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邵青究竟是也不是“知三做三”周桐表示予以不予置评,但是有件事是也可以确认的,是他演艺道路就崩毁的导火线。三年前岑邵青进组拍摄作品电视剧,被探班的娱记拍到他状态非常萎靡不振,黑眼圈重,在角色并不需他成功减重的情况下,岑邵青距进组时相比较,肉眼由此可见瘦了不三年前岑邵青进组拍摄电视剧,被探班的娱记拍到他状态十分萎靡不振,黑眼圈重,在角色并不需要他减重的情况下,岑邵青距进组时相比,肉眼可见瘦了不少。娱记唯恐天下不乱,本着“有热度就写”的原则,按照“是事实就夸大事实,不是事实也要胡编乱造创造事实”的行为准则身体力行的起了标题:当红小生岑邵青神情憔悴,疑似XD!。...

岑邵青到底是不是“知三做三”周桐对此不予置评,不过有件事是可以确定的,也是他演艺道路开始崩坏的导火线。

三年前岑邵青进组拍摄电视剧,被探班的娱记拍到他状态十分萎靡不振,黑眼圈重,在角色并不需要他减重的情况下,岑邵青距进组时相比,肉眼可见瘦了不少。娱记唯恐天下不乱,本着“有热度就写”的原则,按照“是事实就夸大事实,不是事实也要胡编乱造创造事实”的行为准则身体力行的起了标题:当红小生岑邵青神情憔悴,疑似XD!

娱记这边一发布,心里正因为热度有了美滋滋呢,岑邵青那边却慌了,他第一时间想的不是发澄清通稿,而是找到娱记收买加威胁。娱记被气急败坏的岑邵青这么一找,心里疑窦丛生,肯定岑邵青这个人有猫腻,一出门反手热心的报了警。血液检查,毛发检测,最后确定岑邵青血液阳性,XD一事板上钉钉!结论一出,社会哗然,愤怒的群众和转黑的粉丝协力把岑邵青送上热搜第一,享受到名字后面跟个红彤彤的“爆”字的待遇。

不知岑邵青是觉得连这事都被爆出来,索性再无底线打算破罐子破摔,还是觉得再没复出的希望彻底放飞自我。反正从那以后,岑邵青的名字时常上热搜,却都不是因为什么好事。一代正当红的青年演员,样貌出色,演技也在同龄人中属佼佼者,他本该前途无量,无奈自甘堕落,自己将自己璀璨的人生路毁了个彻底,成了娱乐圈里无论谁提起来都要皱眉叹气的存在。

而今天,岑邵青这个人的名字却被跟国民好感度极高的周桐的名字连在了一起,可想而知周桐的粉丝有多震惊愤怒。

不光粉丝愤怒,保姆车里的周桐本人已经气炸了,她怒极反笑,尤其在齐玫接了个电话得知广告拍摄被临时取消以后。

“怎么着?这么离谱的造谣他们不等澄清就信了?是压根就没脑子还是被驴给踢了?”

“别先生气,公司已经发声明澄清了。现在的问题是,是谁在背后造谣这件事,目的是什么?”

这种无成本造谣实在太经不起推敲了,不论哪一方出了澄清公告,再下一张律师函,基本就能从舆论里脱身,尤其被造谣恋情的双方实力悬殊这么大。

那对方为什么要费劲做这样的无用功?还是说对方手里有什么后招是她们没有想到的?

齐玫突然感到一丝恐惧,后脊骨的阵阵凉意从骨缝里窜出来,强烈的不安笼罩在她的心头。

她刚才点进热搜里,带两个人恋情话题的几乎都是营销号在说,且没有一家营销号放了图,通篇就是“据说”、“听说”这样千篇一律的话术,引起评论区骂声一片。

情况看似对周桐有利,齐玫却仍不能踏实得下心来。

“你最近都去过哪里?除了跟我一起的时候。”

周桐看得出来齐玫有点慌了,但她并没有把齐玫的慌张当成是她在大惊小怪。齐玫是一个专业的经纪人,这么多年的相处让周桐看到了她预判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所以她相信她对危机的判断。

周桐认真想了想,回答:“拍完《暗杀》以后就一直在休息等合适的新剧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待着,偶尔武装好去我爸妈的学校听听课,等下了课跟我爸妈回家吃顿饭,我出门的话很少,但几乎都有人陪着。”

这样一听,齐玫实在找不到周桐身上可以做文章的漏洞,她再次紧锁眉头,一点一点梳理排除周围与周桐可能有过节或者有资源竞争关系的人。

“哦对,丁瑜经常来家里找我,但她找我是为了搜集素材,说我在家太久不能太脱离粉丝,所以拍了不少我宅在家的时候比较日常的照片和短视频。”

