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女仵作

大梁长和六年,永州祐海县。北风呼呼的吹着,天看上来单调得很,眼瞅着昨日入秋以来的第一场雪,就得下下去了。屋子里的炭盆子,烧得红彤彤的,偶而那碳突然出现断裂,已发出了轻脆的咔嚓声。池时拿着帕子,擦了擦她窗边立着的木雕骷髅人,皱了皱眉头。虽然了用了北风呼呼的吹着,天看上去沉闷得很,眼瞅着今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就要下下来了。。...

一品女仵作

推荐指数:10分

《一品女仵作》在线阅读

大梁长和八年,永州祐海县。

北风呼呼的吹着,天看上去沉闷得很,眼瞅着今日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就要下下来了。

屋子里的炭盆子,烧得红彤彤的,偶有那碳突然断裂,发出了清脆的咔嚓声。

池时拿着帕子,擦了擦她窗边立着的木雕骷髅人,皱了皱眉头。尽管已经用了上好的炭了,但只要有那烟火,屋子里便多多少少会沾上灰。

“我的儿,头回裳娘来你屋子里头给你送冬靴,好家伙,被这玩意……被你这小兄弟虚目吓病了去,躺在榻上半月未起……”

那裳娘乃是池时的庶姐,而虚目,则是池时给这木头骷髅人取的名字。

这祐海县池家,在大梁也算得上是小有名气。

池时的曾祖父池丞,乃是名噪一时的仵作,深得太宗赏识。

这仵作同尸体打交道,本乃三教九流之末,非官只为小役,子孙后代不得科举,非那走投无路了的,谁想做这等摸尸拆骨之事?

偏生那池丞是个惊艳绝伦的,硬生生的从刀山火海中劈出一条路,被封为一品仵作,且特许了仵作后代科举,也算得功德一桩。

池丞去后,池家一路衰败,从那京师之地,退回了老家祐海,在这弹丸之地,勉强算了个有底蕴的大户人家。

“池家乃是仵作世家,旁人家玩的是那核桃,菩提串子,咱们盘的,那是骷髅脑袋。”

池时的母亲姚氏听此言喉头一梗,抬眼一看,又是一阵心悸。

且不说那床边站着个吓死人的玩意儿了,就说那床帐,旁的人,雅致的绣上那梅兰竹菊,俗气的也绣个百子千孙。

池时倒好,那帐顶简直就是百鬼夜行。

待他日寻了姑爷,搁榻上一躺,眼睛那么一睁,还不吓得魂飞魄散!

“我的儿,阿娘特意寻了匹好料子。日后你便要去衙门里做仵作了,我……都怪阿娘不好。你将这布条缠着,休要叫人看出了破绽来。”

姚氏说着,四下里看了看,声音都压低了几分。

早在她进屋的时候,便已经将池时身边伺候的,全都撵下去了。

眼前的池时,身穿宝蓝色长衫,凤眼上挑,抿着薄唇,看上去格外的英气。

两相对比,不知道何时,池时竟是比她高出了大半个头来,谁见了不夸上一句,好一个俊俏的小郎君!

池时看了那白布一眼,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惊讶的看向了姚氏。

“阿娘,我这前胸贴后背的,不晓得的,当我上辈子是个饿死鬼。我面朝北边站着,您不瞧我的脸,那都分不清,何处是前何处是后。何处是南何处是北!”

“二房的哥哥们,只到我耳垂,隔房的表妹们,见到我娇羞的流泪……阿娘,我搁这池家十六载,又有几人想过,池时并非池九郎,而是那女娇娘?”

姚氏顿时愣住了,一肚子的话到了嘴边,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照这么说来,她该夸她生的姑娘,威武雄壮?

“阿娘休要担心,旁人便是疑心那城门口的石狮子能下崽,也不会怀疑到我头上的。七堂兄明日里便要离开祐海县,今儿个中午,约了我去杏花楼说案。我便先去了。”

池时说着,擦掉了骷髅人身上最后一点灰,恋恋不舍的站直了身子。

姚氏瞧着,在心中叹了口气,又有些郁结起来。

若不是……池时好好的一个女儿家,应该生在那香的美的堆里,何至于现如今,偏生往那臭的死的中间去?

风停了,那阴蒙蒙的天,好似更高远了一些,池时仰了仰头,一片晶莹的雪花落在了她的鼻尖上,她一个翻身,坐上了小毛驴儿。

永州这等穷乡僻壤之地,骑马之人甚少,多半都是骑驴的。

门房一瞧,忙拿了把油纸伞来,恭敬的递了过来,“九公子,下雪了。怎么不见久乐跟着?”久乐是池时的小厮,平日里很是机灵。

池时接过了油纸伞,“今儿个是他祖母生辰,我叫他家去了。七哥可出门了?”

“一早便出去了,现在也还没有回来。”

池时没有多问,怕了拍驴屁股,慢悠悠的朝着杏花楼行去,她的脸被油纸伞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叫人看不见她的表情。

事实上,池时这个人,惯常都是没有太多表情的。

就连上辈子,在犯罪现场,被人戳了个透心凉,她依旧是毫无波澜,只想着凶手一刀毙命,绝非是寻常之辈,应该是受训之人,当时他们侦查的方向,完全错误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鼎鼎大名的女法医,成了为祐海县池家新出生的小娘子,一个被当做小郎君养的女仵作。

她正想着,一阵喧哗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快点去快点去,东山的大虫,叫过路的英雄抓住了,郭屠夫要将那畜生宰了,剥皮去骨呢!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戏,去迟了,就瞧不见了!”

“跑反了跑反了,杏花楼张掌勺,要将这虎烹了,咱们喝不到汤,闻个味儿,也算是强身健体了。”

周遭的人说着,都朝着杏花楼涌去。

祐海县城并不大,你便是个喷嚏打得响了,指不定都能传染隔壁邻居。

池时瞧着,也忍不住拍了拍驴屁股,加快了步伐。

杏花楼前的青石板地上,躺着一只大虫,它嘴角流着鲜血,身上的皮毛,却是没有半点损毁,可见这打虎英雄,是个厉害的角儿,不用刀不用剑,光是拳头,便震死了老虎。

这城中之人,池时认了个十有八九。

离那老虎最近的男子,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衫,北风灌进他的袖袍里,鼓鼓地,像是要将他吹飞了去。

他的脸白得像是一张纸一般,感受到了池时的视线,他看将过来,微微一笑。明明还下着雪,池时却莫名的觉得,好似周遭的花,都要开了。

这个人,她不认得,应该就是乡亲们口中的“过路的打虎英雄”了。

虽然这个英雄看上去,老虎吹口气,他就能升天了。

池时想着,视线一挪,这才发现,在这英雄旁边,还站着一个黑衣护卫。

就在这眼神交汇之间,郭屠夫已经毫不犹豫的一刀下去,将那大虫开了膛破了肚,那腹中之物,哗啦啦的流了出去。

“啊啊!手!手!大虫吃人啦!吃人啦!快报官!”

池时皱了皱眉头,在地上的一滩血中,竟是多出了一截人手来。

大虫死了,不归她管,但是人死了,她就要管。

池时袍子一撩,“让让,池九在此。”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一品女仵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