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我的天,我这几眼没望着你你就…你这…”马志文看见了宋清发的信息就明白选定是他庆功宴宴上喝大了,他赶快从工作人员那一桌撤下去往演员们那桌走,进了包间就见宋清半趴在桌子上,周桐在边一小口喝着清酒陪着等来接他的马志文。包间里了不剩多少人了,贾周桐其实也有点喝多,本来她是可以控制自己的量的,都怪半路捣乱的齐小恬,别的本事没有,只会办蠢事给人添堵。。...

“哎呦我的天,我这一眼没看着你你就…你这…”

马志文看见宋清发的信息就知道指定是他庆功宴上喝大了,他赶紧从工作人员那一桌撤下来往演员们那桌走,进了包间就见宋清半趴在桌子上,周桐在一边小口喝着清酒陪着等来接他的马志文。包间里已经不剩多少人了,贾导和谭欣崇尚养生,酒喝得少,也不敢熬太晚,所以早早的就各自被家人助理接走下了席,有的人第二天要进新组,怕进组状态不好拍照不上镜,撑到最后拍完大合照后也被经纪人给领走了,现在周桐左边坐着喝醉趴桌上的宋清,右边在椅子上四仰八叉瘫了个颖涵,就是那个拍完戏也一直没断联系像个小粉丝一样特别崇拜喜欢周桐的小姑娘。这才是正儿八经的小妹妹,比周桐小足足五岁,家里很有钱,她出道进的第一个剧组就是《暗杀》,虽说是个没什么镜头的小配角,但看得出跟偶像出演同一部电影这件事让心思单纯的颖涵特别高兴,看她拍戏时的状态和与周桐交谈时的神情就一目了然。

周桐其实也有点喝多,本来她是可以控制自己的量的,都怪半路捣乱的齐小恬,别的本事没有,只会办蠢事给人添堵。

马志文扶着宋清坐好,闻了闻他身上,叹道:“你这是喝了多少啊就醉成这样?”

“喝了两瓶红酒。”

听见马志文的小声嘟囔,周桐好心为他解惑。马志文没想到自己的自言自语还能被回答,连忙有礼貌的道谢,可能多少受了点宋清的影响,马志文现在看周桐也带点紧张。

“快把他带回去吧,喂着喝点温水蜂蜜水什么的,该吐就吐一吐,省的明早起床不舒服。”

“好嘞周老师,您也早点回,路上注意安全。”

周桐点点头,看着马志文把宋清背了出去,那么高的个子,竟然被矮一头的马志文轻而易举的背了起来。可真瘦呀,周桐想。

马志文前脚走了没多久,周桐又把颖涵的经纪人给等来了,等颖涵一走,包间门一关,偌大的空间里就只有周桐一个人了。她又开了一瓶清酒,享受着难得的清净自酌自饮。

一瓶清酒喝完,齐玫正巧敲门进来。

“你也喝醉啦?”

“我没,我的量我自己心里有数。”

听了这话,齐玫撇了撇嘴,拉开她旁边的凳子坐下来:“要说你平常心里有数我是相信的,可今天你被那婆娘一闹,心里憋了气,还有数才怪。”

“真有数~”

看着没外人了,周桐仰着脸拉长音调,软软糯糯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

齐玫无奈,只好纵容着点头:“行行行,你说的都对,所以桐桐小朋友,你自己站得起来吗?”

周桐反应了一会,迷迷糊糊点点头,喝醉了的周桐不再带有一丝一毫的防备,鲜少的露出不为人知的一面,简直跟平时判若两人,可爱极了。

齐玫把周桐的手机收进她随身带着的包里,拉开椅子正准备扶摇摇晃晃就是站不稳当的周桐起来,就见周桐毫无征兆的一屁股坐下趴在了桌子上。

“哎?!”

刚想问摔着没的齐玫突然闭了嘴,因为她听见了从周桐的臂弯里传出小猫似的抽抽噎噎的啜泣声。

周桐哭了。

“哎…”

齐玫见状叹口气,重新坐了下来,包间里只剩齐玫和周桐两个人,隔音效果也好,所以齐玫说话没再有什么顾忌。

“还是因为齐小恬对不对?”

