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跟贾导谈一谈吧。”齐玫看得出来周桐不喜欢这个本子讲诉的故事,虽然这故事目前仍然仅有一半。周桐叹口气,被齐玫说中了,她是蛮不喜欢这个故事的,并且她还没演过这种类型的角色,于她而言这是一个全新挑战,她不喜欢全新挑战。虽然,周桐困恼的皱着眉,就算拍了,能不能够过齐玫看得出周桐喜欢这个本子讲述的故事,虽然这故事目前只有一半。。...

“先跟贾导谈一谈吧。”

齐玫看得出周桐喜欢这个本子讲述的故事,虽然这故事目前只有一半。

周桐叹口气,被齐玫说中了,她是蛮喜欢这个故事的,而且她还没演过这种类型的角色,于她而言这是一个挑战,她喜欢挑战。但是,周桐苦恼的皱着眉,就算是拍了,能不能过审还不好说……还是听玫姐的,先跟贾导谈一谈再说吧。

“我今天是不是有广告拍摄?我们跟贾导约几点?”

“广告拍摄是十二点,约下午的时间吧?约个有下午茶的地方能边吃边聊。”

齐玫拿出手机开始跟贾导发信息约时间,周桐拿起勺子,这才开始吃还算温热的粥。她已经决定了,如果崔秋雨的后续故事依旧能吸引住她,那她就接下这个角色,能不能过审或者怎么过审那是导演和制片方的事,她只是个演员,负责拍好戏就可以了。

就是有些对不住玫姐,周桐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打电话的齐玫,心里稍微有些惭愧。相对比其他艺人和经纪人的相处模式,齐玫真的是给了她太多的自由和选择权,大多数经纪人是优先考虑公司利益站在公司那一边的,可齐玫不是,她是完全站在周桐这一边,凡事以周桐的意愿为准,完全考虑周桐的感受和想法。这部电影她如果接了,最后影片没过审,或者为了过审剪的乱七八糟,浪费付出的时间周桐倒是无所谓,她心里获得满足就行了,可对齐玫来说却实在不算什么好事,首先在公司那边,就捞不着什么好,有心人会将做无用功的几个月算在齐玫头上,齐玫会因为她成为众矢之的。

周桐嘴里的鲍鱼粥越发没什么滋味,玫姐的手艺绝对足以媲美五星大厨的水准,但今天的周桐注定要辜负齐玫的好意了。

味同嚼蜡般把粥喝完,齐玫已经从衣帽间里给她挑出了适合见面穿的衣服。见周桐吃完了早饭,齐玫拿着衣服催促道:“去换衣服,跟贾导约好了,下午四点在御茶坊见,你拍完广告咱就直接去。”

“好。”

两个人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还不到十一点,拍摄的地方离周桐住的地方不算太远,保姆车开过去也不过二十来分钟,不过周桐和齐玫都喜欢提前到,这样哪怕有些特殊状况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出门吧?早点过去再商量一下拍摄细节,你也好调整一下状态。”

“放心吧玫姐,我可是刚出炉还热乎着的三金影后!什么拍摄能难得倒我?”

周桐笑嘻嘻的跟齐玫显摆,齐玫看她那臭屁样儿,倒是不再担心什么剧本的问题了。

对啊,周桐可是正儿八经的三金影后,童星出道,拍过的电视剧电影数不胜数,拿过的大大小小的奖在公司的陈列室里,那些各式各样的奖杯证书摆满了陈列室整整一面墙,那一面墙就是对周桐演技的肯定!既然是这样,那她还瞎担心什么?不管这个《美晶》周桐接还是不接,以后照样会有更多更好的剧本找上来,只有周桐想不想拍,根本不存在她拍不拍得到的问题。

齐玫想通这点立马信心倍增,这时的齐玫绝对想不到,演艺生涯里“顺风顺水”这个词,即将跟周桐毫无关系。

危险已经露出了触角,但处于危险之中的人们仍不自知。

随着关门声响,一辆黑色保姆车正巧开出江季新区的大门,车里的人把拿着江季新区大门门禁卡的手收回去,然后把贴了防窥膜的车窗升了起来。

“嗯?今天不开车去吗?”

