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之后,最紧要的事情是杀了谢家派人来的那个人。和陈媛比斗的目的之一,自然而然是为了确认藏在试练弟子中的谢家间谍是谁。现在的对方曝露了,也当然会在第一时间来杀她灭口。谢平芜正心里想,斜后方响了一声尖厉的鸟叫声。她下意识后转身,一剑朝着声源而去。果真和陈媛比试的目的之一,自然也是为了确定藏在试练弟子中的谢家卧底是谁。现在对方暴露了,也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来杀她灭口。。...

在此之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杀掉谢家派来的那个人。

和陈媛比试的目的之一,自然也是为了确定藏在试练弟子中的谢家卧底是谁。现在对方暴露了,也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来杀她灭口。

谢平芜正想着,斜后方响起一声尖利的鸟叫声。

她下意识转身,一剑朝着声源而去。果然,是一只长得有一个人的脑袋大的尖嘴黑鸟朝着她疾冲而来,黑鸟翅膀一扇,猛地躲过了谢平芜这一剑。

“晚饭有了。”谢平芜眼睛一亮,看着剑对着鸟砍。

但是第一剑出鞘,鸟嘴一张,呼啦吹出来一片火焰。谢平芜下意识旋身躲开,长发却被惯性划过空中,被燎得乱七八糟。

谢平芜怒了,左手符咒定住鸟,右手长剑一剑对着鸟头劈过去。

但是她还没来及劈下去,便察觉到身后的变化。

她闪身一躲,余光看到一大片黑鸟从丛林中疯狂朝她飞过去,尖锐的鸟嘴对着她便要啄过来。一只对付起来轻而易举,但是这么多……

谢平芜第一时间看向池俟,“过来帮——”

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池俟手里的木剑一剑削开一只黑鸟,然后,毫不犹豫地劈开一条路。就在这时候,他手里的符咒猛地起效,他的剑一下子爆出强烈的剑气。

谢平芜一喜,对方便一剑朝着谢平芜劈了过来!

谢平芜:“草!”

符咒可以借灵力不错,但是她之所以不用,自然是因为这种方法自损八百。她不告诉池俟,就是料到这货会恩将仇报。

果不其然,当真是知子莫若父。

孽子,得罪了作者爸爸,你就等着挫骨扬灰吧。

谢平芜眼神一凛,第一时间避开了他的剑气。剑气凛冽而磅礴,削断了她刚刚已经被燎掉三分之一的长发的一半。谢平芜手里的剑快得过分,闪身就要对着他而去。

但是眼角的余光看到身后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变异藤蔓,她下意思一偏这一剑,替池俟砍死了朝着他肩膀疾冲而来的黑鸟。

池俟猛地喷出一口血,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仿佛死人。

作为一个收徒试练,这里面虽然有异兽,但是却根本不可能主动攻击人,毕竟里面有太多凡人了。可见,这就是那人用来杀谢平芜的手段了。

不能在此久留,谢平芜想。

她伸手揽住池俟的腰,一剑劈开面前的黑鸟,毫不犹豫地朝着外部冲去。黑鸟源源不绝地跟着她要抓她啄她,谢平芜并不防守,只是一味劈死挡路的黑鸟。

池俟的七窍开始流血,整个人体温越来越低了。

追在两人身后的异变藤蔓明显比这些黑鸟更可怕,嘎吱嘎吱地伸出触须,那些爪子尖锐还会吐火的鸟眨眼间便被藤蔓吃掉了。谢平芜不敢停下来,几乎是拉着池俟疯狂狂奔,根本分不出神保护自己。

池俟勉强睁开眼,看了一眼浑身狼狈的谢平芜。

那张符果然有问题。

他唇边露出一点讽刺的笑容,反倒是放心了几分。他勉强伸手,将自己背上的剑抽出来,咬牙去砍掉那些即将刺入谢平芜后背里的藤蔓。

只是他一用力,五官里的鲜血便流得越发厉害。

谢平芜感觉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猛地往自己脖子上砸,她微微一愣,分神看了池俟一眼。原本已经晕过去的少年不知道在何时醒了过来,此时握着剑,一次一次竭力格挡掉身后啖血的藤蔓。

她猛地想起来,自己写的池俟小传里,他三岁的时候被不喜他的家人打得半死,只是为了救下自己的玩伴。

可是他七岁那年,家族覆灭,他的玩伴、最好的朋友开口,将他卖进了黑市,此后的池俟便成了个人不人、妖不妖、魔不魔的怪物,受尽欺凌侮辱,生不如死。

谢平芜眼神复杂地看了池俟一眼。

她咬牙,猛地回身一剑削掉一截藤蔓,这才继续开路。

因为参入入门考核是对年龄和修为水平有限制的,所以那人的水平不可能超过筑基中期。但是谢平芜虽然没有修为,剑法却不下于金丹期,暗杀她的人肯定没有把握一个人干掉她。

所以,才会先用这些异兽异草来耗她。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找到杜秋生。有了杜秋生在,主角光环加持,她肯定没事。

但是她走出太远了,谢平芜觉得自己越来越疲惫,身上全都是被黑鸟抓破的伤口,一头飘逸的长发更是被火烧得炸毛了。

但是只是皮外伤,谢平芜抄着剑疯狂砍,一边疯狂朝着杜秋生那边去。

三刻钟后。

“杜兄,好多乌鸦飞过来了。”

“这里怎么会有……”

宋晚照惊喜道:“而且好大一只,晚饭有了。”

谢平芜听到了似曾相识的话,顿时放心了许多,大声喊道:“快帮我一把!”

杜秋生神色一凛,劲直朝着鸟的方向而去,背后长剑被他一把抽出,哗啦一个剑花便朝着乌鸦群劈过去。宋晚照晚一步,也猛地抽出家传的藏锋剑一跃而上,削掉一只鸟脖子。

失去了脖子的鸟猛地往下一掉,被宋晚照一把抓住了翅膀,朝身后一丢,“这只烤着吃!”

“这只熬汤!”

“这只盐焗!”

谢平芜:“……”

“你能不能等会再思考这个问题!!”谢平芜愤怒道。

杜秋生却没有说话,他劲直杀掉挡路的乌鸦,一把拉住谢平芜。然后,他一把将谢平芜护在身后,握剑去应付谢平芜身后追着吃乌鸦还想吃人的藤蔓了。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不是对手。

杜秋生看了谢平芜一眼,见她手里抱着池俟,随即看向宋晚照。

“宋兄,过来,有异化藤蔓。”他语调沉稳,手里的剑却极快,眨眼间将藤蔓剁掉了好几段。

宋晚照霍然收剑,不再沉迷砍鸟脖子,闪身朝着杜秋生冲来。两人一个招式干脆锐利,一个灵活迅速,对付这藤蔓倒是绰绰有余。

但是这些乌鸦实在是太碍事了。

谢平芜咬牙,抽出了一张符咒。

她手里的长剑猛地迸射出灼人的剑意,四周空气猛地一凉。谢平芜手里的剑气一荡,四周乌鸦尽数被冻进冰块中。谢平芜指尖结印,一口鲜血喷出,冻成冰块的乌鸦们也在这一瞬间,被四分五裂挫成粉末。

落在地上,成了血肉污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拯救修仙界后我和反派He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