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桐!”周桐的经纪人齐玫身穿得体大方小西装,踩着细高跟,精心日常打理好的大波浪随着她大踏步前行的步伐在背后一摇转眼,散发出出更高级美发护理中心金钱的味道,好闻极了。“一手消息,最佳女主角大概率是你的了!”齐玫挥退了在颁奖典礼后台化妆间里的工作人员,趴在“一手消息,最佳女主角大概率是你的了!”。...

“桐桐!”

周桐的经纪人齐玫身着得体小西装,踩着细高跟,精心打理好的大波浪随着她大步前进的步伐在背后一摇一晃,散发出高级美发护理中心金钱的味道,好闻极了。

“一手消息,最佳女主角大概率是你的了!”

齐玫挥退了在颁奖典礼后台化妆间里的工作人员,趴在周桐耳朵边难掩激动的说道。

坐在化妆间椅子上的周桐妆容已经完成了,出色的容貌又一次给化妆师省了不少心。她听到来自自家经纪人的情报,说不开心显得虚伪,但事实上童星出道拿奖到手软的周桐,的确感受不到特别大的喜悦,她不想扫了齐玫的兴,于是自以为很自然的露出了个笑脸,还没来得及编点什么话就被齐玫一秒戳破:“好啦,快收起你拙劣的表演,每次看你假笑骗人的时候都要感叹其他人怎么会被你骗过去。”

得,不用睁着眼说瞎话了,周桐心想。

“因为你跟我太熟了啊玫姐。”

“臭丫头,这次真能拿下来这个奖,你就是圈子里最年轻的三金影后了,身价倍增哎!我得好好给你把控后面约上来的本子,既然站上了神坛,就绝对不能再跌下去。”

周桐点点头,这个她倒是很同意齐玫说的,作为一个有天赋又真心热爱拍戏的演员,最能让她开心的就是接到一个好的本子,不拘泥于风格,也不怕环境多恶劣,只要她喜欢就没有任何问题。

单这一点来看,周桐在导演们的那个圈子里是非常受欢迎的。

周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突然想起什么,笑着问身边拉了个椅子坐着“哒哒哒哒”敲手机键盘的齐玫:“玫姐,我今年多大了?”

齐玫当她问了句傻问题,头也不抬的回答:“过傻了吗你,二十六了。”

“是吧,二十六其实也不算大对吧,可能我出道早,拍戏都拍了十二三年了,所以给人一种我年龄不小了的感觉?”

见周桐开始东扯西扯没个重点,齐玫终于决定施舍她一下抬起了头:“干嘛啊,突然扯到年龄你是要怎样?”

“昨天有个小姑娘嘛,可能刚出道没多久,见到我挺高兴,跟其他人打招呼都是喊老师前辈,唯独喊我桐姐,还跟我要保养方法。”

周桐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慵懒似猫儿一样蜷着腿窝在松软的座椅里,漂亮的像盛满了星辰的眼睛一眨不眨的就这么瞅着齐玫。敏锐如齐玫立马嗅出了一丝不对劲,她正视自家艺人的眼睛,试探道:“哪个小姑娘那么懂事,还知道嘴甜着点跟咱们周大影后套近乎?”

“玫姐也认识,咱公司里的。”

“咱公司里的?”

听见这话,齐玫脑子里警铃大作,开始自动过滤搜索有可能办了蠢事的新人。周桐签的公司也就是她的东家,是国内大名鼎鼎素有“造星工厂”之称的星海计划,据她所知,星海计划这两三年出道的艺人里面并没有比周桐年龄小的姑娘,更何况她也认识……

周桐见齐玫这个时候脑子反倒不转弯,怕她脑细胞燃烧太多到时候没办法给她琢磨本子,于是大发慈悲的公布答案:“齐小恬。”

“齐小恬?!”

齐玫不自觉提高了音量,但她很快意识到化妆间不是自己这边准备的,隔音可能不怎么好,又赶紧捂了下嘴巴。

“怎么哪儿都有她?昨天?你俩怎么遇上的?”

已经降低声音的齐玫控制着自己不要把对齐小恬的情绪过于明显的流露出来,可她到底是个有七情六欲的正常人,演技不到位,还是不可避免的将没能完全掩饰住的厌恶挂在了脸上。

周桐被齐玫的反应逗得扑哧一笑:“就昨天,陆导私下里组了个局,我估摸着是想给下部剧提前热热场,她是跟着副导进来的,估计是想拿个女配吧。”

“下部剧?你接新剧了?!”

