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臣夫君黑化后免费阅读  权臣夫君黑化后全文免费  我的夫君是权臣李长乐  

 

 李长乐自小生活……在水深火热的宅斗中,为跳出去李家这个巨坑,致力于于当女官。某天,她学院里的死对头陆归远突然登门求娶。李长乐:“不嫁!我是要当大官的女人!”陆归远:“我丫鬟搀扶着柳氏踏入和苑,柳氏是个三十出头的妇人,生的模样不俗,端庄有礼,此刻眉宇间有着一抹淡淡的忧愁,心里藏着心事。。

李诚以强硬的姿态娶了柳氏,结果成亲三年无所出,老太太要求纳妾被儿子拒绝,怒气发泄在柳氏身上。

相公之前就透了信,昨个把话说死了,她忐忑不安,认定今日的请安有的折腾。可又想想,只得咬着一口牙,凭着一口气,就算是不好办也得把事儿办了,否则长女的婚事就真的无可挽回了。

丫鬟若梅敲着老太太的腿,时不时轻声说两句逗趣的话,老太太偶尔应一声,气氛还不错。

上下一对比,自幼养在身边,嘴甜爱撒娇的次子可比长子强多了。每次看见长子还总能想起婆婆那副瞧不起自己的嘴脸,慢慢的就不是偏心,而是厌恶。

李诚与妻子柳氏恩爱多年也只得了一女,家中小姐里排行三,人称三小姐。

丫鬟搀扶着柳氏踏入和苑,柳氏是个三十出头的妇人,生的模样不俗,端庄有礼,此刻眉宇间有着一抹淡淡的忧愁,心里藏着心事。

“老二媳妇推荐了个人家,听上去还不错,回头你们仔细商量商量,可以就尽快把婚事定下来,生的大家心里都不安稳,拖久了对长乐和府里的其他女儿都不好。”

老太太眉头一拧,呵斥道:“一清早就哭哭啼啼,晦气。长乐是我长孙女,我自然也是疼爱的,可事情都这样了有什么办法?她年纪不小得早点定下亲事,否则其他姊妹怎么办?”

嫡系子嗣凋零,庶出倒是很有作为,在朝堂上渐渐占据一席之地,大有要回到当初鼎盛。

彼时柳氏已有身孕,被婆婆“立规矩”身体虚弱,孩子直接见红流产,李诚怒急与母亲发生冲突,母子彻底决裂。

“母亲教训的是,长乐的婚事还得请您来安排。”柳氏柔顺的承受着,老太太对她不满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反驳就是顶撞,继而是不孝顺。

李元氏能坐稳正妻的位置,多亏了这个长子,然而儿子生下三天就被婆婆抱走,压根不是在眼前长大的。李元氏出身于小门小户,用了手段怀孕才嫁进来,以至于婆婆不喜欢,生了儿子也不能亲近,她恨的是牙痒痒,日日以泪洗面。

年岁比她长的,分别是二房的李长安,三房的李长喜。

老太太这人一向是以自己为中心,她不喜欢你,那是往死了作践。当初她相中了娘家侄女,偏偏长子死犟不同意,还娶了上不得台面的丫头。

李章愿共有膝下三子,二女,长子李诚,次子李源,三子李贤。三子乃是宠妾所生,其余两个庶女也是如此。

李家在这远宁是名门,最风光的时候曾经有过二品大员,可惜后来卷入皇子们的争斗,被迫乞骸骨离朝,搬回了老家远宁开始教书育人。家族中的子弟也都颇有能耐,十分活跃,远宁李家远近闻名,可惜江山飘摇,各地揭竿而起,经历了改朝换代家族也渐渐没落,如今嫡系也只有两房,李章恕,李章愿。

那厢,老太太上了年岁觉少早早便起了,银发梳得一丝不苟,一身深蓝色的长衣,斜倚在梨花榻上,看着就威严肃穆,手上拨弄着佛珠,一圈一圈的转着。

等着柳氏进来的时候,场面一静,她心里不安加深,快步上前行了一礼:“母亲大安。”

嫡系子嗣凋零,庶出倒是很有作为,在朝堂上渐渐占据一席之地,大有要回到当初鼎盛。

第1章 亲事

2021-02-20

第1章 亲事

2021-02-20

第3章 婚事

2021-02-20

第3章 婚事

2021-02-20

第8章 回门

2021-02-20

第8章 回门

2021-02-20

第9章 告状

2021-02-20

第9章 告状

2021-02-20

第15章 失望

2021-02-20

第15章 失望

2021-02-20

第18章 相信

2021-02-20

第18章 相信

2021-02-20

第24章 说开

2021-02-20

第24章 说开

2021-02-20

第26章 传闻

2021-02-20

第26章 传闻

2021-02-20

书评(141)

我要评论
  • 子李贤&两个庶

    李章愿共有膝下三子,二女,长子李诚,次子李源,三子李贤。三子乃是宠妾所生,其余两个庶女也是如此。

  • 定下亲&则其他

    老太太眉头一拧,呵斥道:“一清早就哭哭啼啼,晦气。长乐是我长孙女,我自然也是疼爱的,可事情都这样了有什么办法?她年纪不小得早点定下亲事,否则其他姊妹怎么办?”

  • ,就是&与对旁

    至于长子是在婆婆去世后才接回来的,十岁的孩子已经有了观念,在婆婆那样大家族出身的人教养下,温和有礼,文质彬彬,就是对她这个母亲与对旁人并无区别。亲切,但不亲密。

  • 丫鬟若&轻声说

    丫鬟若梅敲着老太太的腿,时不时轻声说两句逗趣的话,老太太偶尔应一声,气氛还不错。

  • 到。满&她嫁进

    柳氏一直恭恭敬敬,可饶是如此连个座位都捞不到。满屋子除了庶女站着,便只剩下她了。自打她嫁进门,日日如此也习惯了。

  • 赵氏用&应该听

    赵氏用绣帕压了压鼻翼上的脂粉,绽开一抹笑道:“大嫂,这次的人家可是跟咱们门当户对,您应该听说过陆家吧。陆家的嫡长子名叫陆归远,和咱们长乐同样就读在远宁书院读书,也是个有本事的男子。”

  • 红流产&裂。

    彼时柳氏已有身孕,被婆婆“立规矩”身体虚弱,孩子直接见红流产,李诚怒急与母亲发生冲突,母子彻底决裂。

  • 左右而&时不时

    二房太太赵氏和三房太太陶氏也分左右而坐,面带谦和微笑,时不时的说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