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瑄刚给范以哲发过去的个“滚”字,又来了条信息。哥哥:听妈妈说你转校了。祝瑄:嗯。哥哥:你跟同学打群架了?祝瑄:嗯。哥哥:自己伤也没?祝瑄:一点点,没事儿。哥哥:伤哪儿了?祝瑄:伤在胳膊上被挠了,烦死女生的长指甲了。祝玹心里疼了一下,做为兄控得哥哥:听妈妈说你转学了。。...

至朝以暮

推荐指数:10分

《至朝以暮》在线阅读

祝瑄刚给范以哲发过去个“滚”字,又来了条信息。

哥哥:听妈妈说你转学了。

祝瑄:嗯。

哥哥:你跟同学打架了?

祝瑄:嗯。

哥哥:自己受伤没有?

祝瑄:一点点,没事。

哥哥:伤哪儿了?

祝瑄:伤在胳膊上被挠了,烦死女生的长指甲了。

祝玹心里疼了一下,身为妹控得知妹妹受伤,就算是皮肉伤。他也心疼的不得了,祝瑄在家里最小从小被宠着长大家里一点苦也不舍得她受,就连他妈对她都没脾气

祝瑄在国外学音乐半年才回一次家,偶尔跟妹妹视频问一下情况。

祝玹特别宠妹妹,女朋友也不生气,跟着一起宠。

他女朋友是个混血儿,跟他在同一所大学,不过他是体育生,体育生和音乐生的爱情,应该是家里不太认可,怕他们走不到最后,但过了几年,见见家长也都同意了,两人前年领了证。

哥哥:你现在在哪儿?

祝瑄:在学校啊。

哥哥:……国内这个点儿你在上课吧?

祝瑄:是啊。

哥哥:放下手机认真听课,要不然我就跟爸爸说送你到国际班去。

祝瑄:二中没有国际班。

哥哥:……听话。

祝瑄:行吧。

“哎哎,那个同学。”

祝瑄被拍了拍一抬头,英语老师和她对个正着。

“干什么呢?不让睡啊,别趴着。”

祝瑄这才抬起头来,仔细看这个班级,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手就是头脸朝窗户睡了起来。

理科班女生少可以理解,但他们是没见过女的吗?颈椎不疼的吗?祝瑄都替他们疼。

课间

宋翔跑到白数面前“白哥下学去我家玩儿吧。”

白数推了一下眼镜,但没看他声音低沉“不去,你太菜别想再拉着我打游戏。”

“不打不打,明天考试我跟着你复习一下,你带带我嘛”猛男撒娇着实辣眼

白数依然拒绝“我不去你家”他停下手中的笔终于看了眼宋祥“就在教室补吧。”

“我爱死你了!”宋祥在他桌子上放了个棒棒糖,白数揣进校服外套口袋里

新同学新鲜归新鲜,但明天考试,同学们最后还是集中注意力在学习上,下学同学们都撤了,班里只剩白数,和宋祥还有后排的祝瑄同学。

人家两个是在讲题,而祝瑄竟然以看书的姿势就那么睡着了

白数看了一眼时间:“今天就这样吧,回去我再发你押的题,不懂晚上再问。”

宋祥:“行吧那我先撤了,今天有雨你早点回去。”

白数收拾课桌宋祥早就窜了出去,他去前面捡笔时偶然间看到了祝瑄

“班里什么时候来了新同学。”

“同学,快下雨了,你不走吗?”

祝瑄还是没动静

“睡着了?”

白树轻轻走近轻拍课桌,这一排祝瑄就醒了,她整个人都是懵的,还没开口骂人,那人先发话了“同学快下雨了,再不走就晚了。”

声音还挺好听,祝瑄戴上眼镜看清了那个人,先看了人家一会儿,黑色短发,银框眼镜,琥珀色浅色眼镜,皮肤白皙放四中也是校草级的甚至在她看来比四中的还顺眼

颜狗上线:“嗯,谢谢”

“没关系”

白数个子很高很有气质,校服穿他身上都能走T台

刚走到校门口,想起来手机没有拿,又回到教室,拿手机出来时就刮起了风,随之又下起了雨

“今天点儿怎么这么背?”更背的还在后面,过马路时祝瑄来了个平地摔,这一摔人都摔傻了,一看鞋带开了,她挣扎着坐起被人扶了起来入眼一双细白修长的手,“这手不写作业可惜了”这是祝瑄的第一反应,再后来她被人用衣服罩住了头。

“赶紧回去跟你说了一会儿有雨。”男生高她多半个头她认出是教室里提醒她的那个好看的男生

白数把衣服扔她身上自己就赶紧跑了身上没有带钱的习惯平常都是步行回家一块钱车费身上也不装

祝瑄望着白数手举书包跑远的身影慢悠悠的走进一家便利店等着王女士来接她,手臂上搭着一件校服

白数父母都是医生今晚两人不回来,白数也早已习惯,换下衣服洗了个澡头发都没吹干就坐下学习

“小数?”外面有人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嗯?”白数起身开门脸上是温润的笑容“奶奶,您还没休息啊。”

“吃了没?头发怎么也不吹干?学习哪有身体重要。”

“嗯,我参加了物理竞赛前三名有保送名额想着这几天准备准备。”

“好,那你注意休息别着凉了。”

“行,您快去休息吧。”

屋里放着舒缓的钢琴曲白数活动颈椎摘下眼镜手机在一旁放着,自律的人从不会受外界干扰

他看了眼时间显示是十点二十

“该睡觉了。”白数这样想刚拿起手机就是一通电话,来电显示“祥子”

“喂?”白数为人一惯温润待人亲和

“打游戏吗白哥,考前放松啊。”

“我不需要放松。”

电话那边哼唧两声似是猛男撒娇“白哥~陪我玩一局嘛~”

白数勾起唇角:“要不我给班主任打个电话让她陪你吧。”

“别啊!”宋祥压低声音“我刚跟我妈说我睡了。”

“那你就赶紧睡吧,拜拜晚安。”不等他再说什么,说完就挂白数以最快的速度关机不再理会宋祥

宋祥扣了十个电话过去结果一直是关机“握草,无情。”

李秀云把考号发给王诗,新生一般都是在最后一场最后一号,李秀云还挺负责的把这次月考内容发了过来不过只发了她教的数学,王诗给祝瑄找了几套题让她刷,坐那儿两个小时刷完期间没有停歇做完就拿起手机开始打游戏

王诗进来给她送牛奶一进门就看见祝瑄翘着二郎腿打游戏“玩什么呢?”

祝瑄接过热牛奶“数独,开发智力。”

“你什么时候开发开发语文偏科了都。”

“我语文又不差。”祝瑄专心致志玩游戏丝毫没有被带跑思绪

“我不说你那么多了。”她什么都懂王诗也懒得多费口舌“明天考试老师说挺简单的你没问题吧。”

虽然她上课爱睡觉但关键时刻还是不会掉链子的毕竟家教不是白请的不过上了高二就没再上补习班了也不请家教,王女士觉得女儿很聪明没那个必要了主要是现在请家教祝瑄也不听

王女士是个文科生但闺女随她爸爸理科成绩尤为突出文科史地政相比来说不能看

“不超纲没问题,年前三有信心。”

王诗摸摸她头顶给她顺头发“靠年前三了给你换台电脑。”

“成交。”其实考不了也买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至朝以暮”,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