周桐的脸依旧被她埋在臂弯里,没吱声,良久,齐玫才见露出来的那个小小的发旋随主人点头的动作小幅度上下动了动,齐玫心里有数了,这是齐小恬那道坎儿还没过去呢。

原本醉醺醺被马志文送回公寓的宋清,路上被风一吹已经清醒的差不多了。

“醒了?醒了就自己换鞋,我去给你冲杯蜂蜜水,省的一会你就该难受了。”

宋清像个重启失败的机器人,只能简单按照马志文的指令让换鞋就换鞋,大脑还是一片混沌的。

“我怎么回家了?”

宋清接过马志文冲好的蜂蜜水,满脸想不起来首尾的茫然。他明明记得给马志文发信息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躲角落里发的,而且那个时候他肯定还是比较清醒的。

“你喝醉了嘛,看你给我发了一堆乱码就知道,所以我赶紧送你回来,怕你喝醉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尤其今天发生这么个事,齐小恬这女的也真是绝,你女神跟她一个公司被她缠住也是运气差。”

“你才运气差……”

宋清条件反射回嘴道,被马志文一说,他才想起来一直放心里的疑问还没得到解决,听马志文那话的意思,估计是问对人了。

“齐小恬为什么欺负周桐?”

刚被怼一句“运气差”的马志文气儿还没捋顺,听了宋清的话简直哭笑不得:“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呢怎么就断定是人家齐小恬欺负周影后呢?”

爱情果然让人失去理智,马志文心里暗暗吐槽一遇上周桐就明显失了智的宋清。

“哎?!你怎么直接喊周影后周桐?”

刚反应过来称呼问题的马志文震惊的看向自家亲发小,之前可是一直叫……?叫什么来着?马志文仔细想了半天以前宋清对周桐的称呼是什么,结果发现竟然想不出来!

“怎么了?为什么不能喊她周桐?”

“就……不……不礼貌啊……”

被宋清神情严肃语气认真的反问,马志文觉得自己的质疑忽然没了底气。

“而且……周老师出道比你早年龄也比你大,直呼姓名多少有些不合适吧……”

“嗯,有别人在我肯定会喊周老师。”

你这意思是没外人就还是“周桐”呗?马志文寻思,这发小也不知道偷偷在心里喊了周桐多少年的全名了,早没看出来,宋清这小子平时看起来乖的跟小白兔一样,实际上心思挺野的啊。

“你还没说为什么齐小恬欺负周桐。”

宋清见马志文迟迟不聊正题,不免有些急躁。

“哦齐小恬啊,虽然她出道晚,但圈里不少人都知道她,她想红的心思太明显,想红没什么错,要么付出多点,要么运气好点,要么付出加运气好,可齐小恬不,她就只想走捷径,而且为此不择手段。”

“那关周桐什么事?”

“不是一个公司的嘛。”

马志文见宋清眼巴巴看着他,明显是准备促膝长谈的架势,于是他看了眼手机,发现最近几天没什么剧组邀约,他抬头问宋清:“你明天还需要去学校吗?”

“不需要,未来一段时间应该都不需要,快毕业了,学校让我们出去实习,可以不用待在学校里。”

“哦对,你大四了,那行,我换双鞋煮点东西,你去洗澡,等都收拾利索我再跟你仔细讲你女神和齐小恬之间的恩恩怨怨。”

马志文俨然把宋清想听的事情当成了哄他睡觉的睡前故事,这让宋清觉得有些无语,不过现在他是乙方,马志文才是说了算的甲方,有事相求,不得不低头,宋清愤愤的故意把拖鞋踩得“啪嗒啪嗒”响,拿了睡衣去洗澡了。

马志文摇摇头,到底还是小孩心性,笑着起身去换拖鞋。

“你当时还被樊锦使绊子拍不了戏当模特勤工俭学呢,我当时带的艺人苏鹂雪拿到了《星河一道》的女配,戏份不重,但也算主要演员之一,剧本哪里需要修改哪里需要加词都是现场加,临时调整,所以她见陆遇现陆导还有当时的编剧兼副导的冯决比较多。”

