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关于周桐的传言?”“嗯?”马志文一愣,紧跟随才反应时回来宋清说的是什么:“你是指那些周桐帮齐小恬轻松搞定陆导的话?实际上我跟你讲的还都是了美化效果了又美化效果的,事实上,造谣诽谤的人过分到什么地步,他们肆无忌惮的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把周桐歪曲成凭咖位肆无忌惮“是齐小恬在背后推了一把?”。...

“那些关于周桐的传言?”

“嗯?”

马志文一愣,紧跟着才反应过来宋清说的是什么:“你是指那些周桐帮齐小恬搞定陆导的话?其实我跟你讲的还都是已经美化了又美化的,事实上,造谣的人过分到什么地步,他们肆无忌惮的发挥自己的想象力,把周桐丑化成凭咖位肆意践踏规则、不顾新人意愿强行要求新人与导演制片达成潜规则的恶人,但他们却弱化齐小恬的存在,将她塑造成无辜单纯的小白花。”

“是齐小恬在背后推了一把?”

“有可能,但肯定还会有其他人的参与。”

“懂了。”

树大招风,宋清心想,他一面为周桐的优秀感到骄傲,一面又心疼她因为无限接近完美而在这个圈子里显得鹤立鸡群,平白无故遭受不明原由的攻击。

“你以后离齐小恬远一点,那个女的是个完完全全的利己主义,而且擅长过河拆桥,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小动作很多。周桐被恶意中伤那么久,最该说一句的齐小恬却跟没事人一样作壁上观,做人得知恩图报吧,更何况是周桐把一点知名度都没有完全新人的齐小恬引荐给陆导的,后面又指导她那么长时间的演技,哪怕不是让她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发的澄清稿里把周桐摘出来这不是她应该做的么?更何况圈子里不少知情不知情的艺人都站出来为周桐发声,这说明了什么?也不知道该说这个齐小恬到底是聪明还是傻。”

宋清手里水杯里的蜂蜜水已经凉了,他喝不下去,他心里难受。

好心给新人演员机会为新人演员铺路,不藏私的将自己的拍戏经验讲授给拍戏不顺利的演员,不带有色眼镜不摆架子对任何人都温柔谦逊,这样的周桐怎么能让人不喜欢?

宋清闭上眼,脑子里前所未有的一片清明,他比任何时候都清楚的看到了自己未来要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不过他一点也不觉得后悔怯懦,反而更加坚定信念,他要成为周桐可以踏实依靠也可以携手并进的人,为此付出多少也心甘情愿。

“你出道那么多年,看似变了很多,实际上一点儿没变。”

包间里齐玫摸摸周桐的头,周桐已经把脸抬起来了,漂亮的眼睛红红的肿肿的,楚楚可怜,像只兔子。

“你的心肠还是不够硬,齐小恬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让你背了这么久的黑锅,我们这边的团队压了几次才勉强把那些污言秽语给压下去,有小半年的时间我们这边都接不到本子,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对方的团队担心跟你合作会被猜测是否制片方跟你有猫腻,连带着影响整个剧组拍摄。”

周桐没吭声,但齐玫知道她是听进去了的,所以语重心长的接着说道:“也就是你心肠软,总想着得饶人处且饶人,换个跟你差不多咖位的艺人被这么欺负,早动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把对方给冷处理了,她刚出道,能折腾出什么大的浪花?你手里又不是没有可靠的关系和人脉。善良是好事,但你的善良不是让别人得寸进尺反过来对付你的武器。”

周桐听愣了神,不由自主的从心里认同了齐玫的话。齐玫并不是在教她仗势欺人,恃宠而骄,在娱乐圈里,与人为善是正确的,但这个善要有一个度。

周桐不禁反思了对齐小恬从头到尾的态度,发现她对齐小恬说过最重的话也就是今天庆功宴之前的那几句,别说动用关系冷处理,连简单的震慑都不曾有过。她太依赖于时间的强大,不管是她被负面新闻缠身导致情绪低落的时候,还是因为舆论压力接不到戏的那段日子,还有很多之前大大小小的人和事,她依靠的都是时间,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恼人的不愉快都被吹散了,她心里得到的创伤也都慢慢被抚平,所以周桐习惯了这样的处理方式,也就不觉得对齐小恬的得过且过有什么不好,当然,产生的后果也很明显。

“现在说这些未免有些马后炮了,齐小恬应该是找到了能给她资源当她靠山的人,就当吃一堑,长一智吧。”

“靠山?”

周桐想起来前几天在陆导组的局里带齐小恬进来的那个副导。

“是那个副导?”

