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得已联婚,索性娶牛郎气亲爹、后妈!没想起,这个男人居然是鼎鼎大名的乔总!她突然变为了最价值不菲的贵夫人……这不完全符合计划!复婚!这个婚要离!“乔总,您夫人砸了古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少女坐在包间沙发的“首席”位置,眯着眼,正把脚跷在茶几上,手里端着一杯喝了一半的蓝色夏威夷。。

她的长发随意扎起,脸上也未施粉黛,凸显出一种清纯的美来。但手里端着的酒和痞里痞气的动作,却和她的形象很是违和。

几个年轻人立刻点头哈腰地答应,之后嬉笑着,目送鹿语溪晃晃悠悠地扶着墙出去了。

“不管怎样,你必须得去和齐少见面!这个婚必须得结!”

“你说!是你自己脱,还是让我动手?!”鹿语溪看着男人还半倚在那里不动,气得又用力搡了男人的头一下。

从厕所出来之后,鹿语溪还在不停地念叨,直到她推开包房的门,看到一个帅哥半躺在沙发上。

“妈的,结婚,结你奶奶个腿!”鹿语溪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胳膊一挥,“我去趟厕所!回来就要看到老娘的牛郎!”

并没有人关心地起身去扶一扶她。

鹿语溪靠在男人身上,手直接伸进男人半敞着的衬衫领口里,摸了几把光滑的胸肌。“手感真棒……这肌肉练的太棒了……”

“你们先坐哈,等一会儿我们大姐回来。”

“妈的,结婚,结你奶奶个腿!”鹿语溪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胳膊一挥,“我去趟厕所!回来就要看到老娘的牛郎!”

她的长发随意扎起,脸上也未施粉黛,凸显出一种清纯的美来。但手里端着的酒和痞里痞气的动作,却和她的形象很是违和。

“什么?”男人的眼眯了起来,眼神里带着寒光。

鹿语溪还以为他要服软了,刚要高兴地露出一点微笑,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的态度再次震惊了!

一个喝的醉醺醺的年轻男子指了指茶几上的手机,然后看着鹿语溪。

“不就是结婚吗……不就是结婚吗……不把你气死老娘就算白活……”醉得不成样子的鹿语溪眯着眼,好不容易才分清厕所门上“男”“女”的标志。

“我在喝酒,怎么了?”鹿语溪的声音很明显是喝醉了,她说完,还故意吃吃地笑了起来。

“不管怎样,你必须得去和齐少见面!这个婚必须得结!”

她继续嘲讽道:“您用我妈的钱爬上来,现在还要借着女儿继续攀高枝?”

“你……你怎么说话呢?”电话里,鹿父的声音拔高,随后有压低了下来,带着些许诱哄道,“乖,你见了齐少后,爸爸把你喜欢吃的那个餐厅包下来,让你吃个痛快!”

“我在喝酒,怎么了?”鹿语溪的声音很明显是喝醉了,她说完,还故意吃吃地笑了起来。

第1章 首席

2021-02-18

第1章 首席

2021-02-18

第5章 震惊

2021-02-18

第5章 震惊

2021-02-18

第7章 害怕

2021-02-18

第7章 害怕

2021-02-18

第28章 礼物

2021-02-18

第28章 礼物

2021-02-18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少后,&爸爸把

    “你……你怎么说话呢?”电话里,鹿父的声音拔高,随后有压低了下来,带着些许诱哄道,“乖,你见了齐少后,爸爸把你喜欢吃的那个餐厅包下来,让你吃个痛快!”

  • 上手,&暴地扯

    “就你了……哈哈哈哈嗝……”鹿语溪打着酒嗝,直接上手,嚓地一声,粗暴地扯开了男人的衬衫。

  • 鹿语溪&兴地露

    鹿语溪还以为他要服软了,刚要高兴地露出一点微笑,下一秒,她就被男人的态度再次震惊了!

  • 兄弟,&是这些

    他们都是鹿语溪“道上”的兄弟,鹿语溪是这些“兄弟”的大姐。而她是大姐只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一起出去的任何场合,都是她来付账。

  • 发的“&眯着眼

    一个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少女坐在包间沙发的“首席”位置,眯着眼,正把脚跷在茶几上,手里端着一杯喝了一半的蓝色夏威夷。

  • 是一个&了,刚

    “靠!你不就是一个出来卖的吗?当婊子立什么牌坊!装个屁啊!”鹿语溪几乎要被气炸了,刚在死老头子那生了一肚子气,现在找个牛郎还这么不顺心!

  • 帝都的&,男男

    深夜,帝都的酒吧街依旧热闹非凡,其中的一个包间里,男男女女们玩的正嗨。

  • 须得结&!”

    “不管怎样,你必须得去和齐少见面!这个婚必须得结!”

  • 我妈的&走了…

    “要不是为了我妈的钱我妈的公司……老娘早就走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