齐玫面色凝重,严肃认真的看着面前她付出了全部心血像养女儿一样亲手带出来的周桐,神色有些僵硬。

齐玫对周桐非常好,除了尽职尽责的照顾好保护好她做好一个经纪人之外,还尽可能不圈着周桐给了她专属的私人时间和空间,并且允许周桐在选择剧本方面可以“自作主张”,但这些难得的“通情达理”是齐玫作为一个经纪人建立在艺人本身足够理智的前提条件下的,如果周桐做出自毁前程的事情,齐玫随时都能独断专行,把周桐变成除了拍戏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自己做决定的木偶。

齐玫当然是不希望和周桐走到这一步的。

“不是,陆导的下部剧的本子我看了,不是我的风格,而且说实话,陆导之前那位编剧写的本子是真的很抓人,也让我拿到了第一个视后,可自从换了编剧……”

周桐的话让齐玫吃了一颗定心丸,悬起来的心落回了实处,齐玫悄悄在心底松了口气。

“幸好你爱惜羽毛,不被虚无缥缈的情义拖累。”

听了齐玫的话,周桐看了她一眼,心里已然明白了齐玫的想法和心思。但周桐一点也没有被最亲近的人怀疑和提防的愤怒,她是完全能够理解的。陆导的确是个好导演,可以算是她半个贵人,陆导也确实跟她提过要她来当下一部剧的女主,可本子周桐没有相中,剧情拖沓又狗血,假如周桐接了这部剧,十有八九会被这部剧的扑街收视率给拖累,她不会做这样不利己的事情。永远保持清醒是周桐的座右铭,她一直牢记并践行着。

“笃笃”两声,很浅的敲门声打断了齐玫跟周桐两个人之间的谈话。

“进。”

随着齐玫的话音刚落,化妆间的门被打开,颁奖典礼现场负责催台的工作人员进来跟齐玫核对周桐的出场顺序和站位。随后服装见门打开着,不多会也拉来一排不同风格的服饰,让齐玫这边带来的服装师选择周桐待会上台要穿的礼服。

才冷清了一会儿的化妆间又开始人来人往热闹起来。

周桐百无聊赖的看着工作人员们各司其职,看了一会儿就失去了兴趣,眼睛无意间往门外一瞟,倒是跟站在门口的一个少年对上了眼,等换好衣服的周桐走出化妆间的门,刚才在门口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在了,大概就是路过吧,周桐心想,她没将这个小插曲当一回事。周桐现在忙得很,她手里抱着礼服繁重的裙摆,还要留意后面拖地的大裙摆不要被人踩到,省的造成不危险但丢人的小事故,平白给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娱记们贡献素材。

周桐的服装师杨夏是个少女心泛滥的公主风爱好者,她永远致力于将周桐打造成仙气飘飘美丽动人的小公主,像今天足以与婚纱相媲美的晚礼,层层叠叠的网纱堆在一起,衬的她的腰越发的细,轻薄的深V领周散落的碎钻也只有周桐白到发光的皮肤能撑得住,特意为了这条裙子做的发型让周桐再一次达成杨夏想要的效果。要不是周桐每次需要撑场面的造型都得到了粉丝的认可,再加上跟杨夏的闺蜜关系,但凡换个人敢这么随着性儿折腾,周桐早把她给踢了。

自己选的人,还是凑活着用吧。

颁奖礼候场区的另一边,公共化妆间里,刚才被周桐当成“路过”的少年也已经换好了一身西装,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看着手机,看的认真又仔细,很普通牌子也很小众的西装被宽肩窄腰长腿的少年穿在身上,显得那些大牌高定的西装也不过如此。

“宋清,一会的顺序你记得吧?”

急匆匆赶来的马志文人未至声先到,可公共化妆间人多环境嘈杂,马志文声音本身就不怎么大,理所当然的被其他人的声音给盖了过去。

“别看啦,一会就能见到真人了,再看手机干什么?到时候要个签名拍个合照不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么。”

马志文在微信上给近在咫尺的宋清发信息,即使知道这些话说出来也没人听到更不会有人猜到他们说的是谁,保险起见,马志文还是选择了用发信息的方式来调侃这个发小。少年看到信息,抬起头,正好跟已经走过来的马志文对视。马志文冲他晃了晃手机:“顺序知道的吧?”