“不是,她背后那位是启颂传媒的老总。”

启颂传媒……这个靠山倒确实是个大靠山。

启颂传媒是内地电视剧这一块做的比较好的公司,粉丝称启颂传媒为“所出皆非凡品”,公司平台资源多且优良,旗下签了很多有才气拿过奖的编剧和导演,齐小恬搭上这条大鱼,说明至少她在电视剧这方面离当上女主的日子不远了。

“你回去之后好好睡一觉,我跟你保证明天一定有好消息告诉你。”

齐玫把丁瑜和周桐送到地下停车场,嘱咐丁瑜了一些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又转头对着酒气未散但已经清醒的差不多的周桐说道。

“什么好消息啊,不能现在就告诉我嘛?”

周桐被齐玫的话勾起了好奇心,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行,撒娇没用,现在给你说了只会导致你的美容觉泡汤,状态不好浪费我这个好消息。”

齐玫说完,看周桐似乎还想再争取一下,忙把她推进她那辆轿跑的副驾驶,干脆利落的扣安全带关车门一气呵成。

“回去给她熬袋牛奶,监督她把妆卸干净,明天上午十点我去给她送吃的,也正好接你的班,她睡着以后就不要再吵醒她,让她睡足八小时。”

“好,放心吧玫姐。”

齐玫交代完所有要交代的事情,也不理会周桐隔着车窗给她抛媚眼噘嘴比爱心,转身就往自己停车的方向走,可事实上齐玫刚一转身就笑了起来,周桐撒起娇来可太可爱了。

眼看齐玫越走越远就是不回头,周桐委委屈屈的瘪了瘪嘴,丁瑜上车就听见周桐愤愤的小声控诉:“太无情了!冷酷的女人!”

丁瑜忍住没笑,系好安全带,把周桐安全送回了家。

第二天上午十点整,江季新区的独栋别墅外停了一辆黑色的保姆车,齐玫从车上下来,走到门前,轻手轻脚的开了门。

“玫姐,桐桐姐还在睡呢。”

“好,辛苦了,你快回去吧,今天的行程我来跟着她,你回去收拾收拾东西,这几天的好好休息休息,我给桐桐接了个本子,看她,如果她感兴趣,你就跟她一起进组好照顾她。”

“行,那桐桐姐听到这个消息肯定特别开心,一般您相中的本子桐桐姐也喜欢,我这就回去收拾一下,等您消息。”

两个人跟对暗号一样声音小到即使身边站了第三个人,也不一定能听清讲话内容。说完,齐玫点点头,悄悄打开门好让丁瑜离开。

丁瑜是齐玫亲自过眼给周桐挑选的生活助理,也是她有意培养的未来金牌经纪人这个称号的接班人。齐玫很看好丁瑜,虽然丁瑜年龄小,今年不过二十四岁刚大学毕业没多久,但她做事情非常稳重,有什么事齐玫交代给她也能放心。最重要的是,据齐玫私下里观察这么久,她发现丁瑜这个小姑娘十分能守得住秘密。

在艺人身边工作,保守秘密是最最要紧的,如果除此之外这人还能耐得住性子,抗压能力稍微强一些,遇到艺人有什么突发状况可以及时应对,那这个人势必是个完美的生活助理,甚至攒一攒经验和人脉,也足够资格成为一名前途无量的经纪人。

丁瑜就是这个完美的生活助理,现在就只剩积攒经验和一步一步接收齐玫手里的人脉了。

周桐住的这个独栋别墅一共只有两层,平方不是很大。按原本的构造,一楼和二楼都是相同的一室一厅一卫,但周桐自己一个人住嫌太浪费空间,找人重新改了水电砸了墙,装修成自己喜欢的风格。一楼不变,但卧室被她当成了客房来布置,一般都是丁瑜或者齐玫有事需要过夜的时候用,二楼客厅和卧室的墙换成了简单的隔断,客厅空间减小卧室空间增大,周桐专门订制的长宽都是两米三的大床放进去竟然也不显得拥挤。

齐玫换了拖鞋悄无声息的上了楼。

中央空调开着,温度被周桐调的有点低,周桐整个人埋进松软的大被子里,睡的十分香甜。床上的四个枕头一个在床脚,一个孤零零的散落在地上,一个胆大包天的压在周桐用被子盖着的肚子上,最后一个最离谱,竟然被上到楼梯最后一个台阶的齐玫弯腰捡了起来。反正一共四个枕头,这四个枕头没一个起到枕头该起的作用,别人家的枕头用来枕,只有周桐的枕头命途多舛,被睡着的周桐到处乱扔。

齐玫在床头发现了周桐睡觉最爱抱着的兔子玩偶,看来昨天入睡很快,睡眠质量也不错,齐玫顿时放心了不少。

“桐桐,可以起床了,猜猜我给你带来了什么!”