周桐看着停在门口的黑色保姆车问身后的齐玫,齐玫知道她说的开车是指她那辆轿跑。

“我本来想着开你那辆车的,是丁瑜心疼你,说保姆车的座位舒服,能让你在路上躺一躺,休息休息,我才做主让用的保姆车。”

听了这话,周桐笑了笑,打心里觉得丁瑜这小姑娘不错,说得少做得多,心思细腻,稳重踏实。

“等趁个什么机会,再把工资给丁瑜加一加吧?”

坐上保姆车调整了座椅的周桐把毯子往身上一搭,跟烙饼一样瘫着仰着脸跟齐玫说。

“还加啊?你还真是不知人间疾苦。”

齐玫把车门一关,跟司机说了地点,把隔音玻璃一升,开始给周桐科普普通人的生活:“你知道现在大学生就业找工作多困难,重点大学毕业的小孩能找到心仪的工作又能拿到相匹配薪资的概率都不大,更何况一般大学毕业的小孩。现在你给丁瑜的工资是除去各项保险扣除外每个月一万二,你知道像丁瑜这样的刚毕业小孩正常找工作第一年工资每个月才多少么?只有丁瑜工资的一半,而且工作量还是她的双倍。”

这些事情周桐自然是不懂的,她的父母是大学教授,不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他们给周桐的都十分的富足,再加上周桐小小年纪就拍戏出道,片酬逐年升高,虽然不至于高到离谱,但每拿一些奖项片酬都一定要高一些,公司会根据艺人的价值来决定片酬的范围,那么除去跟公司的分成,到周桐手里的钱也是一笔很可观的数目。

齐玫说周桐不知人间疾苦,确实是没说错。

“我倒不是心疼钱,反正钱再多也不是我的,我只是给你建议。”

看到周桐点头,齐玫才又接着说:“我们可以不先考虑给丁瑜提工资,丁瑜要走这一行,有时候其他东西比钱更重要。”

比方说人脉。

周桐懂齐玫的意思了:“可是经纪人这一块我不懂,导演编剧我倒是能帮到她。”

“她又不拍戏出道,要那么多导演编剧的资源做什么?”

齐玫恨不得敲开面前周桐的脑袋瓜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浆糊:“我是透明人吗请问?丁瑜未来要走的路不就是我现在正在走的路么!”

周桐平白遭到齐玫仿佛在看一个智障的白眼,顿觉打击。她根本没往齐玫身上想嘛,毕竟齐玫在她看来实在是优秀,她总觉得齐玫能当一辈子的王牌经纪人,培养一个又一个三金影后,跟“退圈”这两个字八竿子打不着。或许周桐的想法都被她过于明显的放在脸上,又或许齐玫是真的将周桐了解了个透彻,她第一次跟周桐说起自己埋在心底深处的念头:“虽然肯定不是现在,但我真的还蛮想退圈做一些其他的事情的。”

“啊?!”

周桐显然没想到聊着丁瑜涨工资的问题,怎么一转眼成了齐玫的去留问题……

“那么惊讶干嘛?我就非得一辈子像教导主任管理不听话的学生一样当一辈子经纪人啊?咸鱼都还有梦想呢!”

“那玫姐,如果你不当经纪人了,会想要做什么呢?”

齐玫听到周桐的问题,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睛亮晶晶的笑着说:“我想去图书馆里当个图书管理员,不跟人打交道,也不需要说太多的话,省心又轻松,下了班回到家,用从路上顺道买的菜做个家常饭,偶尔吃顿垃圾食品,有空了就出去做个美甲看个电影去商场里试试新款的衣服和鞋,要是有小长假就开车到处玩一玩,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周桐脑海里一会儿出现齐玫推着带轮子的手推车一本一本按照种类往书架上放书的场景,一会儿又出现齐玫系着丝巾开着车在宽阔无人的马路上疾驰的场景,还有下了班换上睡衣坐在毯子上,手里捧着炸鸡和可乐,戴着眼镜看电影的画面,没有时不时响起的手机铃声,也没有突然开会的通知,看完电影的齐玫能关机睡个安稳觉。周桐想着这些,眼前的齐玫突然莫名让人觉得温柔了起来。

“被你一讲,我也好想退圈过一下不是演员周桐而是普通人周桐的生活,但我除了拍戏好像其他的什么也不会。”

齐玫看着竟然真的开始认真思考然后露出苦恼的表情的周桐,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

“你还是安心拍戏吧,我是真心喜欢图书管理员这个职业才想去做图书馆管理员的,你是真的很喜欢拍戏所以好好当你的演员吧!你见到好剧本时开心的样子特别明显。等哪天你有了喜欢的人,告诉我,我找机会带他去看你拍戏。”

“啊?为什么看我拍戏?”