“知道的,小马哥,待会我就跟着贾导电影《暗杀》的演员们一起上场。”

“对,但别太往前,毕竟咱当时就参演了一个小配角,往前凑有抢风头的嫌疑,不利于以后得发展。”

马志文虽然知道宋清很有分寸,却还是忍不住再一次提醒,毕竟十几年的交情,自家发小的心思他还是了解的比较清楚的,就怕见着人上了头露出点什么马脚,影响以后得大好前程得不偿失。

“我知道的,放心吧小马哥。”

宋清认真的点头,他不会因为一时的冲动给周桐带来任何麻烦,他要努力争取以后可以光明正大跟她并肩站立在同一领奖台上。

马志文也能大概猜到宋清心里的想法,可他不忍心朝他泼冷水。

他太清楚宋清费了多大的劲才熬到现在有戏可拍。

宋清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他样貌好,气质佳,十足的少年感,是很多制片都喜欢的类型,只要他愿意顺应趋势接下大老板递来的“橄榄枝”,大把的优质资源足以让他拥有一飞冲天的机会。

他偏不。

四年前,宋清刚从一个小制作的电视剧试镜完出来,迎面而来一个很有名气的制片,要了宋清的联系方式,当天下午就约宋清吃饭。怀抱着演员梦想的宋清思想觉悟还没那么高,看不出来什么,马志文当时也还没有开始接手带他,一无所知的宋清只当是个普通饭局,懵懵懂懂就去了,推开门,只见饭桌上主席坐着以才气著称的樊锦导演,樊锦旁边坐着的就是约他吃饭的制片。

一顿饭让宋清越吃越明白,也让宋清对他踏进来的这个圈子有了更确切的认识。

一念之间,要么揣着明白装糊涂就这么随大流变成淤泥里的一份子,甭管内里怎样,外人看起来光鲜亮丽就是成功的,还能离他的梦想更进一步;要么拒绝捷径带来的诱惑,走一条难一点的路,这条路一定会很辛苦,极有可能这条难走的路一直看不到尽头,让人越走越绝望。放在别人身上,可能十有八九就选择留下吃饭了,毕竟樊锦手里不仅拥有一抓一大把的好资源,而且她还是圈子里难得的才貌双全,导演世家出身年纪轻轻就拿了不少重量级大奖的她,属实在不少男艺人心里占据着一席之地,是个非常理想的“高枝儿”。

可惜宋清心里早早就放进去了个周桐,哪怕周桐本人并不知道有宋清这么个忠实粉丝的存在,但在宋清面对巨大诱惑的时候,周桐成了他拒绝诱惑的理由。

后来的两年,宋清空闲再去试镜一些小角色,试镜结束后得到的答复永远都是“等通知”,只是“试镜成功”的通知一直没被他等来。宋清的父母在宋清决定做一名演员的时候就持反对态度,得知宋清陷入无戏可拍的困境时,安慰之余劝说他放弃做演员,要他专心读书,等毕了业找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

宋清当然不愿意,宋父宋母一怒之下切断了他的经济来源,想要借此让他“迷途知返”。还是个学生的宋清学费生活费一下子没了着落,不得已只好寻找兼职,也是他运气好,广投的简历被一家小有名气的模特公司相中,成了兼职模特中的一员。

两年间,宋清一边上课一边兼职还趁碎片时间去试镜,愣是没把学业给耽误还自给自足的挣够了学费生活费,个中艰辛可想而知。再后来,马志文带了三四年的一个小演员小火了一把,连带着给马志文也带来一些还不错的人脉,和那个小演员友好解约后,马志文联系了宋清,宋清这才算是又陆续能拍一些戏,虽然角色不重要,好歹是有戏可拍了,有戏拍,才代表有机会。

两年前马志文辗转拿到了贾导放出的一个试镜机会。贾导执导的电影《暗杀》已经拍了一半了,结果中途饰演目击证人的艺人有些使性子,贾导不惯艺人毛病是圈子里出了名儿的,即使戏拍了一半,说换人就换人搁在贾导身上也丝毫不奇怪。多亏那位敢以身试法的艺人,这不,试镜的机会落到了宋清的身上。

想加入贾导电影的人大有人在,更何况贾导这部电影《暗杀》的女主是周桐。来试镜的人其中不乏已经小有名气的演员和流量明星,宋清也争气,可能与生俱来的演戏天赋帮到了他,最后目击证人这个小角色被贾导拍板给了完全是个新人的宋清。

进组的那大半年,片场成了宋清最喜欢待着的地方。厚厚的剧本里只有薄薄两页纸上的短短几句台词是他的戏份,那几句话被他反复琢磨,反复练习,自己的练好了一条过他还爱背地里偷偷练习别人的,拍到别人的时候他再跟人做对比,靠听贾导的夸奖或训斥来填充或纠正自己对不同角色的理解和诠释。宋清像在绿洲旁扎根的野花,不知疲倦的吸收着养分滋养自己。

在片场待久了,偶尔见到周桐一面,那就是意外之喜,宋清为此能暗自高兴一整天。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无忧读书,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影后和她的忠犬骑士”,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