换好鞋简单煮了些食物的马志文直接端着锅从厨房走出来,边放碗筷边对洗完澡出来的宋清讲。

宋清是知道《星河一道》的,因为周桐出演了这部电视剧的女一,也是凭借这部电视剧,周桐拿到了她的第一个视后。《星河一道》当时在卫视上星播出的时候,宋清和周围很多人都按时蹲点守着好能第一时间看上热乎的最新一集,到现在偶尔闲暇不知道看什么的时候,他也会翻出来这部看过很多遍的《星河一道》打发时间。因为这部电视剧播出以后得到太多人的喜欢,所以有段时间跟《星河一道》稍微有关系的新闻都报道的特别快也特别多,新闻一多,就有可能掺和进来一些为博眼球而弄虚作假的“假新闻”。宋清就对其中一个新闻记忆深刻,是某家比较权威的媒体报道出来的,说是“《星河一道》编剧与导演九年情谊一朝崩塌,两人分道扬镳”。报道文章写的十分感人,编辑将冯决编剧和陆遇现导演之间的深厚友谊刻画描写的十分细腻生动,通篇的可惜之情满的快要溢出屏幕来,这样的真情实感成功让宋清记在脑海里一记就是好几年。

“据苏鹂雪说,当时冯决、陆遇现和周桐是关系非常好的朋友,三个人经常在片场拍完戏出去小酌几杯,遇上通宵拍戏的时候,三个人下了戏就去吃烧烤吃火锅,通常是冯决搬个椅子坐陆遇现旁边,等着周桐和陆遇现收工,偶尔是冯决跟周桐一起一边一个坐陆遇现旁边,等他喊完cut收工。一般通宵拍了戏,第二天陆遇现就会在群里通知演员和工作人员放一天假,第三天再继续拍,苏鹂雪猜测或许是因为陆遇现喝多了头疼第二天起不来。”

宋清闷闷不乐的“嗯”了一声,即使知道周桐是独立的个体,她拥有属于她自己的小圈子,并且会和她那个小圈子里的人制造很多美好又快乐的回忆,可是他还是觉得情绪低落,不光是吃醋,更多的应该是遗憾,遗憾他没有办法参与周桐之前的生活,那些珍贵的时光不是他带给她的,甚至他连参与都做不到。

马志文看出宋清的心情变化,继续讲的时候贴心的尽可能减少了不必要的铺垫:“《星河一道》拍到一半的时候,有个女演员身体状况不太好,后面的拍摄肯定是不行了,这一时半会的找不到合适的人,周桐帮着给认识的觉得合适那个角色的女性演员都打了电话,可惜因为事出突然,她身边的朋友要么已经进组档期排不开,要么人在国外有拍摄任务短期内回不来,正一筹莫展之际,周桐遇上了刚签了星海计划,公司安排来探她的班想要趁机露露脸的齐小恬。”

“齐小恬拿到了那个角色?”

“对,周桐给陆遇现推荐了她。可是齐小恬虽然形象比较符合那个角色的设定,演技是真的很糟糕,周桐为了不耽误陆遇现拍戏的进度,经常私下里对齐小恬一对一指导,可能当演员确实需要天赋吧?都经影后的手进行补习了,齐小恬还是NG不断,状况百出。”

“烂泥扶不上墙。”

宋清轻描淡写的说出这句话,倒是跟马志文想的如出一辙。

马志文点头,继续道:“后来眼看着齐小恬一场戏NG七八遍逐渐成了常态,临时再换人也不现实,冯决和陆遇现不得不加入了给齐小恬讲戏的行列。”

“然后呢?”

“然后就出事了。”

宋清端水杯喝水的手停了一瞬,等着马志文继续说。

“经过三个人的努力,齐小恬演技终于进步了一些,虽然离陆遇现划定的及格线还差不小的一截,但好歹能让陆遇现将就着把戏拍下去,这就够了。为了庆祝齐小恬的进步,也是周桐作为同公司前辈鼓励新人演员,周桐做东请剧组聚了个餐,酒足饭饱后,大家各自回酒店休息,原本都以为以后的拍摄可以顺利一些了,没想到第二天竟然有人看到齐小恬睡眼朦胧的从陆遇现的房间出来,也不避着人,正大光明的穿过走廊乘电梯回自己房间换衣服去片场。这事一出,就有人传是周桐帮齐小恬搞定了陆遇现,后面的几天,片场气氛很不好,陆遇现和冯决四周都围绕了一圈低气压,原本关系好到无话不说的两个人,招呼都不打了,再后来,经常有人听到陆遇现和冯决在角落里或比较偏僻的地方剧烈争吵,偶尔两个人旁边还会有周桐,三个人关系越来越僵,尤其陆遇现和冯决之间,仿佛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无法弥补的裂痕,最后的杀青宴冯决没有出席,陆遇现的编剧团队里也再也不见冯决的身影。”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影后和她的忠犬骑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