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秋生作为女主,少不了奇遇和宝藏。因为,单独的走反倒有利于女主正常发育,因为打群架之后她就准备自己和杜秋生单独的走了。只要你女主正常发育得比反派强,她自然而然也就不需要怕这个世界被反派彻底毁灭了。毕竟女主自己的能力但是很可能会还不够,因为为了减少筹码,她也得努力正常发育,和只要男主发育得比反派强,她自然也就不用担心这个世界被反派毁灭了。当然男主自己的能力还是很可能不够,所以为了增加筹码,她也得努力发育,和杜秋生一起秒了反派池俟。。...

杜秋生作为男主,少不了奇遇和宝藏。所以,单独走反而利于男主发育,所以打架之前她就打算自己和杜秋生单独走了。

只要男主发育得比反派强,她自然也就不用担心这个世界被反派毁灭了。当然男主自己的能力还是很可能不够,所以为了增加筹码,她也得努力发育,和杜秋生一起秒了反派池俟。

一路上,谢平芜一边走一边思考,怎么拯救修仙界。

在她写的故事里,杜秋生一路上奇遇不断,什么秘法什么珍宝,各族美女小弟接连送装备。如果刨除反派的成长线,杜秋生的成长路线,半点没有哪里不符合男频修仙爽文。

但是谢珈这个人有个毛病,那就是喜欢挖掘反派角色的多面性。

比如反派池俟,这个角色在书前期虽然着墨不多,但是谢珈却早就在自己的大纲里给他写了人物小传。从他的幼年经历再到整个成长过程中受到的欺辱,再到命运接连的不公,以及逆天天赋带来的危害,谢珈全都了然于胸。

因为一个多面的角色远比一个单面的角色难写,所以谢珈在池俟身上花的心思,其实比杜秋生还要多上几分。

但是,她的小说里就是让杜秋生这个气运之子去阻止的,结果还是失败了。

毕竟在原本的剧情线里,杜秋生虽然天材地宝占尽,也还是因为没有池俟那股子疯劲,没能阻止池俟毁灭修仙界。

她回顾了一下剧情,现在的池俟也在参与门派试练。但是池俟性格冷淡沉默,是一个人走的。而且他运气很不好,还会在河边遇上刚从苍云山封印中逃出来的血魔,然后被血魔偷偷附身。

这也是池俟真正开始黑化的剧情点。

在血魔的影响下,他的性格变得更加冷漠嗜血,阴暗恶毒。加上血魔的操控,故意诱他走火入魔,使得沈秋陵不断被误会被欺辱,最后彻底走火入魔,沦为正道千夫所指。

谢珈看了一眼还在一脸傻白甜地逮兔子的杜秋生,捏了捏额心,“我去打些水。”

杜秋生笑着点了点头,“注意安全。”

谢珈朝着东南方走去,过了大约两刻钟,她果然看到了一条河流。谢珈顺着河流往上游走,不多时便看到了一个衣衫破烂的少年在河里叉鱼。

他的皮肤很苍白,长眉比寻常少年秀气些,漆黑的一双狭长凤眼,右边眼尾下方有一颗浅浅的胭脂痣,衬得五官近乎艳丽。少年人身量清瘦而单薄,只是整个人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阴郁厌世感,抬头看向谢珈的目光透着一丝防备。

池俟抓住手里的鲫鱼走上岸,慢慢将卷到膝盖上的裤腿放下来,盖住了苍白修长的小腿。

谢平芜没急着走过去,她就站在树后,静静地看着抓鱼的池俟。

如果说阻止池俟黑化的话,第一步当然是要阻止血魔附身。她之所以敢现在来阻止这个,是因为自己在前面埋了谢平芜身份不一般的伏笔,虽然因为谢平芜被读者不喜欢,被换掉了正宫的身份,导致这本书一直写到后面都没有揭开伏笔。

但是她作为作者,刚刚拿着陈媛试了下手,顺便还诈出了藏在暗处的卧底。

果然,谢平芜现在是可以锤陈媛的。

那也就是说,她的伏笔生效了,谢平芜在书里没被揭开的身份背景也成真了。

池俟用草堵住了小溪,守在溪边,不多时便抓住了许多只活蹦乱跳的小鲫鱼。他蹲在水边处理小鲫鱼,鱼腹被剖开,鲜血在溪水里晕开。他并没有留意到,一圈圈鲜血顺着他的衣摆往上爬。

那血色的印子很淡,谢平芜察觉到的时候,二话不说咬破指尖当空画符——

符咒甫一成型,便发出淡金色的光芒,朝着少年而去!

池俟的反应很敏锐,他稍稍侧目,手边的木剑一剑挡住了谢珈的符咒,轰隆一声将他炸进了小溪里,一时之间四周仿佛落雨,连带这谢平芜也被浇成落汤鸡。

两人在溅落的水滴下双目相对,一个面无表情,一个面色尴尬。

池俟缓缓从书里爬出来,踩着没过小腿的溪水朝着谢平芜走开。谢平芜有些尴尬,迟疑了片刻,抬手把自己湿淋淋的长发往肩膀后面拨了拨,这才道:“你没事吧。”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池俟没有说话,他垂着一双漆黑的眸子瞧着她,面色冷淡阴郁。

他径直朝着谢珈走过来,目光落在她背后的长剑上,然后目光才落在她脸上,“你想杀我?”

谢平芜下意识摇头否认,但是想到这个少年满心都是报复那些仇人,如果知道刚刚是血魔想要寄身,他必然会想办法再次招来血魔,只好道:“刚刚我看到了一丝妖气,还以为你是妖物。”

池俟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瞧着谢平芜,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于是谢平芜补充了一句,“如果我想杀你,现在便不会如此心平气和。”

就在谢平芜以为他会追问的时候,对方收起了手里的木剑,转身走了。池俟不傻,自然能看出来谢平芜并不是真的要杀他,但是,她既然能看出他身上带着妖气……得小心点了。

或者,杀掉她。

谢平芜却知道,刚刚那道符咒没起到作用,血魔多半是已经藏到他身上去了。

血魔靠着宿主的血液为生,吸食宿主精血,等修炼到一定强大的程度之后,便会夺舍。

而池俟之所以没有被夺舍,便是因为他的神魂过于强大,加上执念过重,最后血魔不得已,只能将自己和池俟同化。但是池俟却早有防备,寻来了秘法吃掉了血魔,继承了血魔的修为。

池俟黑化之路,血魔贡献的力量绝对是最大。

谢平芜迟疑了片刻,尽早拔除血魔,其实是最好的。但是她刚刚才对池俟下手了,再死缠烂打追过去,未免会引得池俟厌恶。按照池俟的秉性,即便是失去了血魔这个机会,他也会找到其他让自己强大的机缘。

归根结底,她要在池俟身上下手,要么是阻止他强大,要么是杀了他,要么就是让他放弃黑化。

阻止池俟强大虽然说起来容易,其实几乎不可能,因为池俟的天赋,和杜秋生一样注定了不可能平庸。至于杀了他……迫不得已的话,她可能是真的需要采取这样的手段了。

说起来,其实和所有救赎文采取的套路一样,给反派送温暖其实是最简单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拯救修仙界后我和反派He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