齐玫叫起的声音并不大,但胜在对周桐特别有效果。

“……带来了……什么?”

似醒非醒的周桐挣扎着想要战胜困意,硬是从嘴里挤出句话,她自以为已经很大声,但听在齐玫耳朵里却比悄悄话声音还要小。

“起床吧,起来看看新本子~”

听到“新本子”,床上的周桐依旧没没动静,像是重新睡了过去,齐玫也不急,她让自己给周桐留出大脑重启的反应时间,果不其然,齐玫才等了不到五秒,就见周桐猛的从床上坐起来,强撑着睁开眼,不受控制的半眯着眼睛看向齐玫的方向,问道:“哪有新本子?”

“别着急呀,你先起床,洗漱好以后下楼吃饭,我给你带了鸡丝鲍鱼粥,你把它喝完我给你看带来的本子。”

周桐在床上坐了一会儿没坐住,又一头栽进被子里,猫儿似的哼哼唧唧:“五分钟……再给我五分钟~”

“贾导给的本子,写本子的编剧是写《暗杀》的那位。”

“!!”

不需多言,周桐立刻重新坐起来,边揉着眼边掀被子探腿用脚找拖鞋,等找到了拖鞋还没穿好就急着去洗漱。

齐玫好笑的看周桐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操作,看着周桐听到有高质量本子兴奋的连懒觉都不睡了的劲头,也不枉费她顶着公司压力推掉一个又一个妖魔鬼怪塞进来的烂本,等来了真正口碑有保障的好剧本。

庆功宴结束以后,贾导亲自跟她联系说有一个本子,想请周桐担女主。贾导是一个很务实很讲究电影质量的导演,所以接到贾导的邀约齐玫高兴极了,一方面她终于可以有借口理直气壮的推掉公司想给周桐接的没什么水准的商业电影,另一方面她理所当然的认为这是个对热衷拍戏的周桐来说很棒的好消息,所以想要给周桐一个惊喜的齐玫并没有立刻告诉她有好剧本找上来,而是打算明天接她赶行程之前再说。

贾导的剧本是由助理半夜用邮箱发来的,等她打印出来看完之后,齐玫开始纠结这个本子到底要不要同意给周桐看,还是在她这里就拦住,直接回掉贾导说周桐不能拍。

纠结过后,齐玫还是决定把选择权交给周桐。

“玫姐!本子呢!”

“给你放桌子上了,先吃点东西再看。”

脸都没来得及擦干净的周桐飞奔下楼,一眼就看见了桌子上带着塑料封皮用书夹子固定好的剧本,透过封皮儿,周桐看到了这部电影的名字:《美晶》。她坐到椅子上,翻开第一页,安静认真的看起了这薄薄的十几页纸。

美晶是电影女主角的名字,没有姓,只有“美晶”这两个字。美晶是被人贩子卖进大山给娶不到媳妇的汉子生孩子的“工具”,在被人贩子拐之前,她并不叫“美晶”,但她真正的名字和被拐之前的事却都不记得了。美晶在被绑途中几次三番尝试逃跑激怒了人贩子,被怒极的人贩子一扳手下去打至昏迷,再醒来后的美晶捡回了一条命,头上多了个血窟窿还失去了前二十五年的记忆。失忆后的美晶头上有伤,不美观,被人贩子贱卖给了一户一直因没钱而娶不到“媳妇”的瘸腿男人。瘸腿男人脾气暴躁喜怒无常,但对美晶还好,两个人在相处中慢慢磨合,真成了感情很好的夫妻,还生了个儿子。随着孩子慢慢长大,美晶的记忆也慢慢恢复,终于有一天,美晶的记忆完全恢复了。美晶真正的名字叫崔秋雨,被绑架前刚拿到一份待遇极好的工作,父母双全,家庭幸福,和谈了四年的男朋友彼此恩爱,不出意外的话两个人会步入婚姻殿堂。如果没有出现被绑架这件事的话,她会有一个美满顺利的人生……

“……没有了?”

周桐看完最后一页,跟齐玫确认到。

“是啊,就这些。”

“啊?可这是个不完整的故事……”

周桐有些奇怪,故事到崔秋雨恢复记忆就戛然而止,仿佛字写到一半钢笔突然没水,让人说不出的烦躁。

“贾导想今天跟你面谈,如果确定接下来这个角色,才给剧本的另一半。”

听完齐玫的话,周桐跟齐玫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无奈,她露出苦笑,对接不接这个角色产生了些许迟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影后和她的忠犬骑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