周桐疑惑的问道。

“你拍戏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鲜活的,可能你自己发现不了,但作为一个旁观者去看,你是非常非常吸引人的,让人情不自禁的喜欢你爱上你,特别简单。所以我特别爱在微博发你拍戏时候的小视频和照片,照片都比较少,短视频更多一些,不是跟粉丝汇报你在哪里你在做什么,而是让她们看到视频以后更喜欢你,再借由她们让更多的人发现你的魅力成为你的粉丝,事实证明,我的策略成功了!而且我都提前给她们预告了,等粉丝数量突破三千万,发你喝醉跳舞的视频!放心,那个视频里你超级美!”

“天呐你这个心机女!”

周桐因为齐小恬那个事情注销了微博账号,也没再理过微博上乱七八糟的事情,但齐玫是她的经纪人,所以会发一些关于她的照片日常动态还有视频,粉丝发现她把微博注销后,又发现经纪人发的物料比周桐这个正主还要多,于是机智的转移阵地,把满腔浓烈的热爱全部给了齐玫的微博,齐玫怕是娱乐圈里经纪人比艺人粉丝数还多的第一人!虽然知道齐玫多少带了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夸张,周桐还是被她给逗乐了。

“丁瑜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

齐玫拉开遮挡帘目测还有多久到达拍摄地点,一直拿在手里的手机开始疯狂震动。

“怎么了丁瑜?”

“玫姐你快打开微博,桐桐姐现在在热搜第一位!”

挂了电话的齐玫神色凝重的打开大眼睛标志的APP,微博热搜第一就是“周桐恋情曝光”,后面跟了个触目惊心的“爆”字。她的微博私信也爆了,基本都是粉丝来跟她求证周桐恋情的,紧跟着,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周桐的手机也跟着响起来。

“关机。”

下意识要接电话的周桐听到齐玫的话,直接长按关了机。

“怎么了玫姐?我又被造谣什么了?”

周桐见齐玫脸色不对,就知道肯定出了跟她有关的事情。

“是昨天跟齐小恬拌那几句嘴上热搜了?”

齐玫把手机一扔,摇摇头,她没心情让周桐猜:“热搜第一是你恋情曝光。”

“哈??”

周桐哭笑不得:“我跟谁谈的恋爱啊?”

“岑邵青。”

……这谁跟她这么深的仇?造谣她谈恋爱还选个“五毒俱全”的人形社会垃圾。

“发澄清,有病吗?造谣我跟那种社会败类谈恋爱?我是眼瞎还是智力低下?”

周桐怒极反笑,岑邵青比她大三岁,但跟她同为童星且拍了同一部电影同一年出道,娱乐圈里有个童星出道非但没长残还越长越好看的排行榜,她和岑邵青常年霸占榜单第一和第二的位置。原本金童玉女倒是可以传为一段佳话,周桐即使对人家没什么心思也不会小肚鸡肠到特意去澄清,更何况小时候她还确实挺喜欢岑邵青,拍戏的时候整天跟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岑邵青后面喊他岑哥哥,算是一段还算美好的回忆。

周桐对岑邵青的童年滤镜破碎是在岑邵青的成年礼,当时周桐作为岑邵青的朋友也被邀请了。她还是未成年,所以带酒精的饮品她都很自觉的一律不碰,中途岑邵青看到她拿的杯子里是果汁,还怂恿她换成鸡尾酒,说了几次周桐都很固执的没有换,岑邵青可能觉得周桐不给他面子有些生气,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是说话的语气变了,后来他被朋友喊走,周桐还松了口气,想要找机会离开,却在路过卫生间听到卫生间里传出断断续续奇怪的声音。周桐虽然年龄小,却因为早早踏进娱乐圈,知道有些事情看见了也要当做没看见,知道也得装作不知道,所以她忍住好奇,选择径直离开。果不其然,第二天,岑邵青就因为这件事登上了新闻头条,而且女方刚结婚不久,岑邵青是知三做三。

这还只是岑邵青做的那些颠覆周桐三观的事情中的冰山一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影后和她的忠犬骑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无忧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