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针锋相对

陈家并也没有人搭腔,双方就在那在雨中双方对峙出来。偏偏也没一个人动,可周羡却都忍摸了摸腰间悬着的长剑,不出一盏茶的功夫,这群人怕不就得你死我亡了。池时却脚步一动,一点也不眷恋的转了身,走到小毛驴跟前,爬起来骑了上来。“东山除了你们的脚印,刘钊回来及明明没有一个人动,可周羡却忍不住摸了摸腰间悬着的长剑,不出一盏茶的功夫,这群人怕不就要你死我亡了。。...

一品女仵作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女仵作》在线阅读

陈家并未有人搭话,双方就在那雨中对峙起来。

明明没有一个人动,可周羡却忍不住摸了摸腰间悬着的长剑,不出一盏茶的功夫,这群人怕不就要你死我亡了。

池时却是脚步一动,毫不留恋的转了身,走到小毛驴跟前,翻身骑了上去。

“东山还有你们的脚印,刘钊回来得及,你们未必就能收干净了杀人现场,铁证如山的事实摆着,还能清清白白的脱身?

替凶手掩盖犯罪现场的,不是凶手,就是帮凶。杀人者偿命便是。”

先前她走开了,小毛驴淋了雨,有些湿漉漉的。

池时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来,捋了捋毛驴头顶上的那撮耷拉了下去的呆毛。

“葬也无妨,一会儿我再挖出来。这样也好,省得陈老太太一趟送夫又送子,太过劳累。”

那陈家领头人双目圆睁,眼瞅着就要喷出火来!

他是陈老爷子的长子,名叫陈山。

他往前一步,想要再挥拳,可看到自己一身泥,又硬生生的住了脚。

“阿娘?”陈山扭过头去,询问地看向了站在棺材旁边的陈老太太。

陈老太太一头银发梳得一丝不苟,吊梢三角眼炯炯有神,一看就知道,她才是陈家的话事人。

“回去!九爷刚来东山,尚未开棺,便知晓你爹是被那大虫害的。三人上山,九爷独拦了你阿爹,那就是你爹有未尽之言要说。”

“九爷想做的事,祐海没有人拦得住。”

老太太拐杖一跺,转身就朝着村中行去。

抬棺的轿夫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声不吭的调转了头去。

池时拍了拍小毛驴,跟着那送葬队伍,朝着东山村行去。直到他们进了村子口,周羡的手方才从那剑柄上放了下来,“我们在京师,可没有听说过,池九是这祐海的土皇帝。”

在他身后的常康一个激灵,池九虽然嚣张跋扈得过分,但是公子你何必开口就诛人九族!土皇帝?他瞧这池九,不像是土皇帝,倒像是那活阎王。

东山村颇大,环绕东山半周。这其中并无什么强势宗族,各姓杂居着。村长姓刘,是个老秀才。先前说的那个骑跛脚马的刘钊,便是村长的次子。

这陈家在村中,算得上是富户,子嗣繁盛。

堂屋里的灵堂尚未来得及拆,架着棺材的木板凳还在。轿夫们轻车熟路的将那棺材搁了回来。

池时没有言语,收了纸伞,将它靠着墙角搁好了,径直的走了进去,对着牌位恭敬的上了三支香。一个转身,看向了棺材。

只见她白润修长的手,轻轻地往那棺材盖上一拍,九根长钉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斜飞出来,对着刚要跨进门的周羡面门飞去。

这触不及防的一幕,让屋子里的人都惊呼出声,跟在周羡身后的常康脸色大变伸手想拦,却见周羡伸手一薅,那九根铁钉便被他揽进了袖子中。

他对着池时轻轻一笑,手往下一垂,铁钉顺着袖口滑落在石板地上,放出了清脆的响声。

池时头也没有抬,小手一推,那棺材盖子便打了开来。

屋里的人,立马错开了视线,不敢看那棺中诡异的画面。

这陈老爷子为虎所害,竟是被咬得只剩下半截儿,从腰腹开始往下,都是纸糊的。想来陈家人不能他残破下葬,特意请那扎纸人的,给补齐全了。

池时,从袖中掏出一副薄如蝉翼的手套来,戴好了,俯身下去……

“九爷要看,老妇人也不拦着。但是我这苦命的老头子,的的确确就是被大虫给害了。我那儿子陈山,亲眼瞧见的。”

“老头子好喝酒,这入冬农闲,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他便约了曹老儿一道上东山,想要挖些草药,来配他那蛇酒。岂料一去不返,到了用晚食的时候,都未回来。”

“我突然想起,前些日子,村中有传闻,说东山有大虫出没,便着急了起来。让陈山同曹老儿的小儿子曹田,一起去寻人,他们两个亲眼瞧见……”

陈老太太说着,哽咽起来,“许那大虫是吃饱了,见有人来了,扭头就跑了。他们二人,这才得以带着老头子们回来。我家老头子少了下半边,那曹老儿,少了右半边。”

池时听着,摇了摇头,她眉头轻皱,伸出手来,拨开了尸体的头,“头部肿胀严重,根据伤口来看,后脑勺遭遇了两次重击,应该是致命伤。伤口里头,尚存有碎石。”

“凶器应该是石头。”

她说着,不管众人的惊讶,自顾自的解开了陈老爷子的衣襟,接着说道,“面部有擦伤。胸前有明显的被石头硌到留下的淤青,后背亦有,但十分轻微。”

“凶手从背后袭击死者,死者迎面倒地身亡,随即凶手将死者翻转了过来,一般人穿着冬天的袄子,谁在石头上,并不会出现明显的淤青。”

“但是死者体重远超常人。且死者表情安详,这不符合见到猛兽时的反应。”

山中见老虎,没有吓破胆,已经算是个硬汉了。

“同虎肚中的那个死者一样,陈老爷子也是被人杀之后,才被老虎啃咬的。”

池时说着,站起身来,看向了陈山,“你去的时候,你阿爹可是一动不一动?在那日下午,你们可有听见人的尖叫声,或者老虎的咆哮声?”

陈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有听到,若是听到了,我们早就冲上山了,何至于叫那畜生,将我阿爹……是我婆娘做好了晚食,我们才想到,阿爹没有回来。”

“麻姑死了,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与刘钊有什么关系?他为何在城中听了我的话,便骑马回来报信,然后你们上东山处理了现场。”

“虎口中的那只断手,是麻姑的吧?”

池时又问道。

陈山脸上顿时没有了血色,他艰难的回过头去,看向了陈老太太,陈老太太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不等他说话,站在那里一只没有言语的打虎英雄周羡,突然开了口,“早就听闻池仵作断案如神,光看一只手,你便知晓那是麻姑。”

“陈山还什么都没有说,我倒是觉得,池仵作已经把这个案子,弄明白了呢。”

他说着,指了指地上的九根钉子,“池仵作见识了我的本事,确认了我没有冒充那打虎英雄,现在是不是轮到我来见识你的本事,看看你到底配不配得上仵作世家的威风。”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一品女仵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