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和陈媛皆是一愣,有些出乎意料谢平芜的波澜不惊,随后反应时回来了,谢平芜而已一个也没修练过的凡人,也也不是像他们一样出身贫寒于修仙世家或者家境富足,自然而然没什么见识,也就不明白陈媛手里的赤灵何其很厉害。大家看向谢平芜的目光里同情之意更浓了。可伶啊。众人正这样大家看向谢平芜的目光里怜悯意味更浓了。。...

众人和陈媛皆是一愣,有些意外谢平芜的平静,随即反应过来了,谢平芜只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也不是像他们一样出身于修仙世家或是家境富裕,自然没什么见识,也就不知道陈媛手里的赤灵何等厉害。

大家看向谢平芜的目光里怜悯意味更浓了。

可怜啊。

众人正这样想着,就看到谢珈后退三步,抬手挽了个剑花,直朝陈媛而去!

少女的剑招并没有用灵气,但是招式狠辣而简单,几乎没有多余招式,身形如风般一剑刺破陈媛的护体灵气脆弱处。

招式竟然没有错,反而……动作干脆利落,底子极好。

众人眼前一亮,险些叫好。

陈媛慌忙提起剑来挡,但是她从来没有实战过,一时之间出剑有些慌乱,以至于招式看着有些蹩脚。但是赤灵也不是等闲,剑身自带磅礴灵力,对着谢平芜震去。

但是谢平芜神色平静,手里的长剑雪光呼飒,一剑刺开陈媛的三次防守,直取陈媛脖颈。

就在这时候,谢平芜眼神一凛,干脆利落地收势将这一剑收回,身子一侧,躲开了那道灵力。陈媛一喜,手里赤灵毫不犹豫地朝着谢平芜刺过去,但是谢平芜反应极快,刷拉一下子躲开,旋身向前一剑劈出。

只要稍稍用力,陈媛的脖子就被被割断。

谢平芜却没有看陈媛,只是斜斜看了一眼,陈媛身后不远处那个面貌普通的少年。刚刚就是他,暗中用灵力对她使了杀招,想要借陈媛的手杀掉她。和原本剧情里一样,谢家的人打算是入门试炼中杀掉谢平芜,或者是将她带回去。

当然,带出去不容易,杀掉就简单多了。

谢平芜木剑架在她脖子上时,陈媛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

不可能!

她一个凡人,拿着的还是没有灵力的木剑,怎么可能胜过筑基期,还拿着上品灵剑的她!

尤其是,把剑放在她脖子上,甚至正视她一眼都不曾。

众人也神色古怪,想法也和陈媛一样。但是刚刚的事情就是实实在在发生在他们面前,谢平芜虽然没有灵力,但是用剑的熟练度却远胜于他们所见过的金丹期剑修,刚刚剑意磅礴,简直和没修炼过的凡人没有任何关联。

但是偏偏,谢平芜确实是个没有一点修为的凡人。

半点灵力都不用,这样轻易地打败了陈媛,实在是……厉害得有点过分啊。

大家全都沉浸在震惊中,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厉害啊。”有人忽然看口,引得大家下意识看过去。

说话的是个锦衣少年,此时笑得有点促狭:“应该是某些人需要来求着和谢姑娘组队吧。”

谢平芜下意识看向对方,发现是男主后来的第一小弟,秋晚山山主独子宋晚照,难怪会在此时开口,也难怪敢嘲笑陈媛。

“你……你使诈!”陈媛被宋晚照说得难堪,气却越发撒在谢平芜身上。她脸涨得通红,死死地盯着谢谢平芜,手里的赤灵蠢蠢欲动。

谢平芜目光清冷,有风吹过来,淡青广袖微微翻飞,衬得她白玉般的一张脸冷淡而皎洁。众人看着少女手握长剑,迎风而立,漆黑长发被风勾起,漂亮的眼睛透着温柔沉静的光彩。

虽然没有灵力,已经有了仙人之姿。

“我赢了。”谢平芜淡淡陈述事实。

陈媛一颤,死死握剑。

“我比你厉害,并不需要与你组队。”少女又补充道。

看着陈媛的表情,谢平芜就知道自己的箭正中陈媛的心,扎得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陈媛觉得这句话是嘲讽,她盯着谢平芜,手里的赤灵再一次出鞘!

但是谢平芜比她更快,她的木剑一凛,没开刃的剑当真在她一荡之间刺破了她的脖颈,献血粘腻地顺着脖子流下来。

“你刚刚的剑,有杀气。”谢平芜仍是那副温柔平静的样子,简单地陈述事实,“你想杀我。但是我说了,我比你厉害。”

嗯,重复扎心。

陈媛气疯了,但是剑架在脖子上,她不敢擅动。但是仍然无法相信,自己筑基初期能被一个普通人把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这说出去,简直是要把小横州的脸面留在地上摩擦!

“不可能,你一定使诈了。”陈媛盯着谢平芜,下意识为自己找借口,“你一个没修炼的废物,怎么可能会……”

谢平芜轻笑,“你每次输了,都要说别人使诈吗?”

她表情正经,一点也不像是在阴阳怪气。

众人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即便陈媛确实修为比谢平芜高,但是谢平芜的剑意早就碾压一众人了,即便是承认这件事很羞耻,但是……修道之人当坦荡坚韧,有百折不挠的心性方是上佳。

败了还狡辩,甚至恼羞成怒想要杀人灭口,这才真是品性低劣。

陈媛的脸一下子烧红起来,对着谢平芜怒目而视,“你!”

谢平芜却懒得理会杜秋生的炮灰小后宫了,她的任务并不是和小朋友斗嘴。于是收起手里的长剑,劲直走到杜秋生的身边,伸手拉起了还坐在地上的少年,“我们自己走吧。”

少女原本就长得好看,这样垂眼看他的时候,神态语调都是温柔的。杜秋生看了陈媛一眼,抿唇点头,对着谢平芜的态度很温和,“好,我们自己走。”

杜秋生抱剑对众人行了个礼,“我和阿芜拜别诸位了。”

少年气度不俗,腰板挺直,这样礼貌的姿态确实是很能博得好感的。

“那你们……路上小心。”

大多数人还是附和着说了这么一句话,毕竟都不好意思得罪小横州的势力。

谢平芜将剑背到背后,拍了拍裙角沾上的落叶,便和杜秋生转身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但是就在这时候,身后忽然有人喊道:“等等我,我跟你们一道。”

即便是没转身,谢平芜也知道身后说话的人是谁。

肯定杜秋生的第一小弟宋晚照,是秋晚山山主之子。秋晚山的势力并不下于小横州,宋晚照不用顾及陈媛的面子是很正常的。

杜秋生回过头,微微一笑,“好。”

宋晚照大步走过来,随手搭在了杜秋生肩膀上,三人便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杜秋生一直欲言又止,但是碍于宋晚照在场,一直都没有开口问。谢平芜自然知道杜秋生想问什么,毕竟从前的谢平芜人设一直都是柔弱温柔的小青梅,忽然之间武力值爆表,怎么看都有问题。

但是谢平芜作为谢珈原定的女主,怎么可能真的是平平无奇的凡人小姑娘?

总之有机会再说吧。

谢平芜把喉头涌出的血咽了下去,脑子里浮现的是那个对她使了杀招的少年的脸。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拯救修仙界后我和反派He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