“嗯,丁瑜的做法没问题,可能想着到时候整合在一起给我让我发微博跟粉丝互动。”

车里安静了一瞬,两个人都没发现什么端倪。周桐不是很外向很乐于交朋友的性格,她有些慢热,喜欢安静,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找麻烦她一般不会与人起争执,主要周桐的咖位摆在那里,没人闲的没事平白去招惹她。

“玫姐,我还是觉得这个谣造的很离谱。我跟岑邵青几乎没什么交集,这么多年也没联系过,突然说我俩谈恋爱也太扯了。”

“我现在能想到的跟你有过节的人就只有一个齐小恬,但以她对你的关注度,不可能不知道你的动向,既然清楚你的动向,怎么可能拿你跟岑邵青瞎编乱造?谎言是最容易被击破的。”

可除了齐小恬,还能有谁?

星海计划的练习室里,有个人正坐在干净的木地板上百无聊赖的摆弄手机,开门声响起,坐在地上的人抬头,见她等的人终于到了,开口抱怨:“你怎么才来?我等了你足足二十分钟。”

是个女孩子的声音。

“我这不是有行程要跑嘛,我金主给了我这么大的资源,我得提前到处多露露脸,增加一下知名度,到时候电影上映人家观众才知道我是谁。”

走进练习室的人正是齐玫嘴里的齐小恬,终于拿到优质资源的她心情不错,所以难得耐心的给坐在地上的人解释。

“你金主给你的是贾导新电影的女主角?那个《美晶》?”

“对啊。”

“我说呢,怪不得你那么急着要搞周桐。”

听了这句饱含讥讽意味的话,齐小恬非但没生气,还点点头表示认同:“当然啦,贾导那么看得起周桐,非要把《美晶》女主角的位置留给她,连公开试镜都不进行,我有什么办法?我金主可是给这部电影投了巨多钱,这都没能拿到女主角的话语权,我要想拿到出演女主的机会,势必得把周桐赶走。”

“你把周桐搞走了,这个女主就能换你当?这可是贾导的电影,据我接触,贾导这个人可是挑演员挑得很。”

“那又怎么样,没有周桐,我可就有巨大的优势了,别忘了,只要我金主撤资,这部电影就拍不了。”

坐着的人还想说什么,话没说出口就被齐小恬打断:“而且对一个导演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拍的电影能过审啊!选周桐的确能让电影质量上一个档次,毕竟人家是三金影后,演技那确实没得说,可再好的电影,过不了审不白瞎么?选我就不一样了,我承认,我虽然没什么演技,但我能带给贾导的,是充足的拍摄资金和过审的保证。”

齐小恬冲坐着的人眨眨眼,俏皮的问道:“如果你是贾导,你选谁?”

坐着的人没再吱声,她耸耸肩,无所谓选谁,她只不过拿钱办事而已:“钱什么时候到账?”

“马上,由于你办事利索让我心情很好,所以手一抖,转账的时候多给你打了个零,到时候看到信息不用太感谢我~”

齐小恬冲那人飞了个吻,笑着转身离开练习室。坐在地上的人许久没动,不知是被这天降馅饼的好事给砸晕了没缓过神,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墙上挂着的钟表分针走了一格,她摸出手机,给未知号码打通了电话。

“下车吧到家了。”

保姆车稳稳的停在周桐家门口,车上的周桐还没从刚才小区大门门口那些举着摄像机争先恐后不要命般朝保姆车扑来的壮观景象中回过神,那乌泱泱的人头挤成一堆,看得人头皮发麻。周桐刚才打眼一瞧,觉得记者的人数似乎比她拿三金影后采访时还要多数倍。

“原来我们国家有那么多的记者吗?”

周桐边下车边问仔细打量四周的齐玫,齐玫心不在焉的回道:“你以为谁都能被叫记者?他们那是闻到了血腥味的狗,迫不及待想来分一杯羹呢!”

确认过四周安全后,齐玫依旧不敢掉以轻心,她跟在周桐身后呈保护者的姿态,护着她进了家门。

周桐看到齐玫的姿势,不自觉想起电影节上她穿着那条繁杂的长裙,宋清站她身后护着她以防她不注意摔倒的情景,也不知道那个小朋友在干嘛,周桐不合时宜的想。

公寓里,宋清一遍遍刷着微博热搜,点进带了周桐恋情话题的评论区,十指飞快的在手机键盘上击打发送评论成功,然后转移阵地再换另一个账号继续有理有据的反驳那些相信周桐恋情的评论。

马志文在一边看着,震惊于宋清的打字速度,又对宋清的骚操作叹为观止。

“你一共有多少个小号?”

