36!”我看着楼层,虚脱的身体也丝毫影响不了我现在迫切的心情,我要去看看我唯一的亲人,我的母亲是否还好好的,她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跌跌撞撞的在楼道里前进,虽然汗水沿着脸颊不停地滴落,虽然汗水浸湿了衣襟,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我来到门前,门却是开着的,我呆呆的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整个世界仿佛在这一刹那瞬间冷却了。

  “咚……”

  “啊!”

  这就是现在的X市,突如其来的巨型流星雨划过天际,带来的不是每个人都期盼愿望实现的喜悦,而是世界的震颤,大地上的裂缝如同被撕裂的布匹一样吱呀蔓延,高耸的建筑如玩具般倾倒。天空不再蔚蓝,雷鸣电闪,低沉灰暗翻滚着的云层也掩盖不了深红色可怖的天空,仿佛一个巨大的漩涡,吞噬着一切。

  当走到一个屋门前时,里边传来断断续续啼哭声,我直接推门冲了进去,手臂护住头部防止不停坠落的杂物砸伤自己,走廊过道里的照明灯基本已经报废,昏暗的看不清晰,模糊的看到有一个小女孩趴在地上,腿被掉下的天花板压着,花白的连衣裙裙摆上也满是血渍,她惶恐的注视着我,目光不时再回到天花板上,嘴里还是嗫嚅着妈妈、妈妈,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在她被压得小腿的不远处,有一条白皙的手臂,僵硬的伸展着,鲜血从天花板下渗出来。不知道为什么心底里的悲伤不可抑制的喷发,眼泪不自觉的流淌,我勉强抬起一点天花板将小女孩的左脚从天花板下抽离出来,抱着她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满耳尽是石块相互碰撞挤压、玻璃碎裂的声音,坍塌下来的石块将安全通道整个堵住了,我被封在了36楼。

  “不!!!”

  剧烈的晃动将我从崩溃的情绪中唤醒,头顶天花板上的裂缝在加速蔓延,不时传来电线被扯断时电流接触异物的滋滋声。我从床边撑起身子,向屋外跑去,在求生欲望的驱使下,我加紧向安全通道跑去。

  在“轰隆隆……”的轰鸣和一阵剧烈的颤动之后,周围暂时安静了下来,不过大楼好像并未完全倒下去,现在是倾斜的,原本很高的窗子现在很方便就可以去到近前,我来到窗前,从地上捡起一块还算有分量的石头将玻璃砸开,抱着小女孩跳了下去。

  灰暗的天空,慌乱的人群,四周都是人们或恐惧或无助或痛苦的嘶吼。

  “救我……”

  急促的走进房间,翻箱倒柜却不见母亲的踪迹,我高声呼喊着母亲的名字却得不到任何回应,内心满是焦躁不安。

  我用力撞击着堵在安全通道口的石块,我明明感觉到了它在我的撞击下不停地晃动,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撞不开,我想要活下去,我还要去找我的亲人,我还不能死!!我一遍一遍的撞击着挡在门口的石块。

  我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又想到了那个被压在天花板下露出一条手臂的女人,那是我的妈妈么?从来没有一刻有这么伤心,像是被人拿着锥子狠狠地刺在了心房上用力的剜了起来,我想要站起来,可腿却不听使唤,根本抬不起来了,在持续的高强度消耗下,我的体力早已耗尽,完全是靠求生的欲望才坚持到现在,我抬头看着那座大厦,看着它一点一点的在崩塌,可我却什么也做不了,直到最后两座大厦终是倒下了,尘土飞扬,摞起一大片废墟。

  “啊!……”

书评(446)

我要评论
  • 的石块&找我的

      我用力撞击着堵在安全通道口的石块,我明明感觉到了它在我的撞击下不停地晃动,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撞不开,我想要活下去,我还要去找我的亲人,我还不能死!!我一遍一遍的撞击着挡在门口的石块。

  • &啼哭声

      慌乱的人群,仿佛在生命的独木桥上争渡,怀中的小孩的啼哭声,被混乱的人群推搡拥挤倒在地上被践踏的人的惨叫声以及各种怒骂和呼救声。

  • 灰暗的&人心。

      抬头看看天空,一圈圈灰暗的云层向中间旋转,聚拢,最深处是深邃的暗红色,仿佛能吞噬人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