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想起每个小说里,送温暖的的那个人都被反派抓去谈谈恋爱了,谢平芜会觉得,自己但是算了吧。众所周知,准备跟反派谈谈恋爱,基本上是难以回家去自己现有的世界的。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人,她是肯定不可能会和不良影响反社会份子谈谈恋爱的!系统WC循循善诱:“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她是绝对不可能和不良反社会份子谈恋爱的!。...

但是想到每个小说里,送温暖的那个人都被反派抓去谈恋爱了,谢平芜觉得,自己还是算了吧。众所周知,打算跟反派谈恋爱,基本上是无法回去自己原有的世界的。

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社会主义接班人,她是绝对不可能和不良反社会份子谈恋爱的!

系统WC循循善诱:“宿主啊,牺牲你一个,幸福千万家啊。”

“滚。”

WC:“有女强女主那味儿了。”

谢平芜:“……”

她是不是应该邪魅狷狂一点?

“系统你是不是贱?”

WC:“……”

主要是现在血魔还是在池俟身上寄宿着了,入魔的伏笔已经埋下去了。谢平芜想到这个,有些烦躁,她只能想办法在血魔强大之前,将池俟体内的血魔逼出来。

而且血魔既然是魔,也是需要靠蚕食人身上的负面情绪强大的。

她在上游打了几壶水,便又朝着下游去了。池俟刚刚捕鱼完成,现在应该是在烤鱼,人大概率还在原地。

谢平芜的步履快了几分,拨开枝桠朝着之前的河岸走去。然后,她的脚步一顿,然后猛地转身就走。只是她还才抬起脚,一个捕兽夹咔嚓一下子,对着她的脚腕夹了上去。

她动作很快,手里的木剑一挑兽夹,兽夹便被她强行撬开了。

“嘶。”

但是她的脚踝还是被夹破了,疼得厉害。

不愧是倒霉星谢平芜。

看来她得想办法把谢平芜的气运要回来了,否则太糟心了。

池俟这时候已经把半干的上衣穿好了,他用手里的木剑拨开了傅挽身后的灌木,垂着一双漆黑沉寂的眸子瞧着她。谢平芜察觉到了身后的目光,便稍稍侧过脸,抬起眼皮去瞧他。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池俟手里的木剑便落在她脖颈上。

“到底要做什么?”少年目光森冷,毫不掩饰眼底的戒备与厌恶。

谢平芜的脚踝虽然疼,但也只是皮外伤,于是她站了起来,不再仰望池俟,“我刚刚看错了妖气,抱歉。你要不要和我们组队一起走,算是赔罪。”

“不必。”池俟拒绝得很干脆。

谢平芜就知道他会拒绝,于是准备好的下一个借口脱口而出,“可是你身上的妖气,并不曾消失。”

池俟这才纡尊多看了她一眼,谢平芜在他戒备的目光中,缓缓开口道:“你和我一道找到赤溪兽,我等会用它的血画符,帮你把身上的妖气隐藏掉。”

池俟的剑藏在身后,此时瞳仁一凛,手中木剑一动——

谢平芜先一步出鞘,一剑拍到他的手腕上,阻止了他想要杀人灭口的举动。她的身形快得根本不像是没有灵力加持的凡人,眨眼间便将剑落在了少年的脖颈上。

嗯,日后毁天灭地的魔神现在弱得像是个脆皮菜鸡。

收拾反派要趁早,晚了就打不过了。

“我劝你不要动歪心思。”谢平芜语调微冷,温柔的眉眼这样凛冽地看着他,有点冷漠的样子,“你身上的妖气不是你被迫染上的,我并不打算伤害你。你可以不信我,不过,”

池俟看着面前讨人厌的少女微微一笑,“你打不过我诶,根本没办法杀我灭口。”

池俟:“……”

谢平芜也知道自己很欠揍,但是她还可以更欠揍。

“你该不会我想要利用你吧?”谢平芜轻笑。

“你这么弱,尽管放心,你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利用价值。”谢平芜语调温柔神情平静,怎么听都像是在听大实话。

池俟垂眼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木剑。

这木剑没有一丝灵力,但是材质却特殊。即便如此,也确实打不过面前的少女。

“好。”少年的语调微微有些低哑。

谢平芜满意了。

这个世界里的所有人物都是她的崽,面前这个以后会日天日地的反派崽崽,现在还是个因为过于废物十分懂得隐忍的小垃圾。刚刚他想要杀她,应该是以为,他的特殊身份被发现了。

加上谢平芜没有灵力,所以喜欢剑走偏锋的池俟打算杀掉她。

知子莫若父,她看了池俟一眼,“走吧,这算是我为之前的莽撞赔罪。不过,我确实也有一点图谋,并不是完全好心泛滥。”

池俟根本不可能相信有人真的好心泛滥。

但凡他成长过程中多遇到两个好人,也不至于一条道走到黑。

果然,少年阴郁而戒备的眼神稍稍变了些,抬眼朝着她看过来。

谢平芜背着一把木剑,青裙墨发,长发上插着一支青玉簪。细长而弯的眉毛,明净柔和的桃花眼,唇色殷红肤质白皙。步履从容而轻快,侧目看他看过来,“我得罪了一个人,他想要杀我。”

池俟淡淡道:“我没有修为。”

“不,我的意思是,我需要你帮我合力杀掉那个人。”谢平芜指尖微动,一张黄底朱砂符在她手中出现。

池俟并不认识符箓,但是即便如此,他也能看出来这张符纸看起来格外复杂,上面还有灵力。他确实没有修为,但是他天生,比普通凡人对这些有更为敏锐的感知力。

谢平芜将这张符递给他,“这符纸可以借灵力,但是缺点是无法控制,你先拿着。”

原主谢平芜出身符箓世家,身为家主嫡女,这些东西自然不缺。

池俟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这才开口道:“我叫池俟。”

“谢平芜。”谢平芜道。

路上剩下的时间两人没有继续说话。

谢平芜身为符箓世家的嫡女,落得如今的地步自然是有原因的。刚刚那个趁着陈媛动手,想要一击杀掉她的那个人,应该是谢平芜的叔叔派来的人。

原书剧情里,去和陈媛比试的人是杜秋生。

杜秋生猜出了那个人的目标是谢平芜,但是为了不让谢平芜担心,并没有告诉谢平芜这件事,反倒是自己想办法杀掉了那个人。

所以,书里的谢平芜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早在此时就暴露了。

她兢兢业业装普通人,就是为了不暴露自己。

但是谢珈却不然,作为作者她自然知道这一点。既然都知道,那就没必要装死让杜秋生保护自己,大家都得为自己负责。

既然暴露了,她最该做的事情,就是赶紧让自己出类拔萃,成为长青宗内门弟子,有了长青宗庇护,这样谢家就没胆子杀她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拯救修仙界后我和反派He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