“实名认证的有三个,没有实名认证的有五个。”

“都是周大影后的水军?”

宋清凉凉的瞥他一眼,马志文赶紧改口:“粉丝!”宋清这才点点头,百忙之中又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少打听,干正事。”

“好嘞!”

马志文继续手头的工作,帮忙打听恶意造谣周桐背后的人是谁。

“还有个问题。”

“嗯?”

马志文疑惑的看着宋清:“你那三个实名认证过的小号,怎么实名的?该不会是你买了三个不同的手机号吧?那很容易被查出来小号背后是你啊!!”

“不是。”

宋清手没停,淡定回道:“用你的手机号、蔡敏的手机号、还有……”他说着,冲马志文笑了笑:“我姐夫的手机号。”

……

!!马志文一愣,重新捋了一遍才反应过来。蔡敏是宋清姨家的姐姐,也是马志文大学就开始谈着的女朋友。马志文终于回过味儿来,感情宋清这小兔崽子用了他两个手机号不算,还把他女朋友的手机号也给用上了?

“就为了给你女神反黑……”

马志文幽怨的看着宋清,宋清头也不抬的回道:“我倒是想用我的号光明正大的怼评论,发微博。”

“别别别!用我和你姐的!我俩也挺喜欢周影后,爱屋及乌爱屋及乌!”

马志文可不敢再刺激宋清,宋清是真能做出用自己的号为周桐冲锋陷阵的事的人,他要真这么做了,那他这个经纪人也算干到头了。

“没打听到,但是有人给我透露让我不要管,说对方这是憋着坏存心搞事情。”

马志文放下手机,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宋清和马志文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来者不善”这四个大字。

“好我知道了。”

站在窗户前打电话的齐玫挂了电话,烦躁的直挠头。就在她们进门后,网上那些营销号们齐刷刷相继又爆出来岑邵青的保姆车开进周桐住的江季新区大门的照片和监控视频,照片和视频里岑邵青的脸清清楚楚露了出来。保姆车进来的时候是庆功宴结束以后,周桐的轿跑先刷了门禁卡开进大门,在进大门后直通进连接周桐住的独栋别墅的小路口又刷了一次门禁卡,轿跑慢慢开进路口消失不见,隔了不到两分钟,载着岑邵青的保姆车也同样的流程顺利进了大门然后刷门禁卡成功开进路口。这样的巧合,周桐差点也怀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真给岑邵青打了电话,给了他门禁卡让他过来约会。

江季新区的保护业主隐私这一块做的特别好。首先进大门就要刷门禁卡,不刷门禁卡别想进来,那大门不是隔离杆,是正儿八经的大门,大门后面站了六个年轻力壮的保安,看谁想要浑水摸鱼跟着进就大力出奇迹把人给推出去。就刚才挤挤攘攘的记者不少想钻空子跟着周桐的保姆车进来的,都被保安给毫不留情的轰出去了,他们才不在意对方是不是记者,更不在意摔在地上的摄像机有多贵,他们只遵循一点:“没有门禁卡就是不能进”。

这就给人极大的安全感,每年的物业钱那是没白交。

江季新区的独栋别墅群,业主与业主的住所被小路隔得很开,每位业主的别墅前只有一条属于自己的小路,因此从进了大门的主路通往各别墅的小路的路口还有一个门禁卡刷卡区,这次小路的路口倒是换成了隔离杆,守着隔离杆的保安人数也从六个换成了两个。

网上不知哪位网友特别神通广大,把江季新区的构造图给发了出来,连带着把周桐跟岑邵青的路线也标了个一清二楚。

“有监控吗?”

周桐问齐玫,齐玫刚才的电话就是在跟物业要监控。

“没有,为了保护业主隐私,小路口以后就不再设监控。”

“哎……”

周桐叹口气,虽然这个结果她早就猜到了,但还是不可避免的觉得有些失望。

“早知道我就自己在家门口安个摄像头。”

周桐在沙发上抱着头,她能想象得到网上会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她的手机还关着不敢打开。

岑邵青的保姆车跟着周桐的轿跑进来,到第二天上午才又接连出去,对方还有只有业主才有的门禁卡,小路之后又没有监控视频。任谁看都会觉得两个人之间不明不白,周桐百口莫辩。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影后和她的